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非得做第一?

为什么非得做第一?

不知何时开始,创业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成为巨头、成为第一,垄断行业、颠覆世界,否则,似乎这件事就不值得去做。但如果细究起来,这样的想法是何其怪异、疯狂。

「市场经济」下的商业人士,都在想尽一切办法来实现「反市场化」:垄断。明明得益于市场化的自由,却各自追求着毁掉这份包容度与百花齐放,恨不得这个自由只有自己可以享用,以最为专治和独裁的方式,统一行业、统一商业。

自由市场经济下的创业者,喜欢用自由民主的口号批判政府、批判组织,可自己又向往做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前者是用军队和武器来实现镇压,而后者使用「既得利益」或者「预支利益」/「phantom benefit」来让他人无路可走。

满嘴的仁义道德、自由民主,践行的是各种霸道与专制。尤其是以「行业第一」「行业巨头」为目标的商业活动。都想管控更大的范围、有更强的管控手段,恨不得把整个地区变成由自己说了算的计划经济。这样的“野心”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忘记了曾经无数的历史都在证明,这样的计划,只能是一厢情愿。

这样的逻辑扭曲和复杂关系的相互恶化,或者就是对「疯狂」的最好诠释。而成为巨头和行业第一,正是这样的「疯狂」想法。

它就像是为了吃饭而吃饭,让你忘记初衷、忘记生活、忘记人生,只知道「要更多」、只知道无尽的「贪婪」,一味地往前冲,像个傻x一样。

甚至,当你的向前冲本身就是在自毁根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时,你都无法清楚意识到(使用市场来做反市场化),那,这样的追求是为了什么呢?

表面上好像获得了更多的财富,可是,按照这样扭曲逻辑获取的财富根本无法长久,于是你必须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来稳住这样的「浮沙」。

于是,你的生活就演变成了:你的「决策」不是为了减少更多的决策,而是造成了「更多决策」的产生,就像维系一个谎言必然要求更多的谎言的投入,实在是疯狂至极。

在这样的疯狂举措下:无法获得财富让你很挫败;获得了财富会让你更挫败,因为你必须使用更多的「扭曲逻辑」来维护「扭曲逻辑造就的财富」,你必须「撒更多的谎」,来维护现有的谎言所铸造的成就。

或许,创业也可以有别的方向与目标。

并不追求一统天下,而是追求市场的多样性、可能性。不是以成为行业的领头羊为目的,而是创造出一家公司,能够按照正确的价值观和理念,创造出能够自给自足的产品与服务,让其不断地流传下去。

做正确的事,必然属于小众。这也就天然决定了你不能以行业第一为目标。你若能够打造出一个企业、一番文化,让正确的曙光可以自给自足地活下去,就已经是功德一件。而这样的事情,必然不能统治所有人(垄断行业),因为你要的就是所有人不被统治。

由于是小的公司、小的产品、且不以行业第一为目标,于是你可以摆脱很多疯狂的行为。你可以打造更为精简的团队,也就2、3人,让团队按照正确的逻辑和规划去做事,为团队中的每件事情赋予正确的价值观,且容易达成团队的目标:生存。

以这样的方式所构建的团队,可以继续推出多款不同行业的、以生存为目标的产品。每一件产品,或许都只能产出打工人一般的薪水。但由于你有多款产品,自然也能过得相对不错。况且,这些产品横跨多个行业,彼此之间风险互补,就能创造更为健壮的收入结构。

曾经困惑过,如果已经有一样产品存在于市场中,是否还有相应的价值去打造同样的、但侧重点却不同的产品。特别是,这样一款产品是由巨头统领,你根本毫无希望将其取代。如果是按照成为巨头的思路,这样的东西当然没有半分价值。但如果以小而美、仅追求生存的方式来考虑,这样的产品和公司,其意义非凡。能够为市场提供多一种选项,能够让正确的价值观的星火继续留存,即是对人类边界与底线的捍卫。

  • 段永平曾经在一个活动中反问过如下几个问题:我为什么要把公司做大?大公司就是好吗?公司好不好是大不大来决定的吗?
  • JetBrain仅有3位创始人创立,且拒绝风险投资,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营收来自给自足,以保证自己可以集中于富有创意的开发工作,而不是被投资人的疯狂干扰。
  • hacker news上有一则comment是这样的:「我加入的由风险投资支持的创业公司越多,我就越意识到:风险投资家不是为企业增值,而是从企业那里吸走所有价值。」

做公司亦如做人。你创办的公司践行着你认同的人生信条、且能自给自足,这本身就是一件乐事。既如此,干嘛要让“更多的盈利”来把自己人生的乐趣给终止掉呢?利益本该是服务于自己人生价值的实现。可当你所做的事情,已经在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时,再去追求过分的利益,岂不是本末倒置?


近期回顾

富贵荣华一场空
应对「变化」与「徒劳」
冷遇的训练价值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