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20200601

Notes 20200601

1、预测事物的未来,永远是困难的,甚至可以直接等价为不可实现的。

2、我们需要理清我们的目标:想要做的是在一些列的致命的随机事件中保护好自己,而不是预测随机性事件。

3、所以,比起做不可能实现的“预测”,不如让自己保持一种不会被随机性伤害的结构,甚至这种结构还会因为随机性而受益,即“反脆弱性”的结构。

4、于是问题变成了,什么样的结构,是反脆弱的,我们应该如何为自己构建一个反脆弱的结构。

5、大自然是一位出色的反脆弱玩家,“自然选择”所秉持的规则非常简单,通过基因结合的随机性与外在环境的随机性,创造出足够丰富的异质基因库。通过生老病死快速淘汰掉不合适的部分。

6、也即是,源源不断地提供“随机组合”,并根据“当前实践反馈”延续随机组合中的某一个分支。

7、所以,你并不需要押注正确,你只需要保障自己可以一直押注,并且每次能够以不同的方式押注。8、从这个角度讲,评价自己今天为自己的“进化”做出多少贡献的量化标准是:我今天尝试了多少种不同的错误。以此为标准的话,我们可能长期处在停滞不前的状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