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功和 bluff risk

无用功和 bluff risk

“将问题扼杀在摇篮中”和“规避百分之百的损失”本是深谋远虑的全局考虑,但如果习惯性地践行这两项原则,又会在不知不觉间对这些原则坚持得越来越极端/苛刻,便会习惯性地规避存在“无效精力/资源”的开销,就会习惯性地放弃任何“不确定性”的投入(无论代价多小),就会无意识地关闭正向黑天鹅的可能性。

对风险的「相对性/绝对性」的不加区分,容易造成「投入决策」的错误判断。做一件事情,如果存在较大「全部损失这笔投资」的可能性,那么在“规避无效消耗”和“治未病”的视角下,这件事甚至不该被开始。

但如果这件事的「100% 绝对损失」是可接受的、且能够带来无限可能性,那么,同样类型的事情,即便会不断地变成“无用功”,也应该被不断地开展、执行。

因为可能变为无用功、因为不断地被过往历史证明是无用功、因为担心该笔投入百分之百的损失,从而压根儿不开始同样类型的、绝对风险可控的事情,是断送无限收益可能性的错误决策。

有时候,决策的复杂性来自于无法果敢地让「最坏的可控情况」发生,从而不断地挣扎于「复杂的可能性」和「间接关闭的潜在高额收益」。但事实上,允许「最坏的事情发生了便发生就好」,反而可以极大地减少决策分支、并积极地酝酿正向黑天鹅的结构诞生。

例如,对于 startup 来讲,几乎所有的尝试都面临着血本无归的风险,每个垂死挣扎的 idea 都面临着让团队奋力拼杀做无用功的挫败与沮丧。又或者是,当你想逐步转型为一个经营者、不得不开始自己开拓业务/订单时,面临着全盘皆输、一事无成的可能性。

但如果你的长久布局能够让每一次单一尝试的全部亏损都限制在可控范围内,那么,失败便失败吧、无用功便无用功吧,它并不影响概率的结构、不该作为停止尝试的理由。这些在「比例」上是全盘皆输、在「绝对值」上是可控损失的 bluff risk,会极大地削弱激进尝试的 motivation。但它只是打着“治未病、将问题扼杀于摇篮中”的正当旗号的 bluff risk,并不具备实质性的威胁,反而阻碍了正向黑天鹅的发生。

A new flag:多做无用功。


近期回顾

利之所出/利益冲突:margin of safety 的精湛分析
等待
BBQ – 2022.08.2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