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

无极

视频战争2020》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时长的争夺是更本质上的影响。中国网民一天就6小时上网,一天的时间是零和的,用户拿脚投票,玩游戏、看视频,到底在谁身上花时间这件事非此即彼,此消彼长。失去了时长,就失去了MAU的增长潜力,就失去了会员的增长潜力,就失去了广告收入的Ad loads和填充率,失去收入的溢价能力。

无疑,这是在描述视频战争的惨烈。在零和游戏的规则下,各个公司之间只能进行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肉搏战。

但如果我们的思维再稍微放开一些,其实还能看到另外一番景象:在这个Cyber Age,每个人的学习路径、自我提升路径、自我事业的创立路径上,你的每一天的任务都是在做零和游戏的争夺。你选择了学习coding,就没办法学习finance。你选择了coding中的后端,就没有时间选择前端。你选择了后端的业务开发,就没办法选择中间件的开发。你选择了数据的梳理,就没办法选择高并发工程的深入研究。选择了分布式架构的研究,就没办法选择machine learning算法的学习。每一个细小领域的著作,都是汗牛充栋。选择哪一个领域来做长期耕耘,像极了投资这些视频公司的投资人。

每一个细分项都在向你叫嚷着,我很重要:

  • 没有前端的交互,就没有用户的体验,我难道不重要么?!
  • 没有后端业务的支持,你前端不就是个空架子么,我不重要么?!
  • 没有后端数据的支撑,你的后端业务逻辑有什么用?我不重要么?!
  • 没有machine learning算法的支撑,你这堆数据不就是废物么?我不重要么?!

这还仅仅是在技术领域做讨论,如果把领域撒开来,那这个争论就更有意思了:

  • 技术有什么用?!没有正确的产品观和产品方向,你做的东西都不过是自己的YY。
  • 懂产品思维有啥用,如果你不懂大的宏观经济逻辑和生产力的变革规律,你的产品观恐怕只能停滞不前吧?!
  • 宏观经济趋势算什么?本质不还是权力的竞争么?!如果你不懂politics,看不到体制结构和制度创新的的致命作用,想按照经济规律做发展不也只是纸上谈兵么?!

每一个细分领域都很重要,就像是一条很长的流水线,其坚固程度,取决于这条线上最薄弱的那一环。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它的高光时刻,也有它的时间窗。这几年平淡无奇的环节,或许会在下一个十年变成最重要的突破和趋势。

那么,一个自然的问题便是,我应该选择哪一个环节?我又应该投入到哪里一个环节?

此刻我的回答,不免悲观。在我看来,那些表面上的可以任意挑选,都在深层次中蕴含了你的无法选择。

首先当然是“洞见”的问题。你能够在一个方向上看到多远,在时代发展的规律上推演多远,决定你会投身哪个行业。但事实上,大家的认知水平千差万别。那些一本万利的选项,从来不会被你看到。那些最极品的信息差,不仅会因为你的认知而无法进入你的视野,更是会因为权力阶层的差距,根本就不会流入到普通阶层。

再来当然是经济实力。有些一本万利的游戏,商业逻辑简单、运作机制也不复杂,但就是需要一笔高昂的资金来作为活动资金来打穿整个产业链。又或者,这样的机会不大需要高昂的资金,只是需要一块小小的牌照。但这块牌照,无论你有多少钱,你都拿不到。

再之后,即便你不用考虑认知、不用考虑经济实力,你或者只是单纯的没有时间。你知道新的技术正在涌现,但你日常繁重的搬砖任务,却把你压得喘不过气。你没有时间,也没有经历去进一步地完成自我提升的推进。又或者是,你的日常工作,就是你最重要的训练。但如果你的日常工作没办法涉及你所关注的未来趋势,那么,你的思维、技能成熟度,都将会被死死地陷入其中。

牛X如孟子,也得依靠孟母三迁来改变自己的提升路径。从概率上讲,对于普通人更适用的提升道路,是通过外界环境来影响、倒逼自己的成长,而不是单纯、幼稚地寄希望于自己我驱动力的鞭策(《构建自己的压力网》)。道理虽是如此,但你所面临的选择却半点不会减少。最开头的各细分领域间的争论,依旧无法落下帷幕。

行文至此,我也只是在记录自己的困惑与无奈,并无什么良方可以赐教。只能犬儒地去接受小时候老师的教导:做好手上的事情。这是典型的局部最优策略:这件事能在你手上,那说明你有充分的资源、能力和积累去涉足这个领域。既如此,那就抛弃对方向的辨识(因为有些事,就算你认清楚了,也改变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碾压),精心打磨手上的事情来糊口。至于这件事能否为你踏出一条明亮的道路,那就得看运势和命运了。


近期回顾

战争中的暗线
读《俞军产品方法论》
认知学习 | SeminarT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