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才是那个最软的柿子

自己才是那个最软的柿子

与人交往,最忌讳胡乱许诺,特别是关于前途、命运和利益。成年人的世界,更是把这条准则贯彻到自己——不轻易相信他人的许诺,而只是保持礼貌的微笑。原因很简单,一来是因为他人没有义务去照顾你自己的前途,二来是大都经历过青涩时期盲目相信后带来的失落。与其徒增妄念去期盼别人的帮助,不如根本不信,以免徒增烦恼。

如果再往下深挖这个失望的“许诺”,则就更加污秽了。轻易许诺的人,往往会在口头上承诺很多,以神笔马良的功夫去为你画饼充饥。但实质性的进展则往往很难开展,即便是丁点儿的起色也难以见到。于是在千百次的重复后,你会逐渐发现它所代表的虚伪。在利益的反复考量之下,你被迫学会了对人与事的考察:是否有实质性的工作在开展,是否有实质性的推进在发生。如果没有,说得越多,则越让人恶心。

如此许诺再违背诺言当然有诸多原因,其中一个重点便是你对他人来讲并不是高优先级的存在。你是那个软柿子,那个可以被任意拿捏、直到最后也不曾想起你的软柿子。其他人不可欺瞒,但你却可以;其他人的承诺不能断送,但你的承诺践行与否则无所谓。

想到这些,或许会带有些许的愤怒。到底是谁可以这样轻慢自己,把自己贬低得一无是处?又或许,你会暗暗起誓,如果让我遇到这样一个人,我一定不放过他。即便是他位高权重,我也要做出点事情恶心他。

我想说,这个人,就是你自己。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一年当中会有多少次为自己立下flag;又会有多少次根据当前的形式变化为自己重新制定计划;又有多少次痛定思痛地为自己谋划新的出路和晋升之路;又有多少次眼红他人的顺势而为,重新部署自己抢占风口走向财务自由的方案。

这一次次的计划、部署,就是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承诺。甚至,这些承诺已经非常具体,每天尝试多少个idea、阅读多少页书、为自己的side project写多少代码、付费专栏或公开课学习多少节课。

但等到真正实施的时候却发现,你的工作很忙,你的学业很重要,你的心情很有影响力。好不容易有了极好的时光,你发现,如此良辰美景、春光灿烂岂可辜负?

你在学校时有老师父母的鞭策,万事可休只是学业不能停。你在公司,有老板的监督和剥削,任何私事都必须为加班让路。可以不休息、可以沮丧、可以痛哭流涕,但就是工作的进度不可以停。这些任务的进度安排,从来不会因为个人的原因或状态来做调整。它只是不动如山地在那里等着,等着你抱怨千万次、骂娘千万次、痛哭流涕千万次之后的妥协。

就算不是工作,如果你也可能因为自己的小孩而折腾不止。某次偶然的半夜发烧,每一顿吃得痛苦至极的正餐,每一场为玩多长时间游戏的争论,每一场为考试失利的促膝长谈,它们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占据你的全部精力。无论你是否身体不适、睡眠欠佳,也无论你是否刚在外面承受了他人的非议,你都不得不去解决、去满足他们的要求。

而相比起来,当你真正需要“为自己做点事情”,为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做点事情的时候,你发现自己就脆弱多了,或者说虚伪多了。好不容易从工作的挣扎当中出来,为什么不多休息一会儿?哪怕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今天的身体有些欠佳,想要偷点懒不如多睡一会儿。前几日已经够拼了,是时候该放松放松了。嗯,今天的天气真明媚、今天的姑娘格外的耀眼,干嘛浪费时间在自己的努力上?

于是,你一个个的side project、一节节需要补齐的线上课程、一页页需要阅读的书籍、一篇篇需要写下的文章,就成了那个最软的柿子,那个最可以被忽略的、被轻贱的软柿子。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停,哪怕只是“今天阳光明媚适合喝茶”这么个荒诞的任务,也能轻易地把“为自己做点事情”这项任务给比下去。

你明明知道穷忙的下场只是恶性循环,你明明知晓如果别人休息你也休息,你将永远无法超越他人,你明明知道只要能够咬牙坚持打赢几场最开始的硬仗、夯实自己某些关键的技能点,你便能青云直上,从此不必深陷底层的泥团。明明这是自己重中之重的战略布局,可是,它却被当做了最不重要的任务在执行,轻贱得不如一轮皎洁的月光。

说什么战略重要、意义深远,可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却没有半点进展,这不就和最开头说的他人的随意承诺是一个样吗?虚伪。关于自身进步这些事情,哪里重要了?你的每一天、每一秒都在用行动告诉你,“进步”这种事情是最不重要的事情。所有事情都可以不得不做,只有这些事情,是可以随意处置,无所谓“不得不”。

用实质行动颠倒了的优先级,也就注定了你的命运走向,怪不得他人。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你自己就是哪个最受轻贱的软柿子。


硬广: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


近期回顾

海盗出海
选择正确的问题去解决
拿着财务报表能干些什么事儿?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