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关于 Taleb 的「随机性」

Memo:关于 Taleb 的「随机性」

1/ 一个可能反人性的投资策略是:不是去寻找那些大概率可以赚钱的生意,而是去寻找那些大概率会赔钱的生意(因此你需要控制自己的损失比例),可一旦没有发生赔钱的事件,却会给你带来极大回报的生意。

因此,你需要做的是将钱分成很多分,能够让你多次地扔到这样不同的赔钱生意中去。

但这种押注「逆向黑天鹅」的事件,很有可能同不断地「买彩票」相混淆。因为从数字上讲,不断地购买彩票,也是不断地在投入损失有限而收益无限的逆向黑天鹅事件。是的,「买彩票」其实也是「逆向黑天鹅」事件,只要你买的不是太多的话。

但这里的一个巨大区别是,你需要进一步去挖掘,你所做的「押注」是纯随机事件,还是一项「情绪共识」的脆弱事件。「买彩票」本身是一项极端客观的纯随机事件,这种事件的均值高度确定,并不是一个好的押注对象。

真正好的押注对象,除了它本身的赌注结构必须是「逆向黑天鹅」以外,还需要它的「随机分布」建立在更为脆弱的逻辑上,如:情绪共识,而非掷骰子、买彩票那样的客观的、不受主观影响的刚性逻辑事件。

你永远只应在他人情绪错误的时候开始交易,而在开始交易之前,你必须确保自己真正弄清楚了交易背后的内部细节,你得知道你买的是什么。你的「理性正确」,并非来自于你的「感觉」,你需要的是像警方办案、律师辩护一般,它必须有且只能来自于「证据」。你想押注一项错误的「情绪共识」,这没问题,那么请先给出详细而系统的「论据说明」,而不是你的「想当然」。

这种注重「论据」的步骤,当然是「程序正确」而不是「结果正确」的做事方式。当现实的情绪共识错得更厉害了,你不仅不会恐慌,反而会加大投入,这份自信,一定不是源自于你坐在办公室里的 YY,不是你对上帝或者对某种「理念」的顶礼膜拜。此时你需要的是行动起来,挽起袖子 do the dirty work。你需要更深入地去搜集信息、挖掘更底层的真相。

这意味,即便你已经有了很多的「沉没成本」的投入,你的「不恐慌反而进一步抄底」也不应该源自于这种惯性操作、也不该源自于你在心理上不得不保持的前后逻辑的一致性。对于真正的「求真求实」来讲,进一步的投入依旧是一次新的投资,你需要重新去搜集、挖掘、梳理相关的市政信息。你需要的是更多的 ground dirty work,而不是被你「之前的投资决策」所绑架。

你可以有任何天马行空和大胆的想象,但是,请给出相关的实证证据,请以实实在在的具体论证作为基石,而不是空想,也不是「沉没成本」的束缚,更不是「前后决策一致」的情绪绑架。

2/ 考虑平行世界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其实是在考虑你评判一项决策「成败」的标准是什么。

如果你同意:要说一项决策是成功的,那么它就必须经得起千百次重复试验的考验,那么,去考虑同一项决策在千万个平行世界可能存在的可能性,就是一个必然推论。

而同时,你也一定会同意,只拿出「当前世界已经发生的事件」这一种可能性来评判一项决策的「成败」,也显然是极为不恰当的。

而如果同意上述讨论,也就必然会同意:你无法以现实的成败论英雄,你只能凭借形而上的「推理」、根据千千万万个平行世界所发生的「可能性」来评判一项决策的好坏。

「随机性」和「愚蠢的均值回归」,即便是弄明白了「正确的决策不等于正确的结果」,即便你知道你的决策在千万个平行世界中能够取得绝大多数的胜利,但却在「当前现实」这其中「一种结果」中得到了小概率的失败或者平庸无奇,你也不得不面对周围人的嘲讽与指手画脚。

周围人的「以成败论英雄」、「问果不问因」的标准,以及施加于你的言论和控诉,代表了 nature mother 隐形的「均值回归」的巨大力量,强制性地将你拖入泥潭、回归均值、不得反身。

更要命的是,你可以因为孤傲而屏蔽绝大部分人,却往往难以抵御自我的孤寂而向一部分人倾诉取暖。但「均值回归」的力量却弥漫于任何一个角落,特别是你期望网开一面的角落,它会在这里,给你心理上最沉重和最致命的一击。

明知以对方的能力和三观无法理解你想分享的材料、你想表达的观点,为什么还是要执着地去分享呢?是因为还抱有一丝能够劝服对方的天真想法吗?还是自己无法承受思想上的独处,非得找个人来沟通与交流吗?这是病,得治。交流不了的人,不交流就好。有好东西却无人分享,那么,让它以文字的形式自然被记录就好,没必要 1v1 地找个人细致交流。

这或许是对抗均值就意味着走向孤寂的必然结果。

3/ 大部分忽略小概率事件发生的人,恰恰是对「概率论」一知半解的人。他们因为自己懂得分布的集中趋势和均值位置,而忽略 fat tail 的存在,甚至只承认 fat tail 的事件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者认为如果发生了 fat tail 的事件,这就证明了世界存在的不合理性。

但他们忽略了那个古老的 professor 教授统计的例子,professor 让班里的人随机地去构建一组数字,而 professor 总是能以大概率猜到这串数字。而原因就是因为,学生会下意识地抛弃那些小概率发生的数字串,例如连续的 9 个 1、连续 10 个 6,于是构建出来的总是前后不同的数字序列。这本身就违背了「随机事件」的属性:剔除了本应存在的小概率事件。

4/ 投资反应的是自我理解 / 应对现实不确定性、应对人世无常的成长。

当你无法像一个人传达理性的投资、逐渐成长的方法论时,要么是因为这个人缺乏智慧、难以反思;要么是因为对方还未遇到过能够影响他生命进程的无常、还未感受过不确定性的巨大杀伤力。于是,视一切应对无常的机制为绊脚石,视风险控制为保守、腐朽、妨碍他快速成长的拖累。

在反复不断的尝试与实操中,无常终究会以平静的微笑给你最致命的一击,让你知道,你应对无常的实力,到底有几斤几两。

5/ 「赔钱」一定是投资所伴随的常态,这是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谁要是对这一点有所怀疑,认为自己可以凭借某种神奇的方法论做到永不赔钱,那么他一定是在自欺欺人。

于是,进入投资前一定需要做的事情是,你允许自己「陪多少」?或者说,你能接受多大的损失?首先给出这个清晰的底线,然后再去寻找在这个底线之上,能够获利最多的方式。而不是反过来,先找寻能够获利最多的方式,再尝试说服自己这是自己可以接受的损失底线。

但这一条,非常难以做到,特别是在投资的顺风顺水期。甚至,你这一次做到了,能否让下一次做到,这都很成问题。唯一可能的出路或许只有通过「不二」的方式去思考清楚你所追求的「金钱之上」的东西是什么。如果你的目标仅有金钱,对不起,你永远无法消解,你永远只能在「强」与「弱」的概念中挣扎,直到你情绪和人性的随机性失控。

6/ 由于「随机性」的存在,市场的疯狂和不确定性能够以你难以想象的方式去扭曲、去同现实背道而驰。你以为某种愚蠢的方式只会持续 1 年,但事实可能是,这种愚蠢的方式将会持续 10 年!10 年的疯狂、10 年的非理性繁荣、10 年与真正的理性背道而驰!

然而,你无法控制市场,你也无法去猜透「非理性」,你永远只能坚守「理性」。可如何才能挺过如此漫长的非理性时期?那只能依靠「安全边际」。你只能去押注你能承受的损失,让这部分的押注经受各种压力的测试,挺过艰难的时期。而如果你动用了影响你的生活 / 生存的资金去做押注,那么,没有人能够挺得住这样的巨大压力。

是的,由此而来的一个残酷事实是,「投资」只能占据你资产的一小部分,你只能用你身家性命的一小部分去做投资,你无法 all in。这对于很多期望通过投资而实现一夜暴富的人来讲,显得是多么的乏味和无趣。

但现实就是这样,现实就是这样的无趣和无聊。现实不只是会奖励辛勤劳作的人,现实还会大量奖励那些踩到狗屎运的人,现实还会奖励那些天生丽质、出生优质家庭自己却毫无头脑的人,现实还会因为随机性的存在而不断地给予正确决策以错误的结果甚至是巨额的亏损,而给予错误的决策以优良的回报。

世界的规则,并非按照我们的想象而运转,而投资所能给予你的回报也只能基于你资产的小比例投入。如果非得说有什么巨大的回报,那可能只有期待漫长的持续小比例投入的指数增长,而这需要运气。

现实就是如此的蛮横无理且枯燥,但这不妨碍我们自己去定义我们的人生目标,不妨碍我们去追求金钱之上的东西。投资只是辅助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生活本身,生命的乐趣、养分、享受与体会是源自于我们的生活,而不是源自于辅助生活的工具。这也注定了,投资终究只能是生活的一小部分。而有意思的是,一旦你想清楚了这一点,一旦把「工具」从「目标」中分离出来,你反而能更加从容地将投资、不确定性、生活这几件事做得更好。


近期回顾

简评:「货币」概念的不同引入方式
简评:「移动互联网」与「传统互联网」的不同到底是哪里不同
简评:「商业模型」与「财务报表」的辩证统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