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

至暗时刻

棋至中局,一切戛然而止。又一个至暗时刻悄然到来,在你的每一寸领地将你逼得满地找牙。你用尽在此之前的所有技巧、经验,得来的只是更为深邃的茫然和徒劳。仿佛置身于一口村边的深井,在静谧中用所有的黑暗将你逼到无处可逃也无处喧嚣,有的只是冷峻严肃的步步紧逼。

至暗时刻最可怕的,不是环境的残酷和悲壮,而是让你失去冷静像疯子一般在绝境中徒劳地消耗自己的体力。各种理由、借口和情绪,像是决堤的黄河水泛滥四方。可这样的泛滥,会带走太多的能量。不知不觉中,你为自己掘开了坟墓,紧接着又把自己扔进其中,填满最后一抔黄土。

这是至暗时刻,每一个瞬间,都庞大得来让你看不到它的身影。但却又被它暗中操控,让自己为自己写下崩坏的乐章。

幽暗之中,总有人可以绝处逢生,把这份黑暗当作成长的养料,为自己的涅槃重生铺开前进的道路。

像Linus那样,在无数个昼夜交替中不断重复着与机器的械斗。唯一的武器是自己的头脑和手中敲入的代码,缠斗数月,收获的不过是一点光标可以在显示器上成功地闪烁。比起如今的编码世界,Linus攀登圣山时的工具无疑简陋太多。既没有酷炫快速的计算机,也没有各种代码的generator,每一行代码都是纯手工打造。

命令行的世界里,就是那片巨大的黑暗。你看不见自己的敌人,也无法对它嘶吼、喊叫。只是一片静谧的黑暗在你的面前,对你步步紧逼。你要做的,如同在数学世界一般,不断地在头脑里调兵遣将,将每一个细节分解到极致、分析到极致。定义是什么?动机是什么?一个个牢实的问题才能积攒起一点看得过去的防御线。你不可以直接跨过这些概念的理解,想要依靠手中快速的键盘敲击,妄图让它的表达远远地超越大脑的步调。任你跑得多快、愤懑有多恨,那张黑色的屏幕会用所有的黑暗将你阻挡不前。无论你如何嘶吼、喊叫、甚至将显示器扔到地上,它不会吐露一个字眼去抱怨或是与你辩论。它会用最厚重的沉默向你表明:no way until you really understand。

这样的训练,同数学有着惊人的、一致的、冷峻的美。你动弹不得、无法自欺,每一寸的欢喜、悲伤、前进、退让,都直白得不用辩解。一切都被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你自己面前、你的伙伴面前、任何一个人的面前。你过不去,在你没有完成相应的积累之前。至暗时刻,便是这样的存在。既是泥沼也是炼钢炉,所有的奇淫巧技都将在这里消失,只剩下最为纯粹的徒手拼杀。快速的键盘没有用、牛逼的操作系统没有用、酷炫的机器没有用,唯有你真正意义上前进,方能够在黑暗中显露出你想要的代码输出。

为了拿到这最后时刻的荣耀,你必须做好足够的工事,精致的脚手架、细心设计的探索图,以及你那颗冷静而敏锐的头脑。你不可以对着键盘一顿猛敲,妄图用自己的手速来移动shell中无穷无尽的字符。你必须捡起你抛弃了无数次的vim,再一次提起一口真气,再一次去探秘它的本质和设计,不断地去冲击自己的潜力,用更高一层的理解,去真正地理解琐屑的意思,期待再一次的鱼跃龙门。不妄想,在静谧的黑暗面前,将所有的浮夸和虚妄都卸下,以原始的生命之力,开始又一次的搏斗和厮杀。

每一次的至暗时刻,都是一次脱胎换骨的筛选和挑战。那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东西,会在这样的时刻,展现出自己本质的千斤之重。在没有吃透算法和设计之前,那些潦草写就的代码不过是一堆无趣的加密符号。可当你被逼到无处可逃的角落,不得不在唯一幸存的角落发挥极致的追求时,每一个密码文般的字符,会一笔一笔地刻进你的大脑、你的肌肉以及你的心脏。这样的时刻,如同Linus当年无视四季春秋的更迭,不是你想要全神贯注或者专心致志,而是,黑暗笼罩了你的所有,恐惧裹挟了你的全部,你能做的只是在黑暗中疯狂地战斗。空间和时间被置换到了认知之外的地方。想要出去回到那个平常的世界,就必须突破你眼前那个什么也不会吐露的黑色屏幕。时光飞驰、空间消失、一切感知从你的身体里消失,只剩下至暗时刻的缠斗、缠斗,缠斗到你有足够的实力突破这层屏障。如同被困于悬崖峭壁的习武者,在大自然面前毫无办法,唯一的出路是悟出新的武道绝学。没有否则,没有空隙,所有在悬崖峭壁的时间都被用来突破自我、打碎自我。致密的压力让你没有任何的空隙停歇、也没有任何的漏洞可钻。狠狠地逼透自己所有的虚妄,让原始的生命直蹦出窍。

欢迎来到,至暗时刻,品尝艳丽的绝望,逼出生命的真相。

 

 

 

近期回顾

代号vangogh
不幻想不乱撞
Google Developer Days in China 2018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