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等待

《孙子兵法》在「军形」的开篇谈到: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它对应到 value investing 的一个思想就是:risk aversion。你的努力和准备只能控制损失的下线(健康的资产配置 + 拒绝杠杆),但无法控制收益的多少。很多人在 investing 中设立的目标则是非常具体的年化投资收益率。这就像是在战争中设定每一年一定要打赢多少场仗。这是在做一件「不可为」的事情。

这是因为战争和 investing 都不是简单的关于「时间」和「努力」的线性函数,它无法像「搬运货物」一般,多付出多少努力/时间,就能多收获多少成果。如果是「搬运货物」,你当然可以设定非常具体的「成果目标」,然后反推每天要付出多少努力和时间。

但战争和 investing 更多的是关于「时机」的游戏。你无法创造「时机」,甚至无法创造「战机」。所谓的「机会」往往是、也只能是等出来的(表面上,这当然违背普通的「励志」逻辑,不要坐等,要主动开创),而不是创造出来的。《战国策》中说“圣人不能为时”,孙子也在反复强调「胜可知,而不可为」。这都是痛彻的残酷领悟。

如果......



阅读全文
BBQ – 2022.08.28

BBQ – 2022.08.28

1/虽然八月还未结束,但已经提前宣告了我的八月将以何种形式来结束。整个八月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在剧烈的 struggle 中度过的。以一场莫名其妙的「无常」开始,然后在中间夹杂着各种阴差阳错而导致的工作旋涡,最后又以另外一种形式的「无常」来提前宣告八月份的结束形式。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我无从抱怨,也不知从何说起,只是一些随机的事件自然地发生了而已。在随机事件中找寻意义和原因,就像被“嫉妒”捆绑住心智,得不到半点好处,却会疯狂地沉沦。唯一能做的,就像运用不二」来消解它们,将「外物」和「我」区分开来,让「外物」像流水一般穿过自己。

很多?是的,会有很多

很累?是的,会很艰辛

很急?是的,会很着急

那怎么对付?不对付,方是方,圆是圆,ta 是 ta,你是你

但不得借助于你实现么?我不在实现之中,我在我的呼吸之间,也只在我的呼吸之间

如果执着于每件苦难都得通过自己来消化、每件事情都得通过自己的劳作来处理,那么「我」就和「外物」绑在一起了。外物的辛苦就是「我」的辛苦,外物的烦扰就是「我」的烦扰。但,「我」并不存在于「做」之中。事实上,「心流」也好、专注也罢,都是「忘我」的现象,「我」不在其中。在「做」的那一刻,躯体只是现象。

「君子不器」「水的遇物赋形」并不需要有什么意义,更没有滋生愤怒和不满的动因。道法自然,自然而然,让它们顺其自然地发生就好了,不要在心中将其纠缠、执着不放。

2/局部......



阅读全文
BBQ – 2022.08.20

BBQ – 2022.08.20

1、想起小时候的一个疑惑,为什么会有人甘愿去舞台的幕后。如果无法被其他人看见的话,那“舞台”有何意义?是不是所有那些去幕后的人,都是一种“不得不”的残酷妥协?

这又勾连起最近的另外一段对话

你不是程序员吗?帮我写个简单的 App 呗?

不会。

那小程序?

不会。

那一个网页?

不会。

啊?那你会什么?

我是后端程序员。

后端?干啥的?

每天对着黑框框写代码的。

(一脸同情地小心询问到):那,会不会太痛苦啊,自己做的事情都无法被其他人看到,每天还只能对着黑框框,不跟面壁思过一样么...会抑郁么

小时候的疑惑和最近的对话,其核心都是关于「台前」「幕后」的视角/价值判断的问题。

小时候特别期望自己的所有举动都能被人知道、能够被别人羡慕、赞美,于是「台前」就是一切。无法被其他人看到的地方,就不能被称之为舞台,就不能赋予意义。喜欢热闹、喜欢喧嚣,害怕去到没有人的地方。因为在那样一个没人的地方,“他人”并不存在。而自己所有的「成就感」和「价值感」都来自于他人的欣赏/评价。当观众都已经消失,表演本身又有何意义?

而到后来,自己似乎越来越沉浸在“信息差”的恶趣味之中。特别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不希望其他人知道自己对一件事情有多大......



阅读全文
甘于孤独:John Templeton

甘于孤独:John Templeton

William Green 的《Richer, Wiser, Happier》被称为是 2021 年最重要的一本 value investing 领域的书。这本书的厉害不来自于作者是 investing 领域的大佬,而是因为他作为新闻工作者采访了 value investing 的一批大佬。某种意义上讲,它有点像是数学领域 E·T·贝尔的《数学大师》,这本点燃了无数数学从业者内心火苗的传记合集。《Richer, Wiser, Happier》无疑也是这样的书,比起没有正确的视角直接去学习 investing,在人物传记/访谈的沁润下,可能更容易让局外人理解这个领域到底是如何运转的,这个领域的大师们又是如何思考的。

John Templeton 的部分被放在了第二章,标题是《The Willingness to Be Longly》。之前在播客|《更富有、更睿智、更快乐》:新一代价值投资者的良好生活提案》中聊到过,William Green 在书中坦诚地提到过,John Templeton 并不是自己特别中意的访谈对象,因此这篇采访可能带有自己很强的偏见性。我也因此而暂时搁置了对这篇采访的阅读,先将自己感兴趣的其它人物阅读干净。

这一切似乎都是早有安排,在我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我没有开始对 John Templeton 这部分的阅读。然而近两个礼拜的一些事情,似乎冥冥中让我准备好了阅读这个篇章的心态,终于开始了对 John Templeton 的旅程。而它恰好解决了我在内心中 s......



阅读全文
备忘录:The Dhandho Investor

备忘录:The Dhandho Investor

《The Dhandho Investor》(对应的中文版叫作《憨夺型投资者》)已经在各个地方被推荐了好多次,但一直没有什么兴致去阅读(我不得不承认,是因为这本书的书名让我提不起任何兴致)。直到 CxEric 在播客|《更富有、更睿智、更快乐》:新一代价值投资者的良好生活提案》中提及了很多关于作者 Mohnish Pabrai 的洞见和故事,而我又顺藤摸瓜找到了 William Green 采访 Pabrai 的视频《Investing Guru Mohnish Pabrai on Buffett, Munger, & the Principles of Success (RWH008)》后,终于激发了我极大的兴趣去了解 Pabrai 以及他的代表作《The Dhandho Investor》。

读完这本书的直接感受就是大受震撼。如果说李录的《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的后半部分将 value investing 的 perspective 解释得异乎寻常的清楚通透,那么 Pabrai 的这本书则是在这个基础上提供了多得多的案例分析、决策细节和思考视角。更关键的是,这本出版于 2007 年,作为出版于 2020 年的《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的后续读物,没有丝毫违和感。而这本优秀的 investing 的著作的唯一劣势,可能就是标题名称 Dhandho 的中文发音吧:虽然在印度语中是 business、是创造财富的意思,但却被中文翻译冠以了“憨厚”的诡异暗示。显然,这又是一本绝对不要读中文版的、值得原版阅读的好书。

1/The Dhandho Investor 并没有像一般的 investing book 那样直接开始讲解 investing 的技术细节或者是......



阅读全文
BBQ – 2022.08.04

BBQ – 2022.08.04

1/最近事情繁多,且越来越习惯性地以「忙碌」为借口放弃 routine 的长文写作,放弃曾经在写公众号之初所秉持的“无论菜品好坏,请尽可能地上菜”的原则。再来是,自己也越来越喜欢为自己加戏,感到自己曾经所写的东西越来越重要,于是没有达到“自我高标准”的 draft 就不配放到公众号里来。但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自我欺骗的借口,以及太把自我当回事的幻觉。

更加真实的情形是,几乎没什么人会把你过往写的东西当回事,即便是当时感觉的“不错”,也会在不多时遗忘到九霄云外。没有人能够重要到可以长久地占据其他人的内心。以此为借口的“形象包袱”,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就像,所谓的“改革之难”,确实会有现存的既定形象“包袱”。但对真正的改革者来讲,这根本不值一提。在拿捏好利益的牌局中,根本不会有“既有形象”的矫情担忧。对于「自我」来讲,这就更渺小了。「自我」永远只对自我重要,对于其他人来讲,怕是比鸿毛还轻。

2/感觉已经经历了很多「无常」的莫名其妙,也曾无奈地体验了好几轮珍贵的友情突然形同陌路。但依旧没想到,无常依旧会随时随地地教你重新做人:以突破自我认知的方式,突然断崖式的分崩离析。就像你正在看着一部精彩的美剧......



阅读全文
拒绝压榨剥削,但也拒绝躺平

拒绝压榨剥削,但也拒绝躺平

在「信息」高速传播以及极端碎片化的当下,处理好「自我」与「外界」的关系变得越发重要。每个人都只有一辈子,一生所求的「好」到底意味着什么,不得不详细思索考察。到底是被外界所裹挟的他人告诉你的「好」,还是你自己真正的 high 点所在,那就是如鱼饮水了。但至少就「财富」来讲,如果看清了它交换价值」的本质,也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所求,或许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更何况,即便是不追求「好」,追求人生的「幸福」,如何梳理清楚自己的目标/志向也是至关重要的。

时代造就的工作高压之下,且随着社交媒体所构建的「主流反对」的浪潮下,反抗 996、反抗被外界剥削、反抗无意义的名利争夺无疑是正确的。但在这样叙事的过度冲刷下,同样会让人忽略很多原本质朴的常识规律。好像一谈到「付出」谈到「辛勤工作」,就是对“资本家”的妥协,就是「内卷」的叛徒。

但“辛勤付出”只是手段,为「谁」付出和为了「什么」付出可能才是更为关键的问题。「自我」与「外界」的关系应该是一种为我所用的关系:搞清楚「自己」需要什么,看一看「外界」有什么,然后按需拿取使用。

拒绝压榨剥削,指的是拒绝为了「追求他人的利益」而无情地侵占「自己的利益」。但如果在追逐「他人利益」的同时,也恰好在为「我的利益」做出贡献,那么没问题,我必倾尽所有、全力以赴。重要的是「你要去哪里」,而不是「其他人做了什么」。如果在结果上是为你的目......



阅读全文
反思的难处

反思的难处

「反思」的难处有两点:一是不自欺,二是往正确的方向。

1、「不自欺」的难处首先源自于「自我-自我」「自我-外界世界」的和解。在这个「和解」的基础上,能够做到真诚待己、真诚待人,从而实现冷眼旁观地解剖自我、分析自我与外在世界的关系。不仅不会因为自己的弱小、错误而心虚/掩饰,而是能够更加专注地考虑目标、利弊,能够 ruthless pragmatic 地将自己的「弱小」「错误」用「不自欺」的方式转换为成长的养料。

再来是,你要有能力「不自欺」。无论你主观上有多么愿意真诚待己,如果你缺乏逻辑的训练,缺乏侦探一般洞悉「不自洽」的能力,缺少遍览史册所形成的对人情世事的练达,「不自欺」依旧是一句空话。因为你缺乏识别、剖析「假象」的能力。

2、往「正确的方向」去反思,是「信息差」带来的「见识」问题。远者,如「封建迷信」的反思,是不是名字有问题、是不是门的朝向有问题、是不是出门的颜色搭配有问题。

又或是「刻舟求剑」中所面对的「无法找到宝剑」的问题,如果不断地在反思“是不是刻刀不够锋利的问题”、“是不是雕刻的纹路不够美观的问题”、“是不是当时让纹路照到了太阳的问题”,任你如何反思,都将不得其法。越是反思,越是会......



阅读全文
错过不仅仅是遗憾,更是悲悯与仁爱

错过不仅仅是遗憾,更是悲悯与仁爱

最开始知道《八两金》当然是因为片尾经典的「船歌」节选片段。本以为张艾嘉在整部片子的形象都如结尾时那般温婉动人,结果一出场即是“疯批”画风,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但如同所有让人难忘的深入人心,它们几乎都是以戏谑、怪异、甚至带有些许的不屑来开头。那种稍稍自以为是的“高人一等”,恰好给了对方在不经意间给予你心中一记重拳的绝佳机会。

我当然知道《八两金》是张婉婷移民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从宏大叙事来讲它似乎不应该局限于爱情。但我想,这正是这部电影绝妙的地方,那种特定时代之下的结构性错位,恰如那些永远不能、也不该走到一起的爱情:莫名其妙地开始、有意无意地戏弄揶揄、好巧不巧地患难与共、阴差阳错地争锋相对,再回头,情感与羁绊已经盘根错节,后方阵地早已被对方夺取。但在这诧异、欣喜、纠结的一瞬间,又猛然间意识到那些结构性的、不可更改错位所铸就的「不可能」,早在最开始就已经注定。

恰如彼此惺惺相惜的军人被造化弄人地分配在了敌我阵营。正因为彼此对对方的能力、意志、信仰充满敬意,在战场上反而会更加凶狠地战斗、厮杀,直到用尽所有的气力。有人说,为什么《八两金》中的爱情不能走到一起,是不是男主洪金宝太不争气没有再奋力拼一把?......



阅读全文
悟道:素描

悟道:素描

《局部》中Van Gogh画作赏析

时隔多年,在这个魔幻的 2022 的上海,似乎终于领悟了作为自由创造的基本训练「绘画临摹」到底在干嘛了。也因此得以明白,当年素描老师单闭眼拿铅笔到处晃来晃去到底是在干嘛了。更是明白,曾经学习绘画,真的是思考得太少。或者更直接点,那还是不知道「思考」为何物的年纪,作为没有任何绘画天分的普通人,仅仅依靠直觉去到处乱撞,只能是遍体鳞伤。即便遍体鳞伤后兴趣还未磨灭,但如果恰逢学业压力,这点毫无起色的小技能,必将会被葬送在生命的长河里。我以为它早已离去,却如当初对「概率论」的领悟一般,在一个冷漠无人打扰的夜晚,缪斯之神突然降临。

我曾下意识地以为,所谓「绘画」不就是要有出色的手活技能,再配合上天马行空的创造力任意发挥吗?或许当你有了较为出色的基本功后确实如此,但它却不是作为基本功训练的「素描」的要求。先抛出一个结论是:对于「素描/临摹」来讲,最重要的是对「比例」的掌握。通过反复不断地重复训练,能够让你对「比例」(当然包括「透视」造成的比例伸缩)构建出直觉,能够无意识地知晓眼前一番景象的各个「部件」占据整体多少比例,在「透视」的作用下,又会产生何种畸变。

更极端地讲,就「素描」而言,你甚至可以放弃每一个「局部」的精心构建、放弃每一条「曲线」的精准刻画。但是,只要各个......



阅读全文
关于 community 的一些观察

关于 community 的一些观察

“拿出一笔钱捐赠给一个地区”同“与这个地区建立起一门生意”是不同的。后者能够围绕共同的使命、事宜、目标,而促使这个地区的多方人士开展与外界的对话、联系、信息交换。这些隐式收益对这个地区带来的促进和提升,不是简单的金钱投入可以比得上的。

同样的,构建一个 community,绕不过「共同使命」「共同事宜」这些“诱饵”。例如 Starbucks 的核心竞争力是构筑居家和工作环境以外的 third space,但你不能绕过「咖啡」来实现一个 space/community 的构建,你总得有点什么 task 去完成。「游戏」比单纯抽象的 Metaverse 接地气、有生机、更容易形成社区的地方在于,它有天然被指派的 task 需要去完成(虽然近几年已经涌现了不少没有具体目标的游戏,但这样的游戏不是在构筑社区,因而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内)。大家能够围绕这个 task 构建更为密切的关系。虽然 Metaverse 声称自己是 infrastructure,有更高的灵活性,但这就像是「建筑」和「商业社区」的关系,没有商家入住的建筑就只是建筑而已,不是社区。因为“去商家那里完成交易”才是用户进入这栋建筑的......



阅读全文
考察 web3 的一个视角

考察 web3 的一个视角

《EICO Talks:设计师创业、远程协作、设计趋势讨论刘梦溪、Rokey)》这一期 online talk(估计不久就会在EICO的官方 podcast 中上线)聊了很多有意思的问题。而其中让我最有感触的部分,无疑是对 web3 能够在北美发展迅速的观察和见解。我也就此次 talk 给出一些个人的 notes:

1、刘梦溪谈到,北美的 web3 并非是无根之木,其 context 是在疫情之下对 remote work 的强烈诉求。因为疫情的关系北美那边对 remote work 有强烈的诉求,进而促进了相关 infrastructure 的创新和发展。在这样更为优质的 remote infrastructure 的基础下,对 web3 的诉求和实现,就变得更为顺畅。

这让我一下子想到 2020 年同一些在美国的朋友的交谈,当时他们就谈起,在美国,remote work 影响深远。我当时其实也只是政治正确地随声附和,没有意识到我在潜意识里其实存在些许疑问。倒不是说 remote work 这件事情本身是个伪命题,而是说它的诉求真的有他们所描绘的那样强烈了吗?

纵观这几年的疫情治理,显然北美自由化的治理所达到的治理效果要远远低于中国,这是体制的问题。但正是因为这样的“低效治理”,北美对 remote work 的诉求比中国就要强烈得多。但为什么同朋友谈起 remote work 时只会随声附和、并没有彻底的共情?因为在中国的我会感觉它稍微有......



阅读全文
并发问题的牛鼻子 II

并发问题的牛鼻子 II

简评:并发问题的牛鼻子》中我阐述了 concurrency problem 的核心来自于 shared data,而其解决方案也相当自然,即:根据不同的粒度,将 concurrent part 变为 serialized part(例如,通过 lock、通过 blocking queue 来实现)。这一说法本身并没有错,但这只是 concurrency problem 的 half story:将关于 shared data 的「并发」部分「顺序化」。但这里还存在着另外一个问题,无论对于「加锁」还是使用 blocking queue,那些“加锁失败”或者“被 blocking”而处于“等待状态”的 thread 应该怎么办?它们如何被管理,又如何被唤醒?即:thread coordination 应该如何被实现?

为什么我们需要关心 thread coordination?难道它们不是被 lib 或者 OS(Operating System)去自动实现的吗?这取决于你的问题本身是否需要更为精细的 thread management。例如,常见于 concurrency 中的一个题目是:可以让两个 thread 交替打印 0 和 1 吗?此时,仅仅依靠对 lock 的认知而对 thread coordination 的实现机制毫不关心的话将直接导致你无法完成这个任务。更何况,现实中需要对某几个 thread 做 coordination 的问题会远远复杂于这道简单的题目。

事实上,要真正理解 thread coordination,就需要透彻地理解 thread 是什么,特别是,什么是关于 thread 的 scheduling,什么是 thread 的 blocking(详见thread/process 的错误直观》中的阐述)。简单来讲即是,虽然 thread 本身对于 OS program 来讲是 executor,但它对于 CPU 来讲却是 task,它仅仅是 CPU 的 basic scheduling unit task。所以,所谓的 thread blocking,并非是让 CPU 停止运转,而是将该 thread 标记为 sleep 状态,让 CPU 不去执行该 thread。从而对于这个 thread 所包含的 OS program 来讲,它的 executor 似乎是被直接停止了。于是,所谓的 thread coordination 其实就是各个 thread 根据自己的 thread state 去修改其它与之协作的 thread 的 state,从而间接实现 threadA 的 behavior 触发 threadB 的 state 改变。

显然,最直观的管理 waiting threads 的 data structure 是 queue。

而使用 waiting queue 的最简单的情景是关于 lock 的获取:一堆 thread 尝试去获取锁,而根据这......



阅读全文
thread/process 的错误直观

thread/process 的错误直观

对 thread 的刻画,通常的 CS(computer science)教科书采用的方式是用一段类似于“电流”的曲线来表示线程,然后“启发”你一旦这根电流穿过了某个 task,这个 task 就被神奇地执行了起来。

但这样的「类比暗示」存在极大的误导,仿佛 thread 本身具备施加“执行能力”的魔法,仿佛程序本身是依靠 thread 的 action 被得以执行的。

使用这样的“电流”类比,让我们很难回答如下一些问题

*/ 如果 thread 就是 action 的话,那么 thread 的 blocked、sleep 又该是什么呢?

*/ process 的 utilization 为 50% 又应该是什么意思呢?按照以上的「类比暗示」,是意味着某段“电流”可以突然像「黑客帝国」中的场景那般被突然停止下来?某段电流可以在「流动/不流动」的中间创造出一种 50% 流动的状态?

*/ thread 的休息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将 thread 的 state 被修改为 blocked 就能让 thread 停下来?仿佛我们可以为某段“电流”打上标签,然后 OS(Operating System......



阅读全文
为何信奉/选择 value investing?

为何信奉/选择 value investing?

value investing 和 speculation 的核心区别源自各自所期望的「利之所出」:前者期待的「收益」源自于投资标的物背后 business 本身所创造的收益;而后者期待的「收益」源自于「价差」,至于标的物背后是什么 business 根本无关紧要,它可以是公司、可以是艺术品、也可以是毫无意义的纸片或代码片段。

在这样的视角下,前者需要透彻研究 business 的特性,研究社会、历史的演化,研究世界的方方面面,甚至可以泛化地说,研究的就是世界如何运转。而后者并不需要研究背后的 business、不需要研究社会/历史/世界的运转机制,唯一需要关心的是市场中的大众情绪共识」。搞清楚了“群体情绪共识”如何形成、如何毁灭,就能“预判”情绪所代表的价格移动轨迹,从而实现「价差」获利。

选择 value investing 而不是 speculation,是因为我实在不太能理解 hack 了「大众情绪共识」能够为人类的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实质贡献,又能在 human history 中留下何种印记。真正促进「人类文明」发展的是一项项具体的商业活动和业务背后的劳动,而不是「情绪共识」的炒作。我既“不能”预测情绪共识,也“不愿意”在这种无法真正促进人类文明进程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speculation 让人狭......



阅读全文
备忘录:「可口可乐」穿越商业周期的一些宏观考察

备忘录:「可口可乐」穿越商业周期的一些宏观考察

为什么可以有「可口可乐」这样一家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准入门槛」的企业能够穿越商业周期?类似的问题「海底捞」的张勇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反问过记者,大意是:如果你认为海底捞的竞争力是口味、是服务,而这两样东西都可以被竞争对手无门槛模仿,那么,对可口可乐、星巴克、麦当劳这些公司来讲,你都可以做出比它们更好的可乐、咖啡和汉堡,那么是不是说你可以复制出一个可口可乐、星巴克、麦当劳来呢?

如果从「供给」端来看,可口可乐也好、星巴克麦当劳也罢,其原材料的获取、其口味配方的类比复制是毫无门槛的,甚至你还可以创造出“口味更好”的产品来。所以其「竞争优势/护城河」并不体现在供给侧。

从「需求」端来看,或许长年累月的成功经营能够让用户形成一定的消费习惯、甚至将品牌本身同“爱国”挂钩,但这应该是公司“成功经营”的结果,而不是公司产品成功的原因。

(但无法否认的是,这样的阶段性的经营成果会为「可口可乐」本身增强「竞争优势」,从而进一步增强它穿越商业周期的可能性。这一点很像塔勒布所描述的 performance 的非线性:跨过 10 年的图书有大得多的可能性跨过 100 年,而跨过 100 年的图书有更大的可能性跨过 1000 年。而公司本身的表现,也会随着成功的经营......



阅读全文
「小红书」背后的产品逻辑:从“为什么没有复杂的后台发布平台”谈起

「小红书」背后的产品逻辑:从“为什么没有复杂的后台发布平台”谈起

听到朋友说正在使用「小红书」来搜索「干货」信息,比如相机拍摄、手表测评啥的。又看到有评论说:“把小红书当百度”“替代知乎”等言论。好吧,常年处于时尚边缘的我虽然在很早之前就注册过小红书,但那主要是为了用来看妹纸的已经很久没用了,毕竟涌现了好多更优秀的满足这一效用的平台)。现在突然告诉我竟然演变为了「泛型」信息内容的沉淀平台,还是非常惊讶的。于是兴致勃勃地再去小红书一探究竟,看看有多少“干货”信息,又是否能够变成新的内容发布平台。

粗糙地“故地”浏览完一圈后,发现:竟然没有类似于微信公众号的后台发布编辑平台,很疑惑那些“干货”是如何被发布的,纯手机编辑吗?不累吗?反手就去各大搜索平台搜索了一番,发现竟然没有人提问关于小红书发布不方便的问题,我瞬间意识到,我对小红书的「笔记」的理解视角必然有错位。遂跑去更仔细地浏览一番小红书上的优质笔记是什么样的。

一番混乱的浏览操作后发现,这些「笔记」都颇有 iPhone 备忘录的风格:头顶是一栏轮播的图片框,紧接着的就是一系列的由 emoji 符号拼凑的简体短文。莫不是使用 MacBook 编辑好之后再粘贴过去的?Hmm,小红书的 2 亿月活用户的主体应......



阅读全文
更好的产品 v.s. 更多的触达

更好的产品 v.s. 更多的触达

《无人知晓 |E09 孟岩对话黄海》是一期高质量地探讨「品牌」的播客。在这期高密度信息播客的其中一个细分点,谈到了关于打造品牌的两种思考方式:一种是为了让喜欢的用户更喜欢你,一种是不断地提高触达率。

图片

那么,这两种模式分别适合什么业务、在什么阶段去开展呢?

一个粗糙的结论是,前者适合「存量竞争」,后者适合开疆拓土的「增量竞争」。苹果的第二次鼎盛(乔布斯二次归来后)和微软的第一次鼎盛(Bill Gates 卸任之前),可以算是一对不同情景的参照吗?

更进一步,对于能够形成「网络效应」所激发出的「用户锁定」的生意(如:微信、Windows、Word/Excel/PowerPoint),比起“让喜欢的用户更喜欢你”,最大限度地抢占市场、占领用户心智、形成壁垒,是否具备更高的优先级?

抖音的成功无疑也是源自于张一鸣激进的前期市场的抢占。但是,比起微信落地在人与人之间关系绑定的网络效应来讲,抖音的网络效应似乎要弱很多。不知道是否能算作坚实的护城河。)

微软的厉害很容易让技术圈以外的人误认为是其尖端精湛的技术。事实上,在技术圈对 Windows 操作系统的吐槽不胜枚举;而在其王牌 Words/Excel/PowerPoint 的吐槽上,乔布斯已罗列得淋漓尽致,并将这种不满用在了打造苹果的 Pages/Numbers/Keynote 上。

微软帝国的真正核心竞争力,来自于它......



阅读全文
「价值」的辨析

「价值」的辨析

如何理解「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科学家不如戏子」这样的问题?

本质来看,这样的问题之所以会让人产生不适、会让人有惋惜/哀叹的感觉,是因为我们在潜意识里承认了「普世价值」的存在,并将“感到不公平”的两者在这个「普世价值」的「评价体系」下做了对比。你感到「造导弹」提供了更多的普世价值,但比起「卖茶叶蛋」却收获了更少的货币;科学家创造了更多的普世价值,其货币收入也少于「戏子」。

由上述叙事可以看出,这里让人产生不适、不公平之感的两个重要前提假设是

  1. 承认「普世价值」的存在;
  2. 「货币」就是衡量「普世价值」的标尺。

因为相信「普世价值」的存在、并认为一切劳动都可以被换算为普世价值,两种劳动才得以被「比较」;因为相信普世价值都可以用货币来衡量,那么一个自然推论便是能够转换为更多普世价值的劳动必然能够获得更多的货币。

但,现实显然不符合以上叙述。

为什么以做「科研」来作为「价值创造」的人,没办法像以做「奶头乐」来作为「价值创造」的人获得更多的「货币」?是前者的价值低于后者?还是说货币根本就不是用来计量普通价值的工具?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当我们使用货币做交易/交换时,到底交易/交换的是什么。

你真正交易的其实不是抽......



阅读全文
混乱与创造:chaos is the ladder

混乱与创造:chaos is the ladder

1/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忍耐过程的不完美和粗糙。我们不是一下子到了目的地 C,而是先通过疯狂地膨胀 A,再通过竞争、淘汰、清理而衰落到 B,最后在 A 与 B 的反复波动中形成了 C。

2/要做成一件大事,其路径不是在一开始就避开很多的陷阱、扼杀人性的贪欲,而是一个先放任其野蛮生长、再对其做治理的过程,就如「石头汤」的故事一样,如我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一样。

为了促进自主积极性,你需要把地方财政的自由度放到最大,中央只是少量获取一点点分成。等到经济成果明显好转,再重新制定分成规则、迫使地方做出新的创新。

(由此视角,你应该随时去检视自己的事业到底处于「时势」的哪个阶段。没有永远的暴利,暴利只被允许存在于新生事物的野蛮生长期。当混乱的局面逐步稳定下来时,对应的行业也就该功成身退、为未来的新生事物让出道路、让出资源。完成了历史使命的行业、个人,必将会被天地不仁的客观规律清场出局。

如果你想拉动一个地方的经济,又不愿意承担一开始野蛮生长的代价,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你没办法一开始就做到最好,就像素描也需要在一开始画出很多最终不会出现的辅助线。你没办法绕过「脚手架」而建成最后的房子。

不要总是避开坑,有些弯路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