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盘书单02 | The Formula

硬盘书单02 | The Formula

“硬盘书单”系列源自于电脑硬盘里的躺着太多的E-book,时间一长就会忘记当初为什么下载它的原因。写下这个系列,既可以帮助自己记录下下载这本书的原因和想要获得的价值,也能作为一个分享的途径同大家交流。更为详尽的初衷介绍可以参看这个系列的处女篇《硬盘书单 | 1177 BC》。


0x1

Dreaming in Code, Two Dozen Programmers, Three Years, 4,732 Bugs, and One Quest for Transcendent Software-Three Rivers Press (2008)

出自《书单丨邹欣的书架:从程序到创新》,文中列举了一大堆的技术、产品书籍,并给出了详尽的推荐理由。这篇书单同样值得推荐,算是给出了好几个方向的书目指南。

这本书的中文名叫做《梦断代码》。对我来讲,最为吸引人的部分是“一个有技术大牛、资金和宏大目标的团队,为何七年做不出一个好软件?”。对于当下魔幻般的创投环境,无数的老板和团队都在为创业上市而拼搏着。有技术、有资金、有人脉,但做出来的产品就是无法被市场认同。

更有甚者,当然是没有勇气面对现实,不断地批判市场的“不识货”,深感怀才不遇。不断地投入资金和资源在错误的方向,并对真正有希望切开一个口子的小产品不屑一顾。这除了对产品和市场缺乏最基本的正确认知和敏锐的直感外,是各位老板没办法以科学的态度,客观地去发现和认识市场。似乎市场就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走的。自我感觉洞见很高,于是就认为当下市场的洞见和产品都是下里巴人,急迫地等待自己来拯救。

Feynman曾经表达过对科学的态度:你为什么就知道宇宙可以被一个统一场论来概括呢?你怎么知道宇宙就是四维的或者11维的,而不是3.5维的?你怎么知道就会有一个漂亮的方程式来概括所有的性质,而不是3个、4个方程来概括?我不关心宇宙的规律是否可以用优美的公式来概括,它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

同样的,对于广大的创业者来讲,市场似乎不是科学,似乎可以不用科学而客观的态度来加以审视。似乎市场是由主观的人性偏见所决定的。但市场其实同做科学是一样的,不是以你的主观意志来决定它的性质,而是应该反过来,理清和承认它的客观性质,并据此制定出符合客观规律和性质的商业策略。

如同《人月神话》中描绘的各种“奇思妙想”,我想,这本书同样是在为破除各位大佬心中的“主观臆想”而服务的。

0x2

Distributed Systems, Concepts and Design -Addison Wesley (Pearson Education Inc.) (2011)

这本书是在浏览雄文《一篇好TM长的关于配置中心的文章》看到的。文中是这样写道:

关于什么是分布式系统,本文不再赘述,毫无疑问今天阿里的系统就是一个大型的、服务化的、复杂的、分布式系统实现之一。在这个领域有3本书值得反复阅读《分布式系统概念与设计》《分布式系统原理与泛型》 以及 《Distributed Systems For System Architects》 ……

既然牛X如阿里都要反复阅读的书籍,想必是不错的。分布式系统的论文和书籍真的是汗牛充栋,多得来数不清。且看陈皓在《左耳听风》专栏中列举的分布式书单和paper list,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

如此火热盛况,正是体现了它作为当下技术主流的毫无争议的事实。但分布式系统的设计、原理机制的掌握,只是读书或许是不够的。在一台机器上部署多个服务,同一个服务部署在两三台服务器上,对代码的设计和编写会产生根本性的差别。

同样的,一个服务部署在两三台服务器上,同一个服务部署在两三千台服务器上,又会产生根本性的变化。如此种种,就像是神枪手必须靠子弹喂出来,分布式系统的学习,也是有无数台的服务器资源给喂出来的。这或许也是,对大厂来讲在普通不过的平常操作,会变成小公司里的大神般的凌波微步。

就技术职业生涯的规划来讲,你或许应该去大厂看看,感受一下如何一次性操作数台服务器。

但如果从市场和产品的角度讲,服务器的众多不应该成为你的目标,而是阶段性的手段。当你的商业模式还未得到市场验证时,操作多台服务器无疑是在浪费资源。知晓每一个阶段应该以什么为目标,是保证整个战局走向胜利的关键所在。

0x3

The Formula, The Universal Laws of Success-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2018)

对这本书最有诱惑的介绍,无疑是万维钢老师在《得到》中发表的文章《成功公式 | 与无常作伴》。没做,这本书的中文翻译十分无趣,叫做《成功公式》。实在是太过俗套而毫无新意,充满了油腻而世俗的气息。但万维钢老师在这篇文章中对它的描述和介绍,将这些气息一扫而空,产生了一股非读不可的强烈欲望。

文中谈到这样一个问题:在科学/数学界一直有这样一种共识,科学/数学是年轻人的游戏。G.H.Hardy甚至直截了当的说,年轻人应该去证明定理,老年人就去乖乖写书。“年龄”似乎成了科学的魔咒,无法被打破。但《The Formula》的作者Barabási却得出了不同的结论:“随着年龄下降的不是创造力,而是产量”。

而之所以年轻人更容易出成果,是因为年轻时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可以密集地出作品。虽然做出杰出成果的概率不变(即创造力),但由于作品基数的增加了,自然杰作数量也就增加了。

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好像不大靠谱。产出概率不变,为了增加产出量就提高基数,难道做科学是在买彩票?!某种意义上来讲,完全正确!但凡做过科研的人都知道,做科学不像是在学校学东西。后者是在吸收东西,而前者是在创造没有的东西,更像是在一片沙漠打井挖石油。需要不断地尝试,以及广泛地、系统性的实验和探索。

事实上,很多学科带头人的任务,就是招收一大批的硕士、博士,在他系统性的规划下,每一个硕士生/博士生就是一只探路的小白鼠。他也不知道哪一个方向是对的,于是一人做一个方向,谁的方向有成果了,谁就是对的方向。

而这种方法论,还能引出另外一本书《Becoming a Successful Scientist: Strategic Thinking for Scientific Discovery》。其核心是:做科学,本质就是想法的验证。做很多很多项目,才能验证很多很多想法,才更有可能得到那么一两个重大的发现。

科学如此,商业又何尝不是如此?甚至,直接把上面的”科学“换成”商业/创业“,也毫无违和感。

某种意义上讲,创业团队的唯一使命就是在资金耗尽之前,找到能够被市场承认的商业模式。这个模式就像是做科学时的方向,没有人知道哪条路是对的,只能够做尝试。那么创业团队的差别在哪里呢?相对高明的创业者,会系统性地制定尝试方向,以便做同质化的验证,否则就是在浪费资源。另一个要点是强劲的执行力,如此便能够像做科学的年轻人一般,快速地把探索”基数“给堆上去。

这样的观点,其实不止于科学和商业,即便是有点靠天赋吃饭的艺术领域,亦是如此。陈丹青曾经在某一期访谈节目里聊到,他对于年轻的艺术家的培养方式,就是让他不断地出货、海量地上菜。甭管你的作品是好是坏,给我拼命地出货。这样,当基数到达一定的量级,几乎总是能够从中挑选出几件上层的精品。而这几件精品,便能奠定这个年轻人往后在艺术领域的地位。

所以,按照《The Formula》中的研究结论,要破除”年轻才能高产“的魔咒,无非就是想办法能够继续密集地、持续地出活儿。这可以像村上春树先生学习,有针对性地安排自己的生活,让自己保持充分的锻炼和充足的睡眠,以此来保证自己的高产。又或是像这些学科带头人或者商业巨擘,不是单纯地依靠自己,而是组建起一个团队,利用团队的力量,来保持高额的量产。


近期回顾

硬盘书单 | 1177 BC
有些对手为什么不能被消灭
无人驾驶与房地产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