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技术的难度”来掩盖“产品思路的拙劣”

不要用“技术的难度”来掩盖“产品思路的拙劣”

技术人(或者自以为是技术为主的人)做产品,容易陶醉于技术细节的繁复和困难,从而无法正确评估产品在市场中的价值。特别是你的产品使用了最前沿的技术、攻克了某个领域比较困难的问题时,你很难相信如此打造出来的产品,无法成功、无法受到市场的认可。

而这样的定式思维本身,就注定了产品的创建者对市场缺乏了解、对用户缺乏敬畏,一味地贯彻着“我以为是对的”的东西“世界也必须认为”是对的。

技术,毕竟只是实现产品的手段和工具,它无法代替产品idea的价值,无法代替这个idea为用户带来的价值:能否解决用户的麻烦、让用户成为更好的自己,是一款产品能否走出去、走进他人心里的核心所在。

你必须弄清楚:

  • 你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否是用户的真实痛点所在?
  • 这个痛点的普遍性有多高?
  • 你回答这些问题的依据是什么?
  • 如何能够证明你的回答是客观、理性的,而不是主观、想当然的、拍脑袋式的?

以事实为依旧,以真实数据的反馈来不断地自我调节、自我迭代,是系统性、科学性做实验的基本方法论。Eric Ries在《精益创业》中提出来的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概念,便是这一方法论的经典产物。

MVP的核心概念,是以最低的成本来构建出可以获取用户反馈的产品原型,从而实现:以最小的代价做出最重要的产品方向的调整。这里所隐藏的方法论和价值观是:一个产品的好坏,不是有创造者的个人意志决定的(《现实自有其力量》)。对它的评价,取决于数量庞大的在市场中的消费者,而不是围绕在创造者周围的小样本团体。既如此,你对产品的改进应该基于评价体系的反馈,而评价体系的反馈基于广大用户的真实数据。那么,没有用户的真实数据,就没有有意义的“产品改进”之说。

让人深刻的MVP实践,是Dropbox和多抓鱼的发展历程。Dropbox在网页上放置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功能实现的按钮,作为用户行为数据的统计入口。而多抓鱼仅仅依靠Excel上记录的货物统计,配合着微信群,便将最开始的售卖渠道搭建起来。没有高深繁复的技术,仅仅使用了现成的、手边常见的小工具,便建立起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渠道。伸展出敏锐的触角,将市场的欲望探索得一清二楚。

本质来讲,商业模式的验证,是探讨人与人之间的事情,是对情感纽带、价值取向的检验。将技术的光环躯壳摔碎,回归到人与人之间的互动,理清楚隐藏在人际、人性中的细微敏锐之处,那便是需求与痛点的突破口。

极端的MVP,可以完全借助现有的工具(如图片、文字、视频),配合上开阔的发布平台(如微博、朋友圈、B站、油管),便能探寻出用户的痛点、市场的认同度。这些验证性的工具毫无门槛、人人触手可得,很容易让做技术的人感觉很low,似乎“毫无价值”。

但有意思的便是,正因为把这层“技术价值光环”完全剥去了、似乎人人都能做到,于是你的这个依靠常见工具打造出来的MVP便只剩下最纯粹的产品idea了!剥离了技术的助攻、剥离了技术给自己虚幻的妄自尊大,依靠最纯粹的idea比拼,你能够以控制“单一变量”的方式来完成商业模式、产品idea的验证。就像“教育是你将学校中学到的知识忘记后剩下的东西”,那么产品idea便是将你的产品中繁复的技术细节剥离后剩下的东西。

不要用“技术实现的难度”来掩盖“产品思路的拙劣”。拿“技术门槛”当借口而不愿意做深入的市场思考,其诱惑度堪比“使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修] 王川: 重要的东西, 往往是看不见的》(可点击“阅读原文”)这篇文章的part 5提到一个观点,搞技术的人很像古时候出征的武将,却不懂“文官”们的价值和政治所构建的治国体系。以“技术细节”来包裹自己,但却半点不关心构建出的产品会是以何种姿态在市场中流通,市场又是以何种方式、何种价值体系来接纳新兴产品,同古代的蒙恬、岳飞等名将被莫名其妙干掉,如出一辙。

“The quieter you become the more you are able to hear.”

共勉。


近期回顾

难分辨
注入不确定性
硬盘书单02 | The Formula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