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与你何干

未来已来,与你何干

不经意间看公众号,才发现今天原来是中本聪发布bitcoin白皮书十周年的日子,不禁感慨万千。倒不是对bitcoin有多大的理解或者崇拜,而是因为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的信息、又逼迫着思考了很多东西,终于开始将某些“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领域,逐渐地转变为成“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状态。当然,bitcoin肯定算其中一个。

听说过和真正的理解,其实相隔了好远。就像“盲人摸象”和“刻舟求剑”这两个词,虽然已经知道、认识、背诵它们有一二十年了,可真正理解它们却是最近的事情。两个成语尚且如此,更何况“未来”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未来的虚无缥缈,是挑战也是机遇。对于既得利益的大团体来讲,它是挑战。因为随时可能被乱拳打死老师傅,随时可能被一波不入流的小团队推到。对于什么都没有的年轻人,它是唯一的稻草。你永远不可能在已知的东西上和既得利益者较量。

“当代中国社会的文化基础是:对消费主义和商业文明的推崇,个性解放,个体对生活不断进阶和获得成功的向往。”这是每一个焦躁的年轻人、受挫的中年人不愿承认却又一直在践行的进行时文化。

在这样的共识下,身边会层出不穷各种妖魔鬼怪,真的可以感觉到“贫穷”(这个贫穷,是物质和精神上的double kill)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它们既包含精英阶层跨越到未来的真知灼见,也包含别有用心的傻X们跟风炒作的无耻无下限。而作为凡人的你,几乎无法鉴别。于是,“安贫乐道、努力总是会有回报的”便会成为类似于宗教轮回的自然安慰剂。

小的时候,我是一个相当听话,特别是听老师话的学生。原因无它,无非是像尽可能地去从老师那里获得奖赏。认真学习、遵守纪律,然后期望各种好事都会自然而然地降临到自己身上。因为,我知道我真的很努力地在成为老师的好学生。

但我并没有因此得到我想要的好事情。学校运动会上,惊讶的发现原来有同班同学在赛场上挥洒汗水;在全国创新大赛结束时,赫然看到一群身边的人提名在榜;在出国交换的故事分享时,惊讶地看到认识的人侃侃而谈。没有一个位置,自动地落到了我的头上。

难道,我敢期望,只要勤勤恳恳地工作、任劳任怨地付出,就会有不太差的运气降临在我的身上,让我从鸡窝里飞出去变成凤凰么?

不期望被上天眷顾,是弱者的自觉。

所以我不敢把筹码压在努力之后的眷顾上,我只能自觉性地把自己往还未到来或者已经到来却看不见的荒地上驱赶。同是未知,才能尽可能地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创新者的窘境》里提到的颠覆式的创新,是弱者们的指南。你技不如人、天资平庸,无法做出开拓性的东西?没事,不怕,你还可以干一件很low的事情,就是把大师们的杰作不断地简化和草根化,像拼多多之于天猫,PC机之于大型机,Android山寨机之于iPhone。在大师们过度创新的屋檐下,捡起几块破铜烂铁,扔给远远滞后的广大人群。

可能你会感觉到自己怀才不遇,积累了大量的东西却始终无法变现上岸,无法穷得来只剩下钱。可是钱和才华的关系,就像是X轴和Y轴一般,你在其中一个方向上再怎么使力,都无法推动另一个方向前进半步。金钱只和市场相关,虽然它残忍地让你怀才不遇无法日进斗金,但它同时让上面的颠覆式捡漏成为可能。

未来很虚,谈论未来有点像是谈论理想,总会让人有些害羞。可是,对于弱者来讲,你根本没有害羞的资格。无论你是否准备好,也无论你是否有足够高的视角,选择少有人涉足的“未来”并尽可能地看懂、践行,是唯一的选择。

“The future is already here. It’s just not very evenly distributed.”

 

 

 

近期回顾

文化自信不如中国大妈
数据思维二三事
就事论事,就人论事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或分享,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更多信息交流和观点分享,可加入知识星球:

 

https://press.one/file/v?s=1a982edd7550dd5c3f428d72dcd131ee7cbf27cfab210a59050b1703fe19cfacd6f0a86f4b361ad9efe2bef477dd1cc40f9e0a39ae8f3ab5d6e9d7bb2235ca350&h=0e63cdcbc0451000fa991c2f8f6548df5b646117d23b016fcf03594706559b1a&a=e37dc7ad240ce4bfcd9cb80ee7e8715b85fd5fbb&f=P1&v=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