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ing的定价

thinking的定价

黄峥在自己公众号的最新文章《把“资本主义”倒过来》谈到了一个相当有趣的想法。他从“保险”是资本主义的极致出发,讨论了“保险”是另一种加剧贫富差距的工具。于是他想到,能不能反过来,让穷人也向富人出售保险,从而让财富的再分配倒过来。紧接着,他举了一个自己构想的例子:如果穷人在夏天就制定了冬天要购买一件羽绒服的计划,那么,抱有同样想法的几千人便可以凑到一起,向工厂(也即是资方)出售自己的这份意愿。这就等同于让工厂花一部分钱,购买了“未来生产确定性”的这样一份保险。

如果只是单纯地研究这个例子,或许在商业上并不见得出彩。它无非是打通生产的B端和消费的C端,压缩调中间商,从而实现终端到终端的贸易结构。那么,一大堆的新词汇,如“智能物流、共享经济、信息平台”都可以借用过来,描述上面的这种商业结构。

我真正感兴趣并让我惊讶不已的,则是“出售意愿”这个想法。回顾我们的生活日常,不断地充斥着市场无常充满不确定性、人生无常充满不确定性、有不确定性就有价值就有空间。事实上,有价值的是不确定性吗?No,如同《做一名「技术掮客」去变现自己的技术》所讨论的,自古以来最有效的套利方式都是“信息差”。而信息差的一个极致,便是把不确定性转换为确定性,通过售卖“消弭不确定性”来获取暴利。

可是,这样的理论探讨,从来都是只懂其原理,不懂该如何应用。又或是,其应用场景仅存在于各个领域的高层间,根本没有基层平民老百姓的事儿。

再扯远一点,为什么硕士、博士出入社会,其盈利能力比不上那些高中生、普通学校的本科生?一般的论调当然是,学校学的都是理论,无法实用,不懂人情世故、不懂社会结构,只是动理论能有什么用呢?可硕士、博士们,也确确实实地付出了大把的心血和努力,并且这些努力和付出是有屏障的,并不是抓来一个人就能够干这份事情。从稀缺性的角度讲,他们应该是有价值的。可为什么无法盈利?

我得出的结论是,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知识的ATM机,无法取款。你掌握的理论,如果恰好是当前市场所需,那么,这台ATM机其实是已经造好了等着你。而如果当前市场不需要,对不起,你要么取不出钱,要么就是需要造一台ATM机,也即是开辟出一个能够贩卖你的学识的市场来。

以上两条讨论归结到一起便是:出售精神产物是一件极其不容易、又极其重要的事情,你该如何去贩卖的你的精神产物?又如何将这样虚无缥缈的thinking做定价、做产品化、做市场化?

如果抱着这样的思考,再去看待黄峥所举出的例子,你便会惊讶得合不拢嘴。他其实已经构想出了一份草图,去为“生活意愿”这样一个虚拟的想法,或者根本就不是想法而仅仅是一个“念头”,构建出了一套商模式、一件产品,去为这个thinking做定价、做市场化。更可怕的是,他所构想出来的这个产品,并没有硬性屏障仅限于某个领域的高层或者专业人士。这个产品,可以泛化到任何一个普通老百姓,从而一劳永逸式地为拥有某个“念头”的所有人,提供了一个货币化、市场化自己thinking的途径。

那么由此我们再跳出来反思,对于这么一个普通的“购买念头”,它有这么一个商业草图,来做定价、做市场化。那么,大量的其它精神产物呢?如之前提到的学识、对某个东西或领域具备的特殊见解、对某个人的特殊看法、对某个现象或行为的自然反应,这些东西可以被定价吗?可以被市场化吗?可以被产品化吗?

随着物质生活和资本市场的高度发达,物语、肉欲都可以极为容易地被满足后,精神是不是成了显而易见的必争之地?而且,换个角度想,人之所以为人、你之所以是你,其决定性的是你的便是你的thinking。当人的体力、劳力、肉体在各个时代被充分定价交易后,thinking这块最后的领地,是不是必然会被侵蚀和掠夺呢?

黄峥在《财经》小晚(宋玮)的采访里有这么一段对话:

《财经》: 最近思考最多是什么?

黄峥:我最近在想,物质消费的性价比容易衡量,但精神消费的性价比怎么来衡量?这个我还没搞懂。

显然,他在不由自主地探索这方面的事情。

或许你会将,刚过去或者还在持续的知识付费经济,如微信公众号、罗振宇的《得到》、极客邦的《极客时间》不就是在做这些事吗?但我以为,这些都只是开始,或者,从工业级的角度来看,这些模式相比于黄峥所构建出来的商业草图来讲,都只是文人的自嗨,还算不得工业级的重型生产。为什么?因为这些知识付费需要消费者有一定的品味和见识,它不由自主地建立起了一个屏障,屹立在各个不同阶层之间。而这样的影响,还不足以改变整个社会的结构、运作方式和生产方式。

可你回过头去看黄峥的“出售意愿”这个例子,竟然对人群没有半点区分。从产品的适用范围来讲,这才是工业级的能够横扫一片人的重型武器。而我所理解的能够对thinking做市场化、做定价的产品,该有这样的横扫千军的颠覆。它能够通过提供“市场化、产品化任何一个普通人的精神产物”这个方式,来深刻地改变整个社会的运作方式和生产方式。在这样的时代,最没有用或者最贫穷的人,就是没有自己的想法、偏见可以贩卖的人。

 

 

 

近期回顾

这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吗
网络传输与加密 (2)
不是不屑,而是自保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VIP赞赏专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