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 Factory的思考

American Factory的思考

周末异常疲乏,无心正事。正好看到Netflix最新的纪录片《American Factory》讲述2014年曹德旺的福耀玻璃在美国的落户之旅。

福耀玻璃进军美国也就前几年的事情,我还记得当时看到这条新闻时钦佩不已。想到曹德旺这样的商业巨人有自信进军美国,定然是胜券在握,不会贸然行事。但整个纪录片看下来,还是捏了一把冷汗。

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确定的事情。要获取利益,就必得承担风险。无论你是商业巨擘还是摸爬滚打的老人,风险都会一视同仁地把你摁在水下挣扎喘息。如果非要说这些巨人有什么不同,无非是他们在挣扎中有着更为顽强的毅力,能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至于外人想象的什么“制胜法宝”,那从来是没有的。有的只是拼命地抵抗、坚持和对峙。

故事以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的工人从GM汽车公司失业展开。大量从GM失业的人好几年奔波于寻找工作,但毫无结果。福耀玻璃顺着美国的政策,开始在代顿市投资。于是,这些原本限制的人力,又有了新的工作机会。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百姓,都为这一即将到来的希望感到高兴。

但,真正的困难就此才开始。文化冲突与经济市场的残酷,开始让各方陷入不满。按照中国的标准,工人当然应该是努力认真地干活,发挥吃苦耐劳的精神,并为企业创造尽可能多的价值。而美国工人的低效和各种抱怨,当然引起了企业的不满。

另一方面,美国工人觉得自己受到了严酷的挑战,在工作中得不到鼓励,并且工作时间过长,也无法保证自己相应的利益。希望能够迅速建立工会,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曹德旺在内部会上旗帜鲜明地表示,如果引入美国工会,那么企业将会陷入极端低下的状态,自己会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我是很明确的态度,工会进来,我关门不做了。” 曹德旺在会上如此说到。

事情因为双方的焦灼态度而越发激烈,最终的决战以“是否成立工会”的投票来进行。

868票反对,444票支持,福耀玻璃以大比分获胜。

投票结束后,镜头紧接着采访了几位美国工人。一位说,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一开始自己也是打算投赞成票,但是考虑到自己很可能没有收入,于是也就转而投了反对票。另一位女士是相当激进的工会倡导者,看到结果后,她在思考工会这个事情是否真的值得把自己的未来投入进去。因为她失去了在福耀工作的机会。而前不久,她才因为找到了这份新工作终于可以重新独立生活。

看到这些,我感到一阵寒意。从理论上讲,工人们当然有追求自身权益的自由;而从企业角度讲,它也有根据市场行情决定是否继续经营的自由。这两者的冲突,或许不再是简单的伦理层面或者阶级层面的对抗,而是经济规律、科技发展同滞后的劳动价值的对抗。

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高昂的福利,一直以来为中国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民众所羡慕。但这些福利 ,正在急速地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市场的自然竞争而土崩瓦解。中国的人力成本之所以低廉,不过是因为其不可替代性极其微小。哪怕是看似高精尖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其福利和性价比也在逐渐下降。这不仅是因为激烈的科技飞速发展所带来的竞争,更是因为整个企业制度同个人之间的矛盾。

良好的企业制度所追求的,是能够不以某个人的缺失而陷入瘫痪或重创,而可以依靠其顽强坚韧的制度规则,把控系统性的风险,让企业这艘大船可以高速前行。而如何才能做到这点?这同软件工程的设计思想一致,将功能区域解构开来,让每一个模块独立化、简单化,以至于不需要高昂的成本便可以被替代。

互联网行业的35岁的被清扫界线,也是纷繁博弈的结果。常年累月的经验累积,只会让技术人员的边界成本越发高昂。为什么不会因为技术累积而变得更具不可替代性?因为这个互联网市场的根基是高速的迭代和试错。某个方向的长期积累,不如在多个方向上进行系统性的试错来得要紧。而一旦是试错的实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激进显然比厚重老成的积累重要多了。

这样新的市场结果导向,让市场对人才的要求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一个方向上进行默默的积累,并不是这个时代所奖励的。事实上,你更加需要的是对当前市场的研究能力和洞悉能力。

任正非关于创新说过这样的一段话:

科研必须面向公司。如果人类给你发奖金,你就面对人类去做吧。因为待遇是我们公司给你发的,所以你要面对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提升,才能给你评价!

有人可能不太接受我的观点,说我在做着完全的创造发明,和梵高的画是一样的,也可能死了多少年之后,一张纸可以卖到2000多万美金,如果你留下遗嘱的话,我们会忠实地将这笔钱转给你的受益人。

华为长期还会处于技术实用性研发阶段,我们的创新是有局限性的,就是提高华为的核心竞争力。有些人很不理解,我做出的东西,明明是最新的爆出冷门的东西,他做出来的大众化的东西,却给他要评出一个创新奖。我认为你做出的东西没有商业价值,就由人类来给你发奖吧

同样的,如果你认为单纯的技术积累是根本,商业市场尽是浮夸的泡沫不值得研究,那么,或许应该让“人类”或者“未来”去给你颁奖、提供收入。但凡需要收入的提升,就离不开对每一个阶段的市场/商业的重新理解、重新分析。无法正视商业、市场新特性的人,都必将被打入乌托邦的挫败之中。

“你无法征服你不愿意去面对的事。”

对技术的单一依赖,就如同 American Factory 当中追求工会的美国工人。我干了活、做够了8小时,就行了啊,干嘛还要加班?干嘛还要追求我的效率?干嘛不能让我投诉?我做了自己的技术部分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需要去理解市场?为什么要跪舔市场?为什么还要根据市场来决定我该用什么技术?

因为,你的饭碗和身家性命,是被市场攥着的。

作为技术人员,你需要思考的是,如果没有企业愿意雇佣你的时候,你该怎么办?你是否还有值得认可的价值?如果还有,但却找不到合适的雇主,你自己又是否有能力雇佣自己?如果你需要雇佣自己,又需要什么样的技能?会是单纯的技术level吗?还是经营能力?还是商业洞察?又或是整个时代与市场的重新认知能力?


近期回顾

乏味的基础数据
定义性的产品
BBQ – 2019.07.20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