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Q – 2020.06.18

BBQ – 2020.06.18

1/ 可能只有真正做过牵头人的人,也即是能够有权利全权控制一个组织时,才能体会到所谓的创始人的核心要素:找钱、找人、找方向。

印象中见过的一个最理想的创始人,就是根据在学校中做的兴趣项目,无意中被其它广告商所重视、愿意投资,进而他继续加码、毕业继续深耕这一块的业务。虽说没有做到多了不起,但比起其它那些骗子一般的项目,已经不知道强上多少倍了。

从与他的接触来看,他并没有多么高强的个人能力。优点也有,但还不至于让我产生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

当时为了虚心求教,并没有刻意思考的一件事情是,既然他的能力如此一般/平凡,为什么可以做到这里?无疑我心中肯定是不甘的,但为什么自己做不成?

能解释的就是纯银这里谈到的,对于「市场脉搏」的把握,并不一定是靠努力、辛勤换来的。你当然可以说也许这是天赋使然,但是,有的人的敏锐度,其实正是源自于上学期间的「不务正业」,这些非主流的「不务正业」成就了他在商业上、市场中的「正业」。

当然,还会有其他的问题,比如「运气」。你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深入钻研一个领域。学倒是学透了,但最终发现这个市场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潜在的巨大未来,此时,你该何去何从?

而有些人,就是单纯依靠自己的兴趣、依靠自己的“游手好闲”歪打正着地触及到了一个拥有巨大市场潜力的领域,甚至是像“抖音”那般凭空创造出来一个十亿级用户量级的市场,你又该如何解释?对这些人来讲,当然有辛劳、有付出,但如果这样比较这两样,那些在创业生死线挣扎的人,不是会多得多吗?!

路行至此,你便只能归结为命运、归集为你的历史经验、归集为你的“游手好闲”是否恰好同当前时代/当前境遇的市场相匹配。如果匹配上了,那么在疯狂的用户基数下,其它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2/ 谈论痛点都应失去了意义,依靠“综合判断”来形成一套面向大数量级用户群、符合产品长期利益的解决方案。这里面存在了太多的模糊性和尺度的把握,你无法构建一套方法论来精细地区分那个尺度叫做合适、那个尺度叫做过犹不及。

长期耕耘于一个领域而没有收获,你得自己判断,是不是这个市场本身不具备产出大量用户群的实力,是不是自己的基因无法在这个方向纵横沙场。还是说,这其实是一个应该再坚持一下的行业?

没有统一的方法论给你一个屡试不爽的判断标准。这是生活中的模糊性、不确定性,一切都是未知、不可知,只能归结为命运。就像,“生鲜行业”的从业者不会预料到在2020年会出现全球疫情这波神助攻。

既如此,其实心态可以放得平和一些,对自己的feeling可以更关注一些。因为不可控的就是不可控的,倒不如在真正能花到力气、能够兜底的一些事情上多花一些功夫,至少,能够为你去冒险之前做好足够的兜底工作。

回忆起来,自己按照数学的思维追逐了太久的极端理性化、结构化。进入CS领域,让自己得以逐步摆脱「绝对正确」这个枷锁。可CS还是太过确定的领域,是商业和这几年的沉浮漂泊,让我逐渐意识到、深刻地明白「结构化」、按照优质的「规划」来安排事情,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甚至,对这些“确定性”和“结构化”的追求,会成为另一把枷锁,蒙住你的双眼去追寻一些徒劳的、不可控的目标。

例如想要依靠规划、逻辑、理性分析来实现创业的成功、实现财富上的巨大回报,这就是一种「我执」和「徒劳」。无疑上述提到的这些东西都具备助攻buff的作用,但核心上并不是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它们只是一些统计规律。创业的成功和财富上的巨大回报,其所依靠的不确定性,远比你想象中的巨大。当然,这样的体会与理解,要亲自做过一把手、经历过全权控制一个组织(哪怕很小)、在市场上穷尽自身所有技能寻找新方向的人才能体会。

而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认知,但却又把运用「确定性」追求「不确定性」当做了自己一生的目标,那你很可能只能收获错位的悲剧,而不是幸福感/满足感/成就感。你会感觉,自己在经年累月地朝着不知道在哪里的幽灵挥舞拳头,疲乏而空洞、惶惶不可终日。

能做的,就是主动摆脱「确定性/结构化」的枷锁,重新修正好自己的认知、修正自己的预期与目标。你要分清楚,哪些追求需要淡定地听天由命,而哪些追求应该不姑息自己的懒惰时时鞭策自己。判断错了追求目标的属性,只能为自己打造出一套纯24K杯具。

想在「不确定性」的市场中主动获取巨大收益,那只能是天方夜谭。你稍微、稍微、稍微能控制的,也就是拼命延长一点“下牌桌”的时间。而实现这个目标的关键就两条:1、不要参与会让你出局的事件,无论回报有多高。2、学会做一名优秀的墙头草。而如果你还想妄图为自己争取一些获取巨大收益的可能性,那就在补充一条:3、多去押注一些不会让自己出局的高风险事件。

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做一颗优秀的「墙头草」是面对不确定性的重要品质。因为对于追求「确定性/结构化」的人来讲,一切东西都应该被实现安排到位,不可能存在中途变卦倒戈的情景。而一旦出现了(「不确定性」的世界当然是常常出现),他们就会陷入深深的自责和反思。而我们知道,这些意外的事件本来就不是可预料的,于是越是反思就越是无法得出理性的结论,其下场便是:要么自己过分地自责于是一蹶不振;要么是过分地去剖析随机意外事件,在无意义的自我反思与自责中走火入魔。

而一颗优秀的墙头草就不同了,他们不会因为“厄运”而陷入自怨自艾的一蹶不振,也不会陷入因“无法掌控”带来的强烈不安全感,他们只会以矫健的身姿敏锐地顺势倒戈、调整自己。这可以勉强算是墙头草们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吧,永远打不死、用调整自己和顺势而为来代替自怜自哀。

当然,你要看清楚上面这三条事件,貌似有方法论、有结构化的标准,而事实上,每一条都是类似于玄学的佛语,如何实施、如何运用、如何判断、如何决策,那都是各自的悟性和命运。归根结底,也是说了当白说。Hmmmmm,这就是「不确定性」的味道啦。


近期回顾

BBQ – 2020.06.13
答过去自己的问:出题人弄错标准答案的考试是否不公平
创造力、随机误差和系统治理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