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商略

最近在读《读库》六哥(张立宪)推荐的《清代旅蒙商述略》这本书。而看到六哥的推荐,是因为这篇《腼腆土匪之养成》文章中的视频。六哥介绍的作者秋原实在是魅力十足:对原创有着极端的追求,只写他人没有写过的东西。坐得住,虽然每天只写2千字左右,但可以坚持不断。另外,六哥对这本不算薄的书的阅读体验评价是,能够一气呵成地将它读完。如此美言之下,自然要读上一读。

拿到书随意翻了两页,便进入了六哥说的阅读状态,可以平滑自然地一直往下读。对我来讲,这本书更为重要的价值,在于对商业潜移默化的解读。虽然秋原老师的本意定然是介绍历史而不是讲述商业原理。但对我来讲,后者的价值已如脱缰野马,向我迎面驰骋。

对很多年轻人来讲,创业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至于利益,似乎从来不是考量范围之内的东西。因为无论是硅谷还是风投,似乎看重的都是创新和酷炫的想法,至于获利这个事情,是不屑一顾的。

我不能单纯地否定这种看法,因为不同背景和不同阶段的人,其痛点和短板都是不同的。对我来讲,我更愿意从一个刚进入商业领域的新手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商人的天职是获利赚钱。无论一个事情做得多风光,只要是不获利的,那么这都是一个糟糕的商业事件。而获利的根本点,在于信息差和顺势而为。每一个人都只是时代中的一个点,甚至连点都算不上。一个如此微小的存在,如果全凭自己的力量想要翻江倒海,定然是不合逻辑的。想要做成一番事业,想要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必然要有所凭借。而这个依靠的东西,就是“时势”。依托于行业的“线”上,附着在“时代”的面上,你这个小“点”,才能够翻山越岭、乘风破浪。

这个道理自古就深刻地镌刻在各代商人的心中。就拿《清代旅蒙商述略》中的清代晋商来讲,他们太清楚自己的斤两。几代人不惜付出高昂的成本,也要从皇帝那里去揽下谁都不愿意接的烫手差事,用自己腰包里的钱补齐亏空。原因无他,因为他们知道仅凭自己的努力是永远无法有立足之地的。只有把自己和能够决定时代走向的“势”,皇帝,绑在一起了,才有出人头地的可能。

这些道理,我想一般的书里也会谈及。甚至,大家会把这种艰辛和困难当做一种浪漫主义式的自我感动。但秋原老师的叙述并未就此停止。在获得了拿钱也买不到的“政治资源”后,晋商们开始收割这个资源之下的利益:办理差事中顺手捎带的珍奇货物,往海外运送物资时顺道将国内的优质货物也一并带上,转手以2倍到3倍于国内的市价卖出。不一而足。

这让我想到,很多商界大佬所体现展现出来的“善良”和“好心”,其实是源自于他们的棋高一着,能够通过损失“揭露的利益”来获取更大的利益。就好比是这里的晋商,为皇帝办差事当然是亏本买卖,但能赢得皇帝的赏识和“忠诚”美名。随后,才开始在这个大伞的保护之下,拼了命地捞取利益。

而普通的商人无法指A打B,只能固守一方、捞取表面的利益。自然,这些商人是背负骂名,一个个都是压榨他人的蛀虫。

而青涩的年轻人,又只会为了忠心而忠心、为了正义而正义,他们并不知道在这样巨大的投入之后,应该如何凭借这个表面无用的东西,势如破竹地捞到巨额利益。

在我看来,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的创业就是这样,为了酷炫的idea而酷炫。而那些资深的投资人,却从来不这样。他们有着晋商一般的机敏,不会在没有后续布局或者后续更大利益之所图的情况下,贸然挥霍自己的资源。纵观投资领域的大佬们,哪个不是成天到晚死了命地研究商业:看资料、做实际调研、在自己的大佬圈中交换信息、相互印证。

他们会为每一个行动、每一笔交易、每一项投资算细账。不同于外行的看热闹跟风,大佬们决定是否做一件事情,从来不管外界对它有多追捧、又或是对它贬损几何,只是算账、不断地算账,看每种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流水轨迹,然后结合自身实力评估、做决策。

很多人讨厌看财务报表上的数字,更愿意看公司的宣言和口号。这固然没错,但这就像是不会做数学证明而不断空谈数学思想一般,只能做热闹的旁观者,做不好冷静干练的专业人。

整个business的决策,便是在自我认知眼光的统领下,为战术上的每一步算细账来推演展开。只会谈格局而不会算细账,就像是缺乏“公理/定义”依据的数学推理。

再回过头去看秋原老师的这本《清代旅蒙商述略》,你会发现在里面对各种商业行为的论述中充满了各类细致的开销和利益分配。每一桩差事的成本是多少,路途所遇到的困难会消耗多少成本,每一个年岁或有多少的盈余或亏损,都清清楚楚地写在那里。某种意义上讲,这本《清代旅蒙商述略》是最佳的教你读财报、研究一个行业的教科书。如果你对一个行业的了解能够达到这本书的细致程度,那么,你进一步的投资必然会底气十足。

《清代旅蒙商述略》,一本被大多数人忽略的珍奇异宝。


近期回顾

赚钱的原罪
BBQ – 2019.03.10
Not have enough time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