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r Meeting Memo | SeminarT

Tyr Meeting Memo | SeminarT

有幸在2020/06/29参与了陈天(Tyr)老师的活动《实验:程序君的私享会,先到先得》,做了一次丰富的zoom meetup。以下是根据我的笔记和记忆,用我自己的方式重新组织/梳理的meetup内容,并添加了一些自己的思考。

内容可能和实际的情景有出入,不能完全代表Tyr老师的本意,姑且当做是我自己的心得笔记,同大家分享。

1/ 互联网创业似乎在一线或者二线城市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除了人才市场)?甚至二线城市的消耗成本还要低一些?

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你认识的人会非常不同,可能性会少很多。在一线城市会碰撞出很多不同的idea。大家想的事情,可能不大一样。

甚至,创业的选址,根本就不该从成本的角度去考虑,而应该根据你所做的业务本身所适合的地方来进行选址。

2/ 疫情可能会对当前的形势有非常巨大的影响和改变。特别是远程办公。

3/ “成本”不一定是考虑去哪个地方的主要因素,而是你做得事情本身在哪个地方更具有优势才是你的选择标准。

4/ 你需要想清楚未来想做的事情。比如,未来视频领域可能有很大很大的发展空间。

教育,现在和未来的线上教育有什么不同?能够有哪些服务。一对一有什么服务,线下车子坏了,有什么线上视频服务。

你看好的行业,现在有什么问题,有哪些机会,有哪些未满足的需求。

5/ 选择自己有passion的领域,还是选择商业前景较好的领域?

「商业前景较好」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无法判断的事情。例如把B站放到10年前来看,那简直就是不务正业的小破站。

所以,当这件事情无法实现时,跟随你的passion是一条更加切合实际的路线。

更何况,创业是一项极限运动,很多大佬都表示过,那简直不是人干的事情,是畜生干的事情。那么,对于这样一项极限运动,如果你没有passion、不是自己内心的诉求,大概率讲,你是不可能坚持下去的。

6/ 比如「弹幕」这种产品形式,不仅仅是将观看者和创作者连接起来,甚至是实现了对一个作品的共同创造。

是否还有可能创造同样效果的产品形态?是否能够在别的场景,创造出「弹幕」这样的产品形式?

7/ 再比如,剪视频这件事,添加字幕是一件非常费时费力的事情。如果你能让这件事情变得高效,如果你能让其他行业的类似的环节变得高效,是否都是可以细分切入的点?

也许就会发现某个技术点确实没人做,你需要评估自己是否可以去解决。

8/ 技术这条路肯定不是灰暗的。还是有很多很多值得我们挖掘的技术,关键是要找对方向。

有了这个方向感之后再去研究里面涉及的技术,就会非常有激情。

带着问题去学习技术,其效率才是最高的。

9/ 可能你已经在里面做了很多的思考,只是需要一个认可的第三方来给你的思考确认一下。

所以,我觉得在你还没有想到idea的方向投入之前,你可能需要多花一点时间在方向上去思考。

可能不光是思考,你还需要去看你感兴趣的行业。假设有好几个行业,你需要去做对比、做分析,尽可能地去网上找各种各样的资料,找行业的产品去研究。从产品的视角、用户的视角、行业的视角,来研究这些材料,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

10/ 另外还需要强调的是,在创业初期还是要想办法赚钱,无论是从本职业务去赚钱,还是像Airbnb的初期那样通过别的方式来补贴赚钱,都要保证公司有足够的基本收入来维持正常的基本运行。

很多非常有想法、非常有潜力的idea,就是因为不重视保障基本收益,从而无法长期投入、无法打持久战,进而就死在了半路上。非常可惜。

11/ 作为技术leader,首要的就是技术要能服众,能够做出正确的技术决策,在团队中建立的一定的影响力。

比如说,当团队中出现空缺的时候,你的老板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你,团队中的其他成员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你。那么,成为技术leader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你要有具备技术主心骨的影响力。

12/ 你的技术需要是最好的,或者有那么一两个跟你差不多好,但你的影响力要比其他人好很多。

影响力是个很微妙的事情,它是散落在日常中的每一个碎片:

  • 做很多讲座来提高自己的影响力。
  • 做很多很漂亮的feature来提高影响力。
  • 通过日常跟大家的关系来提高影响力。
  • 通过自己的担当:比如产品出现了问题,没人去做,而你能够挺身而出勇于去做。

这些都能够建立你的影响力,同时能够让团队信服你的做事方式。

如果你担任的这个leader职位,还需要去管理薪资,就还需要很多的软技能,例如在不同场景下,同不同的人沟通的能力。跟不同部门,例如产品、运营、销售、市场部门如何交流,如何建立这些沟通的能力。

13/ 当你进入leader这个role的时候,团队中面临的所有问题,可能都是你的问题。就像一块拼图,如果团队的人占据了80%,剩下的20%就需要你无条件地将它覆盖。

例如,如果你的合伙人是负责销售,那么作为技术合伙人的你,从产品的规划、运营、开发、部署、测试等等,都需要你自己来cover。

对于一个技术团队也是这样。整个团队需要的能力是一个圈,当前的成员能够覆盖整个圈的一部分,剩下的所有部分都需要你来填充。比如整个团队有技术A、B、C、D,而突然负责D的同事离职了。那么在培养或者招聘到技术D的人员之前,你就需要cover这部分。特别是,对于线上bug的修复和正常代码的维护。

所以管理团队其实一个很苦的过程,需要去锻炼、去思考在哪些场景下突然某个位置出现了空缺,你是否还能让这个团队继续运转。

大部分的中国员工如果他干得不爽了,他不会去找老板倾诉,他会直接去市场上找机会,当offer拿到了他再跟你谈离职。所以当他跟你谈的时候,就已经为时已晚,或者你需要付出极高的代价,才能挽留他。但这时候你有需要平衡这个代价是否值得,是否会影响团队中其它成员的心理。

所以你平时就得思考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居安思危,把这些问题处理在萌芽之中。

  • 如果你只是一个开发者,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
  • 当你有志于成为一个leader的时候,你需要考虑对更多的人负责。
  • 当你成为一个管理者的时候,你一定是要对整个团队的人负责。你还要对你的兄弟团队负责、对你的老板负责。
  • 你可能还需要向上管理,管理老板的期望和时间表,为你的团队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和资源做很多事情。
  • 或者说当你的团队做出了很多事情的时候,能够把这个成果暴露给大家,能够扩大团队的影响力。

这些可能就是你成为developer的时候就需要逐步考虑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最开始提到的,技术上一定要服众,把你的技术影响力做出来,让大家觉得你是当仁不让的。其它的能力都可以逐步在过程中锻炼。

14/ 从初级工程师开始,所有的人最基本的底线都应该是把事情做好。

只不过,初级工程师可能需要在别人的指导下,可以逐步把这个事情做好。

中级工程师,能够独立完成开发任务,能够指导初级工程师,并且有一定的主动性。很多事情并不是上面push下来的,而是他自己看到系统中有什么问题,就主动去解决。甚至,团队中有什么问题、流程中有什么问题,哪些可以自动化,都主动去发现和解决。我觉得大部分工作了两三年之后,基本上都落在这个范畴里面。

对于高级工程师,对于全局要有一个全局的把控。知识本身是有足够的广度,也有足够的深度。

  • 因为有足够的广度,所以在解决问题时,能够快速找到合适的、能够参考的方案。
  • 因为他有足够的深度,他在一些特定的问题上能给出非常资深的建议。

这样的人是需要「架构」和「驾驭」比较复杂的系统的能力:

  • 所谓「架构」就是从0到1,可以独立构建出需要的复杂系统。
  • 所谓「架构」就是随便扔给你一个复杂的系统,你能够很好的维护和发展它。能够理清楚它的脉络,能够带领初级和中级工程师把这个系统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一个健康的团队,可能中间的人要占到百分之六七十,初级的话占到百分之二三十,高级的占到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

在大公司里,有很多光鲜的title,但很可能是因为呆的时间足够久,或者是赶上公司快速发展的好时候。虽然title上去了,但可能大部人还是处在中级工程师的水平,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级工程师。

对于像创业公司,有一到两个高级工程师就足够足够了。因为创业公司要构建的系统的不会那么多,也不会那么复杂。那么,有一个高级工程师就基本上是整个公司的核心骨干。一般来讲,那个人就是作为合伙人的你自己。

15/ 会因为什么原因加入一家公司?

两个点,人和事。首先跟他一起工作是一个非常开心的状态。无论在性格上还是方向上,大家都能够互补。

事上面的话,我喜欢的、有前景的、我自己愿意去投入精力的。

  • 比如有人找我去做一个传统行业方面的事情,我可能有初级的兴趣,但更可能不是太愿意往这个方向继续走。对于这些事本身,我可能就没那么感兴趣。
  • 还比如说有一些不那么传统的,比较fashion的如AI、自动驾驶,我有非常巨大的兴趣,但我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去做那样的东西,或者说我不是合适的人选。这样的事情我也会拒绝。

回到这个人。首先和这个人打交道会感觉比较靠谱,会切合我的价值观。三观不合的话,那肯定是不相为谋。

还有就是他要有一些点让我觉得敬佩。比如我自己在商业上就有很多很多不足的地方,在技术和产品上还算不错,你需要对自己做这样一个剖析。在找合伙人的时候会着重关注,彼此的长短板是否恰好能互相弥补。但同时,如果完全离得太远也不好,他们可能在沟通上会有巨大的障碍,他们很可能沟通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16/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为加密数字货币/区块链项目筹措资金的常用方式)这件事本身可能就是错的。

用个类比,走到IPO之前,会经历A、B、C、D轮的融资。每一轮融资都有每一轮融资的问题,于是公司就能做出更加明智的调整,才能拿到下一轮的融资。它给了创业公司足够的时间、阶段来调整公司的方向,来提升公司的能力。这是一个健康的成长方式。

而ICO就相当于跨过中间的A、B、C、D轮,直接到IPO。那么公司很可能还没有调整到正确的方向,也还没有生长出合适的能力,结果就被推上了战场。这是不健康的成长方式。

我们做创业的应该知道:我们做事情A的时候,我做着做着发现里面好多的路是不通的。于是我们会慢慢地把它迭代成一个B。

但是ICO的币董不管这些,就是想让你实现白皮书上的东西。这个就非常不合理。

17/ 不管你的工作有多忙,你都需要花时间去照顾你的家人、照顾你家人的情感。这一块可能每个人都需要被照顾到,无论是你的孩子还是你的太太。多去感激对方的付出,因为很可能这些付出你是看不到的。

你需要花足够多有意义的时间。比如说和孩子玩儿的时候,孩子在旁边,但手里还拿着电脑做事情。你以那种状态陪伴他一个小时,还不如认认真真陪伴他10分钟有效。

家庭吃饭的时候,可以和孩子聊很多很多有趣的问题,通过这些来增强一个家庭的连接。

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可能你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就会越多。你也需要做大量的学习,看很多关于学习和教育方面的书。

但不光是孩子,也不要忽略另一半情感上的需求。尤其女人是需要倾诉的,你要有意识地成为那个被倾诉的垃圾桶。当她倒垃圾的时候,你要有意识地、不加评判地去听、去认同,不管好的坏的。她可能仅仅就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入口。


近期回顾

道德与资源配置
金融市场与资源配置优化
一个vanity人的本分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