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贪婪的无聊叨念

关于贪婪的无聊叨念

为什么赚更多的钱?为了家人的幸福?什么是幸福?给他们一大笔钱,可以让他们不劳而获就叫幸福吗?

可是,这不就是资本家把人养废的惯常做法吗?那,为什么要把这种让人变成废物的做法施加在你的家人身上?

这几个问题涉及到了对人生意义的根本拷问,特别是在这个物欲横流、资本为王的世界里的灵魂拷问。

大家都想变得富有、都想有钞票。因为钞票是一切资源的抽象之物。有了钞票,仿佛就有了一切的资源,于是想要更多的“占有资源”的权力,想要有这个权力。

这样的设计体制之下,其实只剩下贪婪和欲望,本质上是在存量资源市场的抢夺能力。但人类作为万物之灵,其核心在于拥有“创造增量”的能力。本来,对资源做抽象的金钱本身,是为了方便创新更容易地发生。但现在,随着主流价值观的坍塌,虐夺资源而不是创造资源,变成了主旋律。

金融最主要的作用是资源调节,即将资源适配到最适合的地方。但现在的情形是,大家并不把“能够提高资源的利用率”作为分配资源的标准,而是把“掠夺资源的能力”作为分配资源的标准。

这么说,或许有些自以为是,肯定会有人说,“都无法掠夺到资源,还谈什么利用资源?”但现在的情形还更为复杂。大家并非没有资源,而是不断地想要「更多的资源」。根本不在意已经到手的资源如何被利用,而是永不满足,想要更多的资源。大家从来不考虑,为什么需要更多的资源,就是为了掌控更多的资源而占有更多的资源罢了。

这样的思维方式,同动物无异,同古代封建帝国主义下的观念无异。明明已经感受到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但大家却不愿意投入到更为艰辛的开创性工作之中,而是牢牢地紧盯如何掠夺他人的资源,如何更轻松地获取更多的资源。最好是能够不劳而获。

如果你有什么必须完成的使命而拼命地掠夺资源,这或许还情有可原,毕竟,你占有这些资源是有需求的。但当前,大部分人仅仅是为了占有而占有资源。占有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将来可以不劳而获,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都可以不劳而获。而不劳而获的生活方式,同被圈养的猪狗无异,就是不断地围绕着吃喝拉撒的日常反复行事。而比猪狗更加危害巨大的是,这些人不仅要自己不劳而获,而且还要霸占自己使用不到的资源。也即是,即便这些资源已经可以让自己不劳而获了,但却还嫌不够,还想要更多、更多,永不满足。

到达这一步,这些人就已经成为了「贪婪」的化生,为了贪婪而贪婪。人的精神,就是在这样的贪婪中逐步丧失、黯淡无光。人类精神的光辉,是在无数的辛勤劳作和开创中,不断地发展和创建出不曾存在之物,这是作为万物之灵的光辉所在。

当期的时代,明明是从未有过的物质繁荣的鼎盛时期。但精神上,却痛苦、消沉、绝望得堪比战乱时期。赚了一万元的羡慕赚了2万元的,赚了2万元的羡慕赚了100万元的。赚了100万元的羡慕刚毕业就赚了100万元的。刚毕业就赚了100万元的,羡慕碌碌无为就赚了1000万元的。大家互相张贴着「上进」「拼搏」的标语,彼此在内心默默比拼的是谁更接近不劳而获,谁能更轻松地赚到更多的钱。这样的想法,像极了学生时代比拼智商的学习作风:依靠努力取得好成绩的人,从来不受吹捧;唯有那些吊儿郎当、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取得不错成绩的人,才是大家心目中的“榜样”。

成为无限的掠夺者,就是成为一个系统中的黑洞。所有资源都被这个黑洞吞噬,而从来不会反哺这个系统。这样的掠夺者受到的“天谴”,源自于系统本身对系统破坏者的免疫能力。海量资源的掌控者,能否继续维持这一身份的一个关键是:这些资源是否会因为在这个人的掌控之下,发挥了更高效的作用来发展和建设这个系统本身。如果资源仅仅是被掌控者所冻结(霸占),那么其结果只会使系统本身丧失更多发展和进化的可能性。长此以往,系统本身的免疫系统就必须发挥作用,这个「资源黑洞」消失,否则这个系统就必然会被这个黑洞分崩离析。

稻盛和夫在《活法》中所宣扬的:要做正确的事(正直、不贪心、不能只顾自己),要心存善念,要畏惧神明,即是对系统免疫规律的阐释。贪婪、只顾自己、不愿意工作,所有这些都只会让人们所处的系统走向坍塌和毁灭。人类的历史,是一部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存量系统规律的发展史。当人们不再热衷于发展、建设、创新,人类所在的系统变化逐步退化为动物世界的生存系统:接受存量系统的限制规律,通过彼此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来让整个种族停滞不前。在漫长的停滞不前之下,任凭自然界的其它规律鞭笞、坍缩。

无限贪婪的游戏,是一场愚蠢的存量掠夺游戏。在物欲横流的消费主义洗脑之下,大家只懂得如何掠夺得更多、占有得更多。大家会因为掠夺少了而暗自神伤,会因为掠夺得比别人辛苦而焦躁不已,会因为看到有更年轻的人掠夺得和自己差不多而咬牙切齿、愤恨不已。大家已经变成了「贪婪」的奴隶和傀儡,被洗脑得只剩下「消费」这一意识形态。我们或许嘲笑过历史中那些为了虚无缥缈的culture所构筑的意识加锁的人,嘲笑他们为何如此愚蠢地执着于一个概念,而完全不顾生活中那么其他的五彩缤纷。而如今看看自身,不也是被一个叫做消费、贪婪的概念,把自己的生活掏空得一干二净,容不下其他任何「生活的行为」,只允许「掠夺」这一行为的存在吗?!


近期回顾

将“利益最大化”用于指导企业是肤浅的
乐观不等同于幼稚的鸡汤,悲观不意味着正确的理性
简单的事和容易的事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26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