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家突然变low了吗?

是大家突然变low了吗?

按照梁宁老师的一个用户画像模型,可以把用户群分为三类:大明、笨笨和小闲。

  • 大明用户的购物过程,就像是男士去买衬衣,非常明确自己的需求,直接走到商店,快速完成购物行为。
  • 笨笨用户的行为,像女士去购买衣服。接连逛了20几个商场,最后以购买了一顶帽子结束。
  • 小闲用户有大把的不值钱的时间,需要一个产品或服务,能够快速开心地把这些多余的时间打发、消耗掉。他需要的是不断地有让人沉醉的东西去塞满自己的大脑。

头条、抖音的崛起,本质上是在对标“小闲用户”。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怎么用户一下子变得来low了?怎么一下子那么多人去关注那些没有价值的娱乐八卦了?怎么互联网的风向一下子就同步到了“娱乐至死”这个频段?

我想给出的一个解释是:这是互联网红利结束、同质化激烈竞争的后果。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生产端和消费端都出现了野蛮疯长。在以前,上网冲浪这件事情,只会发生在精英阶层,又或是高校学生群。于是,整个互联网其实就是一个精英圈,那么当然的,在这个圈子里最值钱的产品就是提高效率、解决精神价值输出的问题。

可是,到了近些年,互联网企业都纷纷被逼到三四线城市去发展业务和增量。为什么?因为红利没有了,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基本上都已经饱和了,哪里来的增长量?于是,有更大潜在用户群的三四线城市,就成了目标。

头条和抖音这类产品,便是顺应了这个“势”,通过满足新的主流人群而不是旧的主流人群,来实现自己的指数级增长。而没有看懂用户“人群构成”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的传统互联网企业,就只能嘲笑和抨击头条、讽抖音的low和无良,进而自己走向淘汰和死亡。

这些数量占比最多的三四线用户群,其特征标签不是大明、不是笨笨,而是有大量时间需要被打发的小闲。三四线的消费重点,是需要是有一种有趣的方式去消耗多余的时间。于是,在很多精英阶层看来不可思议的被洗脑、被灌输的产品,莫名奇妙地开始走红。因为它迎合的不再是曾经占据互联网主流的精英阶层的诉求,而是互联网新兴主流的诉求。

所以,不是原有的互联网用户突然变了质,而是整个互联网的用户构成突然变了样,那些原有互联网用户变成了小众,而如今新入住的互联网新移民变成了大众。进而,如果你无法满足这部分新主流的核心诉求,你就会倒下、会被挤兑、会被淘汰,即便是你在追求更为正确和理性的事情。但,市场的人群构成已经不一样了,你的那些“正确”便没有了兜售的对象。

这便是,你很可能没有犯业务上的错误,在打法上也中规中矩,但由于你没有意识到自己服务的对象、业务板块所在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所以就死掉了。

 

 

近期回顾

至暗时刻
代号vangogh
不幻想不乱撞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