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nCoV下的空闲时间

2019-nCoV下的空闲时间

因为2019-nCoV的肆虐,很多人被迫自我隔离在家中。从好的方面讲,这算是被迫休假,正好可以缓一缓平日里紧张的节奏。被迫休假的前几天,大家似乎都还比较惬意。毕竟平日里都是被各种指标逼迫,不得不超负荷工作。所以刚开始的休假,算是补血恢复。等过了这前几日的惬意,无论是网络上还是生活中的周边人,大家开始感到烦闷和坐不住。一天到晚什么都不能干,只能蜷缩在家里,好生无聊。

大家的这个反应,让我突然间意识到,“精神空虚”或者说“精神消费”这个事情其实真的是普遍存在的。这等价于,当繁复枯燥的劳动被自动化取代时,大量空闲出来的时间,成了大家的累赘。我很幸运,因为从事programming的工作,从来也不缺乏可以用作精神消费的材料。Developer有学不完的东西和研究不完的问题。如果单从外表来看,或许developer每日的工作都是在自我隔离。从早到晚就猫在一个房间,坐在屏幕前就耗尽一天。从这个角度讲,“自我隔离”的这几天,只不过是developer日常的一部分罢了。

如同过去的人,大部分时间被消耗在无尽繁琐的家务上,无法腾出时间去思考、去发展科技。当前的重复工作,也占据着创造力的迸发。但同时,重复的工作,也在消解着精神的空虚和对自我的叩问。消灭了重复工作,虽然解放了创造力,却也同时拿掉了抑制精神空虚的砝码。

  • 如果你有想法、有创造力,这样的解放会让你提高自我产出的质量。
  • 而如果你是依靠重复劳动来减轻精神负担,那么这样的解放会让你陷入精神上的疾病:憋闷、抑郁,自我毁灭。

“如何消耗时间,是未来的需求痛点”这句话,在这次自我隔离的时间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验证。或者换句话讲,因为疫情而创造出的大量空闲,出色地模拟了被大量自动化的未来。就当前来看,杀时间的利器集中于娱乐行业:游戏、综艺、电影、电视剧、短视频。稍微看起来“有意义”的方式,或许是提供各种知识付费,通过“学习”来完成“自我提升实现自我麻痹”。

更为精细的杀时间的方式,或许是未来所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是,能够通过杀时间而获取收入养活自己,似乎是必然要实现的新工作形式。而要形成这样的工作形式,势必需要铺设更多的经济脉络和更复杂的商业模式,来支撑起“将空闲套现”的神迹。经济上的相互依靠,需要更细致地被划分。而盈利模式,需要更复杂的设计,来平衡各方的利益,以实现每一方都能在“免费享受”的幻觉中,为另一方输送利益。


近期回顾

无极
战争中的暗线
读《俞军产品方法论》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