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与一劳永逸

西西弗斯与一劳永逸

所谓害怕麻烦,或者不愿意做一些徒劳的尝试,其「不愿意」可能体现为“害怕付出了没有回报”,或者是付出了之后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在时间的腐蚀下,你不得不周而复始地解决同样的问题,像西西弗斯一般不断地忍受「循环」的无间地狱式的折磨。特别是对于计算机/数学领域的人来讲,不断地解决重复问题简直就是对专业能力和做事标准的一种践踏。

想来,西西弗斯的神话精准地描述了「轮回」带来的透不过气的恐惧:没有新的可能性,没有可延展的希望,永远在同样的地方止步不前。不仅如此,还让你不断地承担同样的重负,不断地摧毁你艰辛付出后的成果,让这种「功亏一篑」「永不超生」的挫败和沮丧不间断地折磨你。如此场景,想想都能让人背后一身冷汗。

但越是想象的恐惧,就越会放大它的杀伤力。对「循环重复劳动」的过分恐惧,会造成对「一劳永逸」的偏执追求:既会忘记去仔细评估「循环重复劳动」同其他替代行为的成本比对,也会简化式地对凡是不满足「一劳永逸」条件的事情都粗暴拒绝。长此以往,大脑就会进一步简化为:直接在做事情前就产生强烈的抗拒心理,抑制一切提起劲头的冲动。毕竟如此就能更好地节省身体消耗:反正做了也是白做,推上去的石头反正还会掉落下来,直接不动不就好了么(例如,小到做家务卫生,大到维护市场需求的改变,追踪国家民意的动向,都会有徒劳的无力感)。实在是遇到了不得不做、带有重复劳动可能性的事情,便会为了「一劳永逸」这个目标或对应解决方案不计成本,仿佛一切方案的代价都不如「无法一劳永逸」来得巨大。

这种对西西弗斯神话的过度恐慌,如同任何过度的情绪/恐惧一般,会直接导致大脑理性正常判断的失灵。且不说将一切「西西弗斯式的任务」的成本都无脑地算作无穷大是多么荒谬,西西弗斯式的任务本身就是真实生活的一个隐喻。面对人生中的一个个问题,理想中的做事过程是:算无遗策、防微杜渐、将问题扼杀在摇篮中,打造出一艘固若金汤的战舰,一帆风顺地漂洋过海。而真实的做事过程却往往是:无论如何谋划,总会出现意料之外的问题,打造出来的船不是这里漏水就是那里漏水。但还得继续航行,于是在“摁下葫芦起来瓢”的持续“解决问题-爆发问题”的循环中,以动态稳定的方式前行。

想让真实生活中的事情不出问题是不可能的,这是徒劳的妄念。而企图「将问题发生的数量控制到最低」也并非天然绝对正确的,毕竟这种「绝对防御」必然伴随绝对高昂的控制成本。事实上,这里的问题是:西西弗斯式的“解决问题-爆发问题”本身不应该是一个值得困扰的问题,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成事」,是让船前行到达彼岸。就像投资,「持有体验」其实不该是值得关心的问题,「是否获利」才是。但往往大众更愿意为了更好的「持有体验」而宁可失去更好的获利机会,甚至为了更好的体验而情愿承担巨额的损失。

为了避免西西弗斯式的任务、为了追求一劳永逸,而忘记真正的目的是成事/到达彼岸,是典型的本末倒置。更何况,对「一劳永逸」的偏执追求本身就是「否认无常」的妄念,是无法直面「现实真相」的逃避。而一旦能承认这样的本末倒置,也就能逐步意识到:西西弗斯式的任务本身有可能会提供一种更为廉价的、成本可控的探索可能性的绝佳方式。甚至,一下子涌现一大堆问题也不是那么可怕,即便是你无法一次性全部解决,只要你抓大放小的解决效率能够让船继续航行、让成本在可控范围,那就同 chaos 和光同尘、同一大堆 risk 近距离共处。

对「一劳永逸」偏执追求的另一个变种形式是对「程序正确」的执着追求:对一切不符合程序正确、不符合方法论正确的事情持否定态度,对这件事的细节做进一步深入了解毫无兴致。对「程序正确」的过分执着,往往会导致忽略和不屑于去关心「输入正确」的行为和动作,总认为是无用功、因并非「全局最优」而高傲地漠视「局部高效」。这就像是过分追求「二阶导数大于零」,而完全忽略、不屑于去做「一阶导数为正」的增长事件,白白浪费了积累收益的机会。

过分关注高效性(极端地,关注的是「高效的高效性」),过分去追求一劳永逸,其结果就是什么也做不了。绝大部分时候,手中的事情都不会那么完美、都需要耗费一大段前期的无用功。但如果因此就放弃对这些事情的投入和坚持、完全逃避「去琐碎但风险可控的问题中」挣扎,则会一事无成、止步不前。

这些「挣扎」当然烦人、当然不是全局最优、当然不是二阶导数大于零,但它足以产生一定的收益、足以给出一些「一阶导数大于零」的增长,然后集腋成裘、逐步壮大。

很多时候,对「完美」的追求会不知不觉间变成「逃避麻烦、逃避前期无用功的投入、逃避处理琐碎问题」的借口。更关键的是,这些繁琐小问题的处理所能带来的潜在收益、所允许的正向黑天鹅的可能性的收益,会远远大于“因为追求完美而什么都不做”所带来的「精力节省收益」。

拥抱徒劳、拥抱循环、拥抱无间地狱,只要收益可以大过成本、只要事情可以被做成、目标可以被实现,就无所谓啦。


近期回顾

无用功和 bluff risk
利之所出/利益冲突:margin of safety 的精湛分析
等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