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正确的问题去解决

选择正确的问题去解决

无论你是否是一个独立思考者,大部分时间,你其实没有意识到你在解决的问题不是由自己挑选的,而是被动接受的。你或许时常独立思考着各种问题,可一遇到落地的每日修行、工作,你要解决的问题便不再出自你个人的独立思考,而是你的父母、老师、和老板。一个很难意识到的问题是,你其实可以选择自己要解决的问题的。

这周看了YC的年轻掌舵人Sam Altman最新出炉的文章《How To Be Successful》。标题虽然俗套,但内容却是精品。在他的13点思考里,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The biggest economic misunderstanding of my childhood was that people got rich from high salaries. Though there are some exceptions—entertainers for example —almost no one in the history of the Forbes list has gotten there with a salary.

You get truly rich by owning things that increase rapidly in value.

你没有办法依靠收入变得真正富有,你需要依靠拥有一件东西,一件其价值可以告诉增长、最好以指数级增长的东西。它可以是一门生意、一套地产、一种自然资源、一项知识产权等。

很多人都在卖力地工作,争取获得更好的生活、赚取更多的财富。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这只是必要不充分的条件。如果你的付出和你的卖力,花费在了错误的问题上,你的付出不会有半点回报。选择正确的问题,就如同抓住正确的时机,至关重要。这种重要性并不需要什么通过什么高深的理论才能明白,你只需要观察一下一线城市上班高峰期的地铁电梯口,看看那处于前5%的人有多大的自由可以在电梯上奔跑提前到达自己的目的地。以及后面那群人滞后的人,无论你是刻苦锻炼的短跑运动员,还是心比天高的野心家,你都无法迈开你的脚步。选择正确的时机,选择正确的赛道,直接关乎你的卖力付出,是否能够获得相应比例的回报。

错误的认知,会带来错误的规划,进而带来错误的结果。当你把自己的未来寄托于自己的薪水时,你便会开启一条穷忙的道路。你投入越多,边际收益却会越小。你耗费的时间越多,也就越是没有时间洞察全局,去解决真正重要的问题。

Sam说他看到过一个move slow的人获得巨大的成功,而这个人所依靠的,就是花费大量的时间看清楚真正重要的、应该被解决的问题,然后完全专注于这个问题。掌握真正权力的人,如政治家,大多表现出人贵语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人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思考应该解决什么问题。

但这并不是一条简单的建议,事实上,它极为复杂。当你处于人生的不同阶段、处于自身的不同阶段,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实践这一条规则。当你一无所有或是青涩得什么都不知道时,花费大量的时间思考其实不如直接跳进实际的生产工作去积累、去开拓见识。因为,思考是需要养分的。当你的阅历还不够丰富,掌握的信息还极端匮乏时,过分的思考只会让你陷入形而上的自我意淫。这个时期的思考,只会让你走火入魔,成为腐朽的、什么也干不了的理想家。

你必须先有一定的实践,获取到思考的信息这个养分,然后才是螺旋式地交替上升。可往往,当你有了一定的积累和实践后,你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忙碌,陷入因为忙碌而自我感动、却又并无实际收益的瞎忙阶段。这是真正的分界线,是真正需要认真花费大量时间思考的腾飞阶段。

专注于手头上的忙碌,就像是在没有提前撰写清楚spec的情况下开始写代码,就像是在还没有弄清楚产品经理真正需求的情况下写代码,就像是在没有和其它合作部门沟通清楚协议和规范的情况下开始写代码。你只是在徒劳地解决自以为是的问题。付出地越多就会失去地越多,因为,你一开始的出发点就错了,那又如何能够得到正确的结果?

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被动地接受问题。接受你的一个上级去分配给你的问题。就像是,你可能对艺术更感兴趣,可你的父母却非要逼着你去学习财务;你可能对某个冷门的技术更感兴趣,可你的导师却要逼着你去做他自己火热的课题;你可能对产品有异样的想法,却不得不接受公司的主旋律,为不认同的方向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想,这里最危险的地方就在于,你没有意识到你是在被动地接受问题,更没有意识到你要想解决的问题,和你正在解决的问题,是两个问题。就拿最俗气的目标来讲,它可能是获取巨额的财富。那么,你应该解决的问题就两个:

  • 你想要得到一件什么样的东西,它的价值可以以指数级高速增长?
  • 你如何获得这个东西?

这才是你应该去解决的问题,它不是出自于你的某一个上级,而是源自于你的诉求,你的目标。你为了实现“获得巨额财富”这个目标,而转换成了对两个问题的解答。这才是你真正以终为始的、应该解决的问题。

或许,你的目标远不止于此,需要有更大的影响力、为世界带来更多你认为美好的建设。但,财务上的巨额积累,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基础,是一个你需要提前解决的小目标。即便是回顾《Game of Throne》,那些从底层爬起来的、那些从一无所有成长起来的野心家,也是在逐步地积累财富、积累自己的影响力。没有粮草和gold,就没有办法俘获人心,就没有办法施展自己权力的幻影。

善与恶,美好与丑陋,从来不是一件客观的事情。只有打到你信服的善,和哀求着哭丧而成的恶。正义,从来都是由强者定义的。而财富的积累,是一切的基石。

或许,无论你最后的野心有多大,都可以以这么一个小目标而开始:找到、打造一台能够让自己躺着赚钱的机器,实现基本的财务自由。

实现了这一步之后,你才有资格去谈论,如何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如何为这个世界的美好多增添一点贡献,如何通过赚取傻X的钱来建造这个世界。这个意义上来讲,你促进了世界的运转。因为你变成了这样一个转换器,从傻X那里抽取所有被他们浪费的资源,来更高效地为世界输出有价值的建设。某种意义上来讲,Google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最后,我想以Aaron Swartz的话来结束:

相信你应该真的每时每刻都问自己,现在这世界有什么最重要的事是我能参与去做的?

如果你没在做那最重要的事,那又是为什么?


近期回顾

拿着财务报表能干些什么事儿?
AI Finance的一些产品思考
小事做透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