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主宰市场

谁在主宰市场

Who leads the market?

小时候我时常在想,那些引领时尚的公司真是可恶,你说要卖这一个款式的衣服,大家就得跟风模仿,你说要卖那一个款式的鞋子,大家就得屁颠屁颠地跟风吹捧。我 tmd 才不要当跟风者,我要当那个可以定义规则的领头羊!

我同时又在想,就算我要当一名跟风者,我也要当得比其他的跟风者更出色。这些跟风者多傻啊,为啥不紧追时尚前沿的公司,把它们的产品线都逐个模仿呢?如果消费者不买呢?哈哈哈,那是因为消费者的信息还比较滞后,他们最终会像逃不出地球引力的苹果一样,乖乖地回到我这超前模仿的款式上来。

这样的看法当然幼稚可笑,但如果认真研究一番,上述看法也不是全无道理。但这种看法依托一个大前提,就是你如何理解 who leads the market 这个问题。

与之相似的看法是,在金融市场中,我要跟庄家、我要跟政策,是监管机构定义了股市的价格(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半年前的一条新闻,有老百姓因为股市下跌而在监管机构门口举横幅抗议……)

我们太容易想当然地认为有一个类似于上帝的 rule maker 来决定市场的走向,而完全忽略了市场就是由你我组成的。而市场的价格和趋势就是你我自身做出的每一次选择而产生各种回音效应(索罗斯叫它反身性)。

如果市场当前的领头羊真能决定市场的走势、决定大众的喜好和消费落脚点,那么,这些领头羊的公司又怎么可能会死去呢?它必然是最先知晓、也最能透彻赚钱的那一位,又怎么可能被其他对手干掉?

而真实的历史是,伟大的公司极其稀少,能够存活超过 10 年的公司已属不易,能够跨越百年的公司简直堪称奇迹。每个时代时间节点的、以为会出色伟大的公司,几乎都会在下一个十年内走向衰退。即便是那些站稳脚跟的伟大公司,也无一不在居安思危地研究市场、研发更富创意的产品和服务。

who leads the market?

如果将对一个国家的统治也看作是市场、将“民意”看作是“产品/服务需求”、将历代王朝看作是一家家的公司,如果按照一开始的逻辑是领头羊来决定市场、决定民意,那又怎么可能有王朝更迭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江湖/江山/市场/不过你我之间。当你看到某家公司的某款产品/服务能够突然获得激烈的增长时,请放弃自己心中的 ego,不要用怨怼的态度去批判这家公司、批判这款产品和服务,然后念念自语道:不过是用了 xxx 这样的卑鄙手段在诓骗大家罢了。

事实上,你远远「高估」了这些公司的能量,他们根本没办法主观地让市场听从他们的指挥,连当前市场的带头大哥都做不到,更何况这些突然出现的草芥浮萍?但从结果上讲,它们又确实做到了数据上的激烈增长,又该如何解释呢?

显然,是因为他们做的某件事情符合了市场在当前时间的当前情景下的某个「规则」。但他们并不是「规则」的制定者,他们只是规则(它在以不同的保质期发生着动态的变化)的发现者。真正的制定者,不是某个个体,而是群体,一个由你我所组成的群体。我们每个个体对这个群体既是重要的(毕竟由我们构成),又是不重要的(我们掀不起什么浪花,连带头大哥都不能擅自定义如何掀起浪花的规则)。

我们应该将「用户激增」看作是一个线索,一个探索更深层次的「市场的当前时代、特定场景的规则是什么,这些规则能够持续多久」的线头。而不是纠结于对产生这个线索/指标数字的公司的评判。这家公司不重要,它只是「规则」的代理人(不是 aaX,就是 bbX 或 ccX),重要的是透过这个代理人返过去看到「规则」本身是什么。

如果说得玄幻一点,就有点类似于宗教故事的剧情:当你遇到某个难关、某个坎儿的时候,不要抱怨这件糟糕的事情本身,而是要去领会上帝的意图。上帝只是派遣了一位代理人(难关、困难、试炼)来告诉你它的意图。你应该暂时忽略苦难带给你的挫败感,而更加虔诚地去揣摩出上帝的良苦用心。

对应到市场即是,不要被高增长公司很 low 的吃相所绊住了,先放一放对这很 low 吃相的批判和鞭笞,冷静下来去体会一下市场想要告诉你的「当前规则」是什么。


P.S.:最近因工作调整变得越来越没有时间写公众号,只来得及用微博的形式记录日常的流水账(包括吐槽和纷繁的思绪)。

(之所以不将这些零碎的东西以公众号的形式发布,是因为我对 GeekArtT 这个公众号有一些自己的要求,至少要尽可能地做到以自己满意的程度系统性地阐述某个 topic。而如果某个方向仅仅是刚刚有点初步的想法,我可能会继续沉淀和思考一段时间,待时机和想法更为成熟后再转换为一篇公众号文章。)

表面上看,流水账没什么太大价值,更何况在学生时代就被语文老师不断地教导千万不要写流水账(虽然翻看鲁迅的日记发现大部分都是流水账……)

但,时光飞逝,当大段大段的时间在记忆中不明所以地消失时,日常的流水账就变得意义非凡。

而记录生活流水账最舒服的姿势,或许就是像一个神经病一样将脑海中的意识流一个接一个地记录下来,前言不搭后语(所谓「意识流」不就是这么的毫无逻辑、前后断层么,史上著名的意识流小说都能为其证明)。

不必关心这一条讲述的什么,当然也不必关心它的前一条和后一条会讲述什么,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许一连串的思考之后就是一连串的生活琐事,中间还要穿插一些吐槽、抱怨、恶趣味,who knows? And who cares?

记录流水账的过程,就是在往树洞里拼命扔东西的过程。真爽!如果有对这个承载神经病式吐槽的树洞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微博 kid551。


近期回顾

读书笔记:The Undoing Project
流水落花
「决策的好坏」应该以什么样的「视角」来评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