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与创造:chaos is the ladder

混乱与创造:chaos is the ladder

1/ 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忍耐过程的不完美和粗糙。我们不是一下子到了目的地 C,而是先通过疯狂地膨胀 A,再通过竞争、淘汰、清理而衰落到 B,最后在 A 与 B 的反复波动中形成了 C。

2/ 要做成一件大事,其路径不是在一开始就避开很多的陷阱、扼杀人性的贪欲,而是一个先放任其野蛮生长、再对其做治理的过程,就如「石头汤」的故事一样,如我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一样。

为了促进自主积极性,你需要把地方财政的自由度放到最大,中央只是少量获取一点点分成。等到经济成果明显好转,再重新制定分成规则、迫使地方做出新的创新。

(由此视角,你应该随时去检视自己的事业到底处于「时势」的哪个阶段。没有永远的暴利,暴利只被允许存在于新生事物的野蛮生长期。当混乱的局面逐步稳定下来时,对应的行业也就该功成身退、为未来的新生事物让出道路、让出资源。完成了历史使命的行业、个人,必将会被天地不仁的客观规律清场出局。)

如果你想拉动一个地方的经济,又不愿意承担一开始野蛮生长的代价,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你没办法一开始就做到最好,就像素描也需要在一开始画出很多最终不会出现的辅助线。你没办法绕过「脚手架」而建成最后的房子。

不要总是避开坑,有些弯路是避免不了的;不要总是抗拒麻烦,有些麻烦就是「成事」的脚手架;不要逃避混沌和混乱,有些混乱是促成最后有序发展的前提。

在《权力的游戏》中,小指头曾说到:chaos is the ladder。

诚如是哉。

3/ 总想着解决问题是不行的,更关键的是探索出新的「机会」和新的「方向」。总是去「抹杀混乱」是没有意义的、以此去评价一家公司也是没有意义的。只要能借助混乱抓到新的发展机会、促成新的增长,一定时期的混乱并不可怕,等到站稳了脚跟再去解决这个混乱就行了。

理科生的强迫症会让人混淆什么是手段、什么是目的。我们总想干净清爽、总是抗拒混乱与麻烦、总想把麻烦和可能出现的繁琐扼杀在摇篮之中。

但,我们的目的不是在追求「不混乱」,而是在追求新的「增长」和「发展机会
。为了实现发展和抓住新的机会,允许一定程度、一段时间的混乱与麻烦是没有问题的。而不是反过来,为了不麻烦、不混乱,宁可放弃新机会的开创与探索。

创新者,应该拥有西西弗斯的精神,可以为了创新、为了新的机遇而不厌其烦地「创造麻烦」和「解决麻烦」、不厌其烦地「创造混乱」和「治理混乱」。

我们太容易把这件事做反:为了一劳永逸地不再麻烦、不再混乱,不知不觉地也就放弃了所有潜在的机会。

虽然你会说我不可能为了怕麻烦而放弃机会,但当你在消灭麻烦、消灭混乱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扼杀了机会的苗头。

我们需要时刻地梳理自己的初衷:我们要的是创新、发展和增长,而不是「不混乱」/「不麻烦」。

4/ 改革开放如此、拼多多如此、天道里的丁元英也如此:为了探讨什么是个人主义精神放弃弱势文化,就需要引起麻烦、引起争论,再迫使大家去解决争论。

某种意义上讲,引入「麻烦」和「冲突」,就是在逼迫你全神贯注地调动所有「精力」和「资源」去攻克某个问题,「麻烦」和「混乱」是后者的催化剂,没有这个催化剂,所有的行动都无法展开、所有的争论都留于表面。只有引入了麻烦和争论才能引起切肤之痛,才能真正地把一件大事促成。

不是避开麻烦和混乱,而是利用它们,主动地将它们变成「成事」的脚手架。

5/ 市场经济的核心是允许物竞天择的淘汰机制。但要让这个「淘汰」机制发挥作用的大前提是:你要有东西可以淘汰。这意味着,如果你不允许多样性、非理性的存在,你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淘汰,因为你拿到的东西就只是同一类别的东西。

「理性」不应用于微观的把控,而应该用于宏观的调节和筛选,对微观不仅要允许甚至还要鼓励非理性、多样性。每一个非理性都有自己的历史使命,有的充当的是陪练,而有的充当的是时代节点的承载者。但即便是时代节点的承载者,它也有它的历史使命,只能在特定时期展露头角。当你完成了这一部分的历史节点转折的使命后,你又会被新的非理性的时代节点承载者所淘汰。

(如同 VC 的投资,你的微观必须是非理性的,因为时代节点的独角兽它必然是「非理性的淘汰结果」,而不是「理性的推理衍生」。

所以当你的微观游戏的参与者只是理性游戏的构建者时,这本身就意味着它在宏观上不可能诞生出独角兽。

你只有构建一个大游戏去允许非理性、允许多样性之间的各种厮杀,你才能够筛选出或者说冒出独角兽。)

这种不断被你「看不懂的非理性者」淘汰的机制,是市场经济的核心所在。你看不懂是必然的,因为它必然是非理性、非常规的结果,这是你必须接受的进化规律。

6/ 你没办法只要金子而不要沙子,你必须得经历「先获得沙子」再「筛选出金子」的过程。

你想要独角兽就必须先接受疯子,疯子和天才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是同生同灭的,片面地只要一端,正是犯了“分别心”的毛病,没有做到真正的「不二」。

你要先弄来一批疯子,才能在里面筛选出天才。同样的,你必须先弄来一堆混乱,才能在其中找到你想要的 alpha。


近期回顾

分析与预测
谁在主宰市场
读书笔记:The Undoing Projec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