无极

无极

视频战争2020》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时长的争夺是更本质上的影响。中国网民一天就6小时上网,一天的时间是零和的,用户拿脚投票,玩游戏、看视频,到底在谁身上花时间这件事非此即彼,此消彼长。失去了时长,就失去了MAU的增长潜力,就失去了会员的增长潜力,就失去了广告收入的Ad loads和填充率,失去收入的溢价能力。

无疑,这是在描述视频战争的惨烈。在零和游戏的规则下,各个公司之间只能进行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肉搏战。

但如果我们的思维再稍微放开一些,其实还能看到另外一番景象:在这个Cyber Age,每个人的学习路径、自我提升路径、自我事业的创立路径上,你的每一天的任务都是在做零和游戏的争夺。你选择了学习coding,就没办法学习finance。你选择了coding中的后端,就没有时间选择前端。你选择了后端的业务开发,就没办法选择中间件的开发。你选择了数据的梳理,就没办法选择高并发工程的深入研究。选择了分布式架构的研究,就没办法选择machine learning算法的学习。每一个细小领域的著作,都是汗牛充栋。选择哪一个领域来做长期耕耘,像极了投资这些视频公司的投资人。

每一个细分项都在向你叫嚷着,我很重要

  • 没有前端的交互,就没有用户的体验,我难道不重要么?......


阅读全文
战争中的暗线

战争中的暗线

郭建龙的这本《中央帝国的军事密码》是他的“帝国密码三部曲”系列的最后一本。在我看来,是继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之后的又一本杰作。郭的叙事风格,是将政治正确的结论,按照严格的利益逻辑链条来为你做清晰的剖析。这样的剖析,不仅需要作者有宏观的视角、严密的逻辑,更是需要作者能够积攒足够多的史料,从而能够做到对材料信手拈来,以丰满自己的理论框架。这些叙事是如此之详实和清晰,以至于我会随时担心他的书会被查禁。(所以,希望开启自己的心智的朋友们,买书要抓紧了。电子版是不稳当的,还是实体纸质版握在手上放心。)

《中央帝国的军事密码》一开篇便点名了作者要分析的侧重点:地利。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第一个要素过于靠机遇,而最后一个因素又被统治者过分神话,几乎总是被用作洗脑工具。(当然,可以插播一句书中对“人和”的务实理解:所谓人和,并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士气,而是一个有效的组织形式,最能够激发战斗力的制度。以这样的角度来看,似乎“人和”更加偏向于管理学,也就是任正非所说的,我最大的本事就是一桶浆糊,把几万人粘成一股绳。)对于一个真正讲究技术严格性的军事家来讲,只有地利是能够体现出其战略战术的能力差别。

战争,是一场消耗与破坏的游戏,每一个决策和步骤,不仅会让你损失惨重,更是会直接致命让你满盘皆输。在这样的“国之大事”上,将会体现一个组织的最高智慧,以及背后相应的严密财政体系。自古以来的“以弱胜强”,其实都是在玩钻空子的游戏。能够在历史上一战成名的战神,大都是因为做到了以弱胜强。但这个词,其实是一条对年轻人相当危险的建议。似乎,要体现自己的能力,要能够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就非得把自己搞得窘迫凋敝,才能体现出......



阅读全文
读《俞军产品方法论》

读《俞军产品方法论》

这本《俞军产品方法论》是赶着2019年的年末读完的。本想一鼓作气,将相应的读书笔记写出来作为年末的压轴文章,结果却赶上了重度感冒,发烧至39.3度,断断续续躺了将近1个礼拜。年末计划也好、跨年展望也罢,也都随着这场病,随风消逝。就像是各大裁员的AI互联网公司,在莫名其妙中快速进行着莫名其妙的事情,没有原因、没有解释,只是直接将你按倒在地,面朝大地、气喘吁吁。

这本《俞军产品方法论》更多的是在刻画抽象的产品思维框架,像极了精简抽象的数学公理体系。对于学数学的人来讲,阅读这样的书当然是美不胜收。高屋建瓴地为你理清楚产品的宏观思维,然后以数学框架的方式带给你掌控全局的满足感。

但抽象的坏处也显而易见:容易陷入长篇的理论叙述,而难以在细节上做出深入的讨论。如果非要如此苛求,那就得像国外的经济学教科书一般,在每一篇理论后面配上大量的用例,来丰富对每一个细节的理解。如此一来,整本书势必成为沉甸甸的教科书。于是,《俞军产品方法论》选择了坚守抽象的框架,而放弃了详尽的举例。于是豆瓣上才会有诸如“只知道高谈阔论”这样的评语。但我以为,读书都是为了浪里淘金,盯住缺陷不放是没有意思的。还不如多吸收一下这本书在宏......



阅读全文
认知学习 | SeminarT

认知学习 | SeminarT

写作是非常优异的思考工具,在它的带领下能够按图索骥,将旁逸斜出的思考一一记录、追踪,从而能够不断地复盘、衍生。这种工作方式,特别适合深入地消化所掌握的材料。特别是,当你刚习得一项技能时,用自己的语言重新梳理这一块知识,能够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David Ausubel在其著作《意义学习新论》The Acquisition and Retention of Knowledge: A Cognitive Vie)中提出了如何实现“意义学习”的一些洞见

1/ 学生是否能习得新信息,主要取决于他们认知结构中已有的有关概念;“意义学习”是通过新信息与学生认知结构中已有的有关概念相互作用才得以产生的。

2/ 当学生把教学内容与自己的认知结构联系起来时,意义学习便发生了。所以影响课堂教学中“意义接受学习”的最重要因素是学生的认知结构。(所谓认知结构,就是学生现有的知识数量、清晰度和组织方式,它是由学生眼下能回想出的事实、概念、命题、理论等构成的。

这里的一个重点是:一定是要与“自己的认知结构”联系起来。为什么说用自己的话复述一遍你听到的东西很重要,为什么说要用自己的模型、世界观解释一遍概念很重要,......



阅读全文
Seminar的启示

Seminar的启示

对于一个严肃的写作者来讲,原创问题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这个标准本身,不是来自于外界的看法,而是源自于自己我的追求,即:我所书写出来的东西是否有价值?如果一份东西没有了价值,那我为什么要写出来?为什么要发表出来浪费他人的时间?紧随而来的一个问题是,面对“自己刚吸收的材料”,自己是否应该将“自己的重新论述”发表出来?

如果从严格的“原创”角度讲,这些东西似乎都源自他人的东西,好像没什么原创性可谈。但由于“重新论述”这个过程本身,其实是带有自己的视角与思考,说它完全没有“原创”,好像也不大合适。更重要的是,从自我利益的角度讲,重新论述一遍自己刚学到的材料,能够极大地深化对刚学到的材料的认识,能够让“习得率”显著上升。放弃这样一个途径,实在是可惜。

或许有些人会说,那怕什么,写就完了呗。但弔詭的问题就在于,这份“不自在”不是源自于外界的干扰,不是说不顾他人的非议就能解决的问题。这份“不自在”与“不合适”,来自于自我的要求和质疑。只要没办法妥善安置这个问题,无法找到一个合理的角度与位置来抚平这个问题,在“重新论述刚吸收材料”的写作过程中,就会出现磕绊与障碍,结果就是:你要么产出一篇不怎么痛快的文章,......



阅读全文
解密比尔盖茨

解密比尔盖茨

Inside Bill’s Brain: Decoding Bill Gate(中文名《解密比尔盖茨》)是前不久Netflix拍摄的纪录片。上周末挤时间,终于刷完了一遍。

Inside Bill’s Brai并未像很多媒体宣称的那样,以放大Bill在慈善上的作为来组织整个片子,虽然它是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这部纪录片还是相对严格地遵守了标题所给出的定义:探寻Bill背后的思考方式,而并非仅仅是展示他所获得的成绩,以此来堆砌出一部华丽的PR片。

如果以这个角度来思考,就能够解释我第一次观看后的直观感受:并没有太多的感动与情绪的波动,而是一连串静谧中所蕴含的暗流涌动。因为Bill的思考方式,就是典型的理工科人、geek的思考方式,系统性地“按部就班”加上莫名其妙的“死磕到底”。坚持死磕,将Bill身上所有的能力和信念在生命的历程中逐一释放出来。

如果说慈善是一项关乎人文、伦理和情感的事情,那么,一个很容易做出的推论便是慈善事业是否应该是这些想法和信念的深化或极端化。但Bill没有按照这个推论的思路前行,而是完全按照自己所擅长的工程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慈善事业是如何能够将现有资源最大化地改善全球人类福祉的最优化问题。......



阅读全文
当我们追踪源码时,要追踪到什么程度?

当我们追踪源码时,要追踪到什么程度?

源码追踪,是所有开发工程师要迈出的一道门槛。不会源码追踪,或者不习惯于研究出色开源组件的源码,注定会限制自己的成长,也无法广泛借鉴更多的编程技巧和工程思想。不会追踪源码,就像是不会识字的文盲,没办法在海量的知识海洋中遨游与成长。

前两天看到一篇知乎热文:你都有哪些面试时被虐的经历?》,以极其幽默的方式描述了在技术上被蹂躏的过程。究其原因,毫无疑问是基础不牢固。但为什么会基础不牢固?无非就是在研究、钻研技术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我们可以进一步细问,什么叫做打破砂锅问到底?要问到什么程度才叫做到底了?

这几乎就等价于,当你追踪源码时,到底要追踪到什么程度?是追踪到你当前所用框架的实现工具层?还是要追踪到系统API调用层?又或是追踪到你语言本身的实现层次?哪里是个尽头?应该到哪里才是尽头?

回顾上面那篇知乎热文,其实有很多可以琢磨的细节。如果完全以虚心学习的态度来讲,面对拷问细节的面试官,当然是要承认自己实力的不足,知耻而后勇地努力学习。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会体现出一些非常无奈的事实:我自己的工作中就用到这个程度,为什么要问到如此细节?好不容易看了一下这个feature的实现,知道调用了系统底层的某个函数,你偏偏要问,那个系统函数是如何实现的。好不容易知道那个系统函数的实现思路,你非要问,在语言层面是什么特性保证了该实现的合理性。

如此种种,到底何时是个头?我到底应该追踪源码追踪到哪里才算是一个尽头?不是我不想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要......



阅读全文
穷忙与第一宇宙速度

穷忙与第一宇宙速度

薛兆丰老师在《奇葩说》关于打工念书谈到了一个观点

你千万不要去洗碗,你借钱都要借钱去读书。因为你一旦开始“洗碗+读书”这样的生活就会恶性循环。因为你洗碗以后,你的体力是不足以支持你再去念书的。这样你会永远都念不完,你应该把努力放在读书上面,好好读书。

从这个视角,可以很容易看到“资本的力量”。如同做生意的人借债、拿资金开启事业,你在自我积累的时候,很容易剑走偏锋,去做、去积累那些低效的,甚至是造成穷忙困境的事情。你以为你是在独立,你以为你是在大杀四方独当一面,可换来的却是更长久的低端停滞。你本来应该集中所用的精力,一口气跨过最艰难的阶层屏障,但却因为追求所谓的“独立”,追求所谓的看得到的眼前收益,而无限延迟了你实质性的阶层跨越。

不接受父母的资助,不接受大龄的无收入状态,而希望能够立刻看到“收入”的累积,这是短线作战与长线作战的较量。毫无疑问,短期内“无收入”的状态,会让自己觉得有些岌岌可危、似乎命运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会让你有些窘迫,会让你在自尊上有些过不去。(那难道你进入到低端的市场竞争,就掌控住了自己的命运吗?是时代、市场在掌握你的命运,还是你自己?你可以向市场规律说No吗?)但这就是......



阅读全文
人生不是棋局,而是德扑

人生不是棋局,而是德扑

最近读了一本书叫做《Thinking in Bets》,很是精彩。书中对很多日常想法的重新梳理,以不同视角来审视各种看法,给人很多有趣的启发。

很多优秀的人,特别是学校出来的优等生,都会在进入社会的前期碰得头破血流。除了人情世故,更会为付出与收获的不搭配,搞得郁闷万分。其中最麻烦的一个事情,就是以错误的模型,来对待这个世界的运转机制。家人、老师不断地灌输着付出与收获的正比关系,也不断地告诫获取成就的唯一途径就是辛勤付出。

从小接受的另一个教导是,赌博是有害的。“赌钱”这种事情,是没事做的小混混才干的事情。但凡有点正路,都不会走这种邪魔外道的路。所以从小就无法建立半点赌博的直观感受,更无法领悟一些赌博中的道理和规律。

又或者,做事就应该像下棋一样,要精于布局。如果一件事情没做好,或者一件事情失败了,那么这一定是因为你的战略出了问题。你必须要好好反思自己的布局,去调整现有的思路。

这些看似天然正确的东西,都在《Thinking in Bets》的这本书里,以新的视角做了重新梳理。就拿最后的这个例子来讲,结果正确是不是一定是因为战略出了问题?如果按照正常的推理来讲,你可能会反驳,如果战略不出问题,那......



阅读全文
追回丧失的集中力

追回丧失的集中力

为了研究各种各种新奇的现象和片段式的信息,不知不觉间在微博、知识星球、公众号等碎片式信息媒介中漂泊了几个月。一开始还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豆瓣上不断减少的阅读记录,以及拿起一两百页的英文书感觉到有点难以坚持不断地阅读10分钟时,我终于意识到曾经从来不曾担心过的“集中力”问题,开始慢慢地在我这里出现。

碎片式的阅读影响集中力的研究很早就开始了。但从我的经历来讲,从未亲身体会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因为我喜欢阅读大部头,甚至会病态式地沉醉于大部头带来的成就感。同样,我喜欢写长文,甚至认为一篇文章没有个千把字实在是不好意思发布出来。我喜欢研究比较困难的问题,如果一个问题不耗费自己一个礼拜,就无法体会到那种夜以继日的思考所带来的的沉浸感。

但这些因素会因为你不断重复的事情,而开始变得不同。我曾在直播带货:信息的质量与时效性》提到过,对于商业来讲,最重要的是时机,对时效性的迫切把握。对市场来讲,你所呈现出来的产品,需要跪舔人性、需要不设置任何的“努力”来作为障碍。你需要给用户的体验就是顺滑如抖音,能够一气呵成地消耗掉你几个小时的注意力而毫不察觉。如果这些策略只是用来制定市场策略、用于生计的考虑,这没什么问题,至少你的逻辑是自洽的。但如果你将这些服务于市场的策略,用来作为自己吸收信息、促进思考的工具,那就完全是南辕北辙了。

学习本身不会是一个不遇到挫败的过程。甚至,学习的乐趣本身,就在于克服困难、征服自己的无知。这个过程是一场激烈的战斗,而不是舒缓的享受。它需要你费尽心思,不断地通过实践来做尝试、找出路。这个过程是如此之复杂,以至于它需要你长时间地保持高度的集中力。但碎片化信息的一个特点就在于,它被刻意切割成短小的片段,刻意......



阅读全文
人很小,世界很大,他人很忙

人很小,世界很大,他人很忙

每个人都很忙,都忙着自己的生计、忙着自己的发展,所以很少会有时间与精力关注没有同自己有着直接联系的人的生活与状态。对A来讲特别重要的事情E,并没有成为A的朋友们同样重要的事情。事实上,A的朋友们几乎都忘记了这个事情。

我们总会错误的以为,自己对他人很重要。我们担心自己的影响力,对某些冒险停滞不前,爱拿“丢脸”当做不出作品的理由。但事实是,很少有人会关心你在干嘛。你冥思苦想的问题,可能压根儿就没有进入过其他人的大脑。你殚精竭虑在某个事情上的付出,可能根本无法被其他人所理解,因为他们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想要同其他人探讨自己的某个困惑,可事实是他人根本不理解这为什么是个困惑,甚至根本不理解你所描述的处境到底是什么样的。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临时部落,这个部落会随着你当前的日常工作、你当前的困境而不断地变化。年轻时,或许你的部落充满了享受生活、游戏人生的伙伴;大一些,或许是如何升学找工作的同仁;再后来,或许是如何为娃找到一所好学校的家长。伴随你的部落,会随着你的人生阶段的不同而不断地变化。而部落的成员,更像是换乘地铁的同行旅客,只是恰好在一程的路人而已。

没有共同的经历和问题,人与人之间就没办法形......



阅读全文
BBQ – 2019.11.17

BBQ – 2019.11.17

BBQ - 2019.07.20BBQ - 2019.05.16BBQ - 2019.03.10BBQ - 2019.03.02

1/在明确方向的前提下,企业的竞争本质是对人才的竞争。一个组织的兴盛或者衰亡,牢牢关系于构成这个组织的人。而这层笼罩在整个组织中的关系网,就是组织文化。

无论是帝国的衰亡还是企业的溃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可以挽回的。组织衰败的第一步,都是需要将内部有才干的人一个个地撵走。撵走的方式可以是威逼利诱,也可以是奖罚不明。如果做不到这一步,客观地讲,想让一个组织衰败还是挺困难的。特别是,如果这个组织里有一些才干非凡的人。只要有这些人的存在,他们总是能够力挽狂澜,不至于让这个组织衰败下去。

所以,为了能够实现一个组织的彻底衰败,你必须将有能力的人全部剔除,只剩下唯唯诺诺、懂得听话的平庸之人。当这个组织只剩下这些人时,这个组织的衰败也就成为了定局。此时,任何力挽狂澜、锤死挣扎的想法,都只能是一场空。因为,能够做到这些的人,已经消失了。能够做成这些事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亲贤臣、远小人”是维护组织兴衰的常识。当创始人进入飘飘然的境界,又或者是其才干不足以分辨这两类人时,一个组织的命运也就确定了。组织的天花板,就是创始人的能力、眼界。组织中一切规则的建立、赏罚标准、价值观的框架,都是自上而下由创世人......



阅读全文
直播带货:信息的质量与时效性

直播带货:信息的质量与时效性

什么叫干货?就是已经被高度总结、浓缩、提炼、精简的东西。这看似没问题,似乎只是在关注重点,似乎只是在做最上进的学习,似乎只是走在进步的道路上。

可是,这种浓缩和提取,同样意味着“时效性”和信息质量的高度失真。对于研究来讲,这可以通过后续的琢磨、挖掘而逐步去掉,但对于business来讲,这简直就是大忌。在商业上,一条信息“时效性”的缺乏,其杀伤力甚至超过“真实性”的缺乏。因为即便是fake news,但只要相信的人足够多,便可以有套利的机会。

而具备时效性的信息,显然是一身毛瓷,包含了大众的偏见、娱乐的吹捧、热点的交叉引用、以及为了各自利益的视角诱导。你能怎么说呢?拒绝噪音?拒绝这些让人抓狂的垃圾信息?

对商业来讲,拒绝了这些垃圾就拒绝了潜在的、他人看不见的机会。当然,这些信息有可能纯粹是骗局,也有可能是大金牛,但怎么判断取决于你。正因为有骗局的风险,从而才会有信息差带来的巨大收益。

你不断地在抨击人心浮躁、抨击自媒体给出的浮夸新闻、抨击各种电商运营/羊毛党的捞一票就走,于是你拒绝这些信息,你拒绝去吸收这些浮躁背后的本质。于是慢慢地,你会脱离这个时代的发展,脱离那些真正重要的未来技术的影子。你......



阅读全文
构建自己的压力网

构建自己的压力网

自己才是那个最软的柿子

能燃烧而有所成的人有两类:一种人是自燃类型的,另一种人是需要别人的帮助将其点燃,属于助燃类型的人。大部分人,可能都属于后者。或者说,如果同样贫乏,将自己扔到充满燃料的环境中,或许是最优选择。

古有孟母三迁,想来实在是绝顶聪明的一招。因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将自己的潜能全部激发出来,所以就仔细地筛选环境,把自己放到能够疯狂成长的环境,从而成就自己。

这样的思考,才是落地、落实的思考方式。当你自己需要其他人的助燃、需要得到锻炼和落实时,那么,仔细地选择你将要相处的环境,把自己投入到一个战况激烈的环境,让自己被环境带动着成长,而不是在一个不温不火的地方消磨殆尽。

当你加班的时候,你发现自己有无尽的创造力、有无尽的想法、有无数待实现的方案。你会感慨,需要时间、需要空闲的精力。可当你真的闲下来时,你发现你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行动迟缓、精神松弛,每一件事情做得都是如此的力不从心。

这里其实就对应了压力与时间的矛盾。当你不存在压力时,不存在受伤的伤口时,你发现你的潜力其实得不到激发,你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按照生物的特性不断地懒下去的人。而当你受制于外界压力时,你发现你思如泉涌、目标清晰、肾上腺激素分......



阅读全文
如何实现无法企及的巨大目标

如何实现无法企及的巨大目标

无论是Google的Larry Page,还是YC的Sam Altman,又或是坐拥Tesla、SpaceX、NeuralLink的Elon Musk,都会不断地提醒你:think big, think bigger. 这一条定律几乎成为了硅谷新贵的铁律法则。不怕你想得夸张,就怕你想得不够。不怕你天方夜谭,就怕你天花板受限。以至于Theranos这样的公司,可以依靠创始人Elizabeth Holmes的颜值与话术拿到数不尽的投资,让无数的创投界、科技界的大佬为之站台。又或是像WeWork这样的公司,能够凭借出色的想象力和动人的创业浪漫情怀,让投资人和公众忽略财务报表上不可克服的难题。「一罐」的创始人纯银在创业 7 年最痛教训 —— 十倍目标是万恶之源》中提到其合伙人的感叹:

纯银啊,你最大的问题就是脸皮不够厚。你是一个难得的言行一致的人,极重承诺,但这对于创始人来说就是错的。你就应该讲 big story 去拿投资,去组团队,搞定这些以后该做啥就做啥,稳稳当当往前走,不要让 big story 成为你的负担。现在团队解散了,产品放弃了,这才是对投资人对团队最大的伤害。

没有big story,没有异想天开的think big,就无法激起资本市场的半点兴趣......



阅读全文
不要用“技术的难度”来掩盖“产品思路的拙劣”

不要用“技术的难度”来掩盖“产品思路的拙劣”

技术人(或者自以为是技术为主的人)做产品,容易陶醉于技术细节的繁复和困难,从而无法正确评估产品在市场中的价值。特别是你的产品使用了最前沿的技术、攻克了某个领域比较困难的问题时,你很难相信如此打造出来的产品,无法成功、无法受到市场的认可。

而这样的定式思维本身,就注定了产品的创建者对市场缺乏了解、对用户缺乏敬畏,一味地贯彻着“我以为是对的”的东西“世界也必须认为”是对的。

技术,毕竟只是实现产品的手段和工具,它无法代替产品idea的价值,无法代替这个idea为用户带来的价值:能否解决用户的麻烦、让用户成为更好的自己,是一款产品能否走出去、走进他人心里的核心所在。

你必须弄清楚

  • 你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否是用户的真实痛点所在?
  • 这个痛点的普遍性有多高?
  • 你回答这些问题的依据是什么?
  • 如何能够证明你的回答是客观、理性的,而不是主观、想当然的、拍脑袋式的?

以事实为依旧,以真实数据的反馈来不断地自我调节、自我迭代,是系统性、科学性做实验的基本方法论。Eric Ries在《精益创业》中提出来的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概念,便是这一方法论的经典产物。

MVP的核心概念,是以最低的成本来构......



阅读全文
难分辨

难分辨

1/对不确定性的判断,实在是太难了。过分地恐惧不确定性,以至于抱着沉船不放,不敢放手一搏,去寻找更好的岛屿。

这印证了心理学上的惯性,即便是知道“不动”本身就是一次赌注,但却依旧惯性使然保持不动。即便是知道船要沉了、当前的岛屿已经快消失了,但却还是不敢出海,去寻找新的安居地。

如同谁动了我的奶酪当中的老鼠,只是坐等奶酪逐渐消失,而不敢继续踏出新的征程,去寻找未被开垦的奶酪。曾经很奇怪怎么会有那只坐着不动的老鼠?不都要吃完了么,为什么还会坐吃山空,不去开发新的食物源。

但渐渐地发现,人其实很容易变成这样。特别是经历过几次重大而又险象环生决策的人。我正确的决策,恰好撞上了错误结果出现的概率,于是害怕再一次去实施正确的决策。原来,所谓的勇气,不是指你在当前的状态敢向前冲击多少。而是当你付出了代价、付出了机会成本、付出了你的青春时、付出了你的荣耀、付出了你最重要的利益时,你还敢不敢坚持自己的信仰,敢不敢坚持自己所理解的正确。特别是,你无法分辨,到底你的决策是正确的只不过遇上了小概率事件导致结果不尽人意,还是说你的决策本身就有问题。

到底是你太大胆了,还是太胆小了,以至于大胆得太晚错过了最佳的弃船时机。



阅读全文
注入不确定性

注入不确定性

靠命运、靠努力;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大部分时候我们可能更加强调后者,或者是说,会在后者花费更多的功夫和思考,来保证“打拼”能够得以有效施行。而为什么忽略前者呢?因为这不是“天注定”的事情么,和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放弃对它的思考。

但如果细细思考,还是会发现这里面还是有些讲究的。那就是,你要想让“天注定”发挥作用,其实是需要前提的,就是必须要有“不确定性”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如果你的生活或者事业上,没有不确定的因素,请问你如何让命运和运势发挥作用?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东西,那还怎么转机?

我们可以开一个这样的脑洞:譬如讲,如果我是上帝,我想特别照顾一下你这个人,请问,我要通过什么途径来照顾你呢?至少,我给你的照顾,要符合客观规律吧?

我不可能让啪的一声让一堆钱出现在你的面前,也不可能啪的一声把你银行卡上的数字给修改了(因为这会连带把其他人的account balance影响了)。而如果你的收入又只能是上司给你发薪水,我怎么能够让你的上司抽风,突然给你下发很多的奖金呢?特别是,你的薪水不是和业绩、不是和销售销量相关,而是固定不变的定额工资。

你发现这里的问题了吗?当你的收入来源本身,不具备“......



阅读全文
硬盘书单02 | The Formula

硬盘书单02 | The Formula

“硬盘书单”系列源自于电脑硬盘里的躺着太多的E-book,时间一长就会忘记当初为什么下载它的原因。写下这个系列,既可以帮助自己记录下下载这本书的原因和想要获得的价值,也能作为一个分享的途径同大家交流。更为详尽的初衷介绍可以参看这个系列的处女篇硬盘书单 | 1177 BC》。


0x

Dreaming in Code, Two Dozen Programmers, Three Years, 4,732 Bugs, and One Quest for Transcendent Software-Three Rivers Press (2008

出自书单丨邹欣的书架:从程序到创新》,文中列举了一大堆的技术、产品书籍,并给出了详尽的推荐理由。这篇书单同样值得推荐,算是给出了好几个方向的书目指南。

这本书的中文名叫做《梦断代码》。对我来讲,最为吸引人的部分是一个有技术大牛、资金和宏大目标的团队,为何七年做不出一个好软件?”。对于当下魔幻般的创投环境,无数的老板和团队都在为创业上市而拼搏着。有技术、有资金、有人脉,但做出来的产品就是无法被市场认同。

更有甚者,当然是没有勇气面对现实,不断地批判市场的“不识货”,深感怀才不遇。不断地投入资金和资源在错误的方向,并对真正有希望切开一个口子的小产品不屑一顾。这除了对产品和市场缺乏最基本的正确认知和敏锐的直感外,是各位老板没办法以科......



阅读全文
硬盘书单 | 1177 BC

硬盘书单 | 1177 BC

曾经因为购买了太多的纸质书,导致在“搬运书籍”这件事情上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进而稍微抑制了一下自己屯书的癖好。

但自从前年入手了11寸的iPad Pro,这个癖好又以另一种形式开始疯长:不断地下载pdf电子书。iPad Pro的用户体验做得实在是牛X。一支灵敏的笔配上A4纸大小的屏幕,让你可以自由徜徉在无数paper的海洋。就算是劣质的影印pdf电子书,也能够在宽大的屏幕下,变得温柔可读。

如此以来,不管是多大部头的经典书籍,又或是几页纸的经典paper,我都可以贪心地将其全部纳入自己的硬盘。于是,E-book这个文件夹的大小开始飞速增长,一不留神,已经迎来了4G的飞跃。

感慨之余准备看看自己的屯货,突然发现,有的书籍已经记不起当初下载它的原因了。可能是在某个网页看到的推荐,又或是在某篇文章看到的reference,又或是在视频中被提及的一个名称,不一而足。但,确实已经忘记了当初下载的原因,以及自己想要从这本书获得的价值。

下午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为何不开一个系列,用于记录自己硬盘里的电子书。将下载的理由和想要获取的价值都一一记录下来。既方便自己的查阅,也算是给其他朋友一个分享,来相互交流。

以上便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