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Q – 2019.11.17

BBQ – 2019.11.17

BBQ – 2019.07.20
BBQ – 2019.05.16
BBQ – 2019.03.10
BBQ – 2019.03.02

1/ 在明确方向的前提下,企业的竞争本质是对人才的竞争。一个组织的兴盛或者衰亡,牢牢关系于构成这个组织的人。而这层笼罩在整个组织中的关系网,就是组织文化。

无论是帝国的衰亡还是企业的溃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可以挽回的。组织衰败的第一步,都是需要将内部有才干的人一个个地撵走。撵走的方式可以是威逼利诱,也可以是奖罚不明。如果做不到这一步,客观地讲,想让一个组织衰败还是挺困难的。特别是,如果这个组织里有一些才干非凡的人。只要有这些人的存在,他们总是能够力挽狂澜,不至于让这个组织衰败下去。

所以,为了能够实现一个组织的彻底衰败,你必须将有能力的人全部剔除,只剩下唯唯诺诺、懂得听话的平庸之人。当这个组织只剩下这些人时,这个组织的衰败也就成为了定局。此时,任何力挽狂澜、锤死挣扎的想法,都只能是一场空。因为,能够做到这些的人,已经消失了。能够做成这些事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亲贤臣、远小人”是维护组织兴衰的常识。当创始人进入飘飘然的境界,又或者是其才干不足以分辨这两类人时,一个组织的命运也就确定了。组织的天花板,就是创始人的能力、眼界。组织中一切规则的建立、赏罚标准、价值观的框架,都是自上而下由创世人建立的。创始人的识人能力,决定了其高管团队的水平。而每一个团队的高管,决定了他下属团队的战斗力和组织形态。而这个一个个的组织形态,都会在最终的产品中一一体现出来。

找人、找钱、找方向,这是掌舵人最重要的职能。放弃这个关乎组织生死的重任,埋首于所谓的、自己并不擅长的技术细节,是在拿技术开脱自己不负责的借口。

2/ 模仿,是学习的第一步。因为无知、因为不知道,所以最实在的做法,是从模仿做起。但模仿不是目的、不是终结,而是一个起点,一个可以走向独立、走向创造、走向自我风格形成的开始。

但如果不断地沉醉于模仿,甚至会因为没有了模仿的对象而惶恐不安,甚至因为你走在了创造性的最前面,而发现没有可以模仿的人而退缩不前,那模仿就不再是走向广阔天地的开始,而是走向想做奴隶而不得。

创造需要不同一般的灵感,创造更需要走在他人前面的勇气。一个不敢创造只敢跟随的人,是一个抹杀自我,只会在模仿他人、成为他人的模式中才会安心的懦夫。

只有自己独行就会焦虑,就会恐惧,甚至恐惧得要提前革掉自己的命,而不顾这件事情本身的价值和影响力。而一旦有了新的市场宠儿、有了新的噪音,即便这个人还在copy你的路,只是换了一种表达形式,便一窝蜂地钻营进去,一股脑地去模仿那个模仿你的人。我不知道这样的模仿,到底是他更拙劣一些,还是你更粗鄙一些。

浮于表面而完全不顾现象背后的本质,甚至没有丝毫的兴趣去探讨清楚,到底是价值的迁移,还是资本的鼓吹,又或者仅仅是运气的眷顾,变一股脑地跟着“现象”群魔乱舞。美其名誉都借鉴借鉴,而实则是在搞一锅大乱炖。产品的水准,不是依靠做加法而是依靠做减法来体现。因为加法意味着你看不懂现象、找不准要害,于是只能一股脑地把可能性全部放在一起,变成四不像的神兽。而减法意味着取舍,意味着你为自己的洞察付出风险,意味着你更加严肃地对待自己的思考和战略。

什么都不想放弃,恰恰反映了你自己在思考上的懒惰。而没有模仿就举步难行,甚至,没有模仿就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如何自立,这不仅是思想上的懒惰,更是尊严上的懒惰。

3/ 人性与历史的复杂性在于,你没有办法通过几个简单的词语堆积来解释清楚一种决策、一项思考。你不得不借助故事的构建和历程的重建,来还原决策的限制、洞察的深邃以及勇气的不易。

小说家,并不是不愿意写思想的深邃,或者制度的凋敝。相反,他们可能正是为了实现对这些抽象的思考给出更为精准的还原,才不得不依靠“故事”的载体,才能将这些思考在某个环境、某个时刻的复杂性,清晰地叙述出来。

人性的复杂、决策的复杂,不是几句干瘪的大道理。这样的高度凝练,只会消解它原本的复杂性和丰富性。而故事,不仅是简单的娱乐,它更是能够精准传递复杂性和丰富度的恰当工具。你不得不依靠故事这项工具,才能够将某个事态还原。正如,你只能通过绘画,才能够将梦中的景象,呈现在世人面前。

掌握了故事的构建,就是掌握了一项重要的、能够表达出由人形成的关系网络的复杂性的重要工具。而不会使用这项工具,就意味着你失去了一种表达方式,无法将内心的细腻,传递给世人,供自己记录、也供他人分享与交流。


近期回顾

直播带货:信息的质量与时效性
构建自己的压力网
如何实现无法企及的巨大目标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