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类:Uncategorized

激进的下注,无意义的收益

激进的下注,无意义的收益

已不是曾经年轻时对财富充满各种幻想、以为它能够解决一切的人了。对我而言,只能在井沿瞥一眼的、转瞬即逝的财富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依靠负债、依靠承担被清算出牌桌的风险来致富,那么其最终结果必然是屡试不爽曾经“成功”的经验,不断尝试下牌桌的赌注,最终导致自己被清出牌桌。

我想要更为稳健的、可以持续的财富积淀和发展。过分的财富对于人生来讲意义实在是没那么大。纸醉金迷、香车美女的生活,不过是在迎合大自然所筛选的基因标准,不过是在徒劳地过着原始人的生活。开悟、对某个领域的杰出贡献、对艺术创造性的延拓,都不是财富可以买来的。

有稳健的、可以保护自己和家人的财富,即是合理的财富。再往上,不过是边际收益成急剧下降的徒劳游戏罢了。既不是像巴菲特那般对财富有着执着的追求,那么,为什么要冒着被清算出场的风险来玩这个游戏呢?没有兴致,也没有这个必要来为你不需要的收益承担无畏的风险。

仅就「财富」这个品类而言,你需要知道,什么标准之上,就变成了不是实质性需要的、仅仅是一个数字的苍白收益。毕竟,拿到一堆东西,你能消耗的是有限的,你能让其在市场中充分发挥作用的也是有限的。那么剩下的,其实成了无谓的内耗负担,看着光鲜,实则会招......



阅读全文
《天道》Notes

《天道》Notes

摘录部分出自电视剧《天道》的原著小说《遥远的救世主》。文字部分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做了格式上的调整。

丁元英说:“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就是人。

「人相」可坏,「觉性」无生无灭,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无「障」不显,了「障」涅碦。

「觉行」“圆满”之佛乃佛教人相之佛,“圆满”即止,即非无「量」。若佛有「量」,即非阿弥陀佛。

“佛法”无「量」即“觉行”无「量」,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亦无「是名」究竟「圆满」。

晚辈个人以为,佛教以次第而分

  • 从精深处说是「得道天成」的道法,道法「如来不可思议」,即非「文化」。
  • 从浅义处说是导人「向善」的教义,「善」「恶」本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即是「文化」。

从众生处说是以「贪」制「贪」、以「幻」制「幻」的善巧,虽不灭败坏下流,却无碍抚慰灵魂的慈悲。”

[Terence]:这是哲学层面的二元同生,说「强」必然承认了「弱」的存在,说「善」必然承认了「恶」的存在,二元概念成对出现、不可以独存。

而这些二元概念,都是为「道」服务的,或者说都不是「道」。「道」是浑然天成的,不由这些二元概念所束缚。二元概念只是观察/体会「道」......



阅读全文
没有一劳永逸的决策,没有一成不变的先机

没有一劳永逸的决策,没有一成不变的先机

Startup最为重要的能力,不是一开始选对方向的能力,而是“进化”的能力,即:在战斗中不断成长和调整的能力。

参看Netflix的创立实在是富有启发。因为一个false positive的实验(试验postman是否能够正常寄送一张CD)来决定是否开始DVD的租赁业务。他们不知道,这自己获取到的信息其实是不对的,但也就在错误的自信中上路了。

那么,是不是从此Netflix就走向了美好而幸福的生活呢?其实不是的。Netflix面临了多次业务调整,在世纪转折点上做出了多次颇为不易的选择。这个「不易」,不是指情绪上的不容易,而是你的选择会支付多少真实的利益做代价:例如多少年的持续亏损。

很多时候我们谈论startup,谈论自己想要做成一件事情,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在考虑自己的当前的选择是否正确、自己当前还是否在风口。这些考虑当然无可厚非,但你需要清醒地认识到,这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并非你做好了选择、拿到了头等舱的机票,你就万事大吉了。这很可能仅仅是漫漫长征路的第一公里。

后面大段大段的颠沛流离之路,在于调整、在于变化、在于在变化中变化。我们可能有无数次在悔恨当初的选择, 要是当年XXX就好了。其实,......



阅读全文
SeminarT入会信条

SeminarT入会信条

偶然构思的关于组织一个seminar所需要的规则/价值观。只有在这些最基本的视角和看法上达成了共识,参与者才有可能展开理性而富有成果的讨论,而不是互相为了情绪上的好强变成杠精。

欢迎任何形式的反馈和复用。

1、我认同,对演讲者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断地向他提出真正有挑战性的问题。我会因为无法提出足够多有挑战性的问题而羞愧,因为这无异于购买对方的劳动成果而不支付任何的报酬。

2、我认同,听众给予我的最大利益,是向我提出tough question,逼迫我深入细致地思考所演讲的主题。我会因为没有接收到足够多的tough question而感到失落,因为这无异于付出了劳动却没有半点收获。

3、我认同,明辨真理的最好方式是辩论。我为激烈的争辩而兴奋,而不是恐惧。

4、我坚守,我向他人提出一个问题,不是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想要炫耀,而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共同探讨。



阅读全文
Alan Kay关于创造的思考 | SeminarT

Alan Kay关于创造的思考 | SeminarT

最近对Alan Kay的了解有了进一步的加深,实在是一位思维卓绝、见解独到的大神。(补充一点大神的背景即是:因开创了面向对象编程及其对应的语言SmallTalk图灵奖得主、GUI视窗系统的发明者,最新的炒得特别火的notion,其创始人 Ivan Zhao 也在说,我没有发明东西,我只是复刻了历史。这个历史,就包含Alan C. Kay所思考的关于未来的历史。)

在 Predicting The Future 这篇演讲中零星地梳理了各种对future、对创造的看法。更关键是,这些看法是1989年就被提出的。以下是我自己的一些总结、评论和思考

  • 改变信息的表现形式,能够极大地促进人们的交流和创造。
  • 真正革命性的创造,不是为了满足已有的需求,而是创造了只有这个新生事物才能满足的需求。
  • 新生事物的出现,其初期的表现形式是用于解决过去的问题。但事实是,它们真正的用武之地,在于全新的、旧有媒介都无法满足的领域。
  • 以上述观点来看,计算机还在用于满足过去的、由报纸、电视、收音机所满足的需求,而不是大范围地使用计算来模拟世界、通过模拟现实来实现全新范式的交流和创造。
  • 以iPad为首的现代科技,更多地在提供阅读、即消费信息的功能。至于写的部分、即生产信息的功能,则被完全无视了。
  • 资本在促进满足人们的消费,而未能促进满足人们的创造欲。
  • 是否「创造欲」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呢?......


阅读全文
Tyr Meeting Memo | SeminarT

Tyr Meeting Memo | SeminarT

有幸在2020/06/29参与了陈天(Tyr)老师的活动实验:程序君的私享会,先到先得》,做了一次丰富的zoom meetup。以下是根据我的笔记和记忆,用我自己的方式重新组织/梳理的meetup内容,并添加了一些自己的思考。

内容可能和实际的情景有出入,不能完全代表Tyr老师的本意,姑且当做是我自己的心得笔记,同大家分享。

1/互联网创业似乎在一线或者二线城市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除了人才市场)?甚至二线城市的消耗成本还要低一些?

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你认识的人会非常不同,可能性会少很多。在一线城市会碰撞出很多不同的idea。大家想的事情,可能不大一样。

甚至,创业的选址,根本就不该从成本的角度去考虑,而应该根据你所做的业务本身所适合的地方来进行选址。

2/疫情可能会对当前的形势有非常巨大的影响和改变。特别是远程办公。

3/“成本”不一定是考虑去哪个地方的主要因素,而是你做得事情本身在哪个地方更具有优势才是你的选择标准。

4/你需要想清楚未来想做的事情。比如,未来视频领域可能有很大很大的发展空间。

教育,现在和未来的线上教育有什么不同?能够有哪些服务。一对一有什么服务,线下车子坏了,有什么线上视频服务。

你看好的行业,现在有什么问题,有哪些机会,有哪些未满足的需求。

5/选择自己有passion的领域,还是选择商业前景较好的领域?

「商业前景较好」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无......



阅读全文
道德与资源配置

道德与资源配置

商业就是商业,商业中不存在对“道德”的审判,只不过是:对资源的配置、对利益筹码的衡量与交换。

例如,在关键时刻不过分挤压对方的利益、让对方能够留存一口气、能够活下来,这样的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它为市场提供了这样一种资源,能够从行业生态、无限游戏的角度去考虑市场问题。于是,与其合作的生意伙伴,或许在困难时期、在利益不大高昂的阶段,依旧会同这样的企业保持业务来往。因为对于其它企业来讲,提供“庇护”的企业是一种管理风险的资源/工具。虽然利益不多,但却能够为自己留有一线生机、不会被见死不救。

(这里不仅是利益不多,甚至是当前利益受损也要做。这就好比是买保险,每次你缴纳保费的时候,都处于“当前利益受损”的局面。但为什么还是要继续做呢?因为它能够在将来更好地对冲你的风险。这不过是资源配置和风险管理的理性思考罢了。

所以,打着“道德旗号”,或者说不愿意置人于死地的公司需要思考清楚,你真正能够为市场提供的资源是什么。事实上,你就是在提供一种风险管理、持有一定确定性的工具,你可以被其它企业用来配置他们的资源、管理他们的风险。

因此,你需要认清楚,他们之所以愿意和你合作、你能够提供的核心价值,便是这样一份资产配......



阅读全文
金融市场与资源配置优化

金融市场与资源配置优化

想来交换/贸易带来的附加值是如此神奇,你不需要更换原来的人、不用去改变一个人的能力或品格、不需要引入新的科技,只是重新组织了做事的流程,即只是让流程变成「让A专注地做A擅长的事」,价值就会凭空产生,或者说潜能就能得到释放和挖掘,其创造价值的性价比不可谓不高。

(稍微有点招聘或者培训人才经验的人,都能体会到通过改变他人能力/品格的方式来间接提高总体价值产出,是一件多么费时费力的事情。

下面以简单的加减法来推导一下为什么「价值交换」能够提高总体价值的增长,其中符号a、b表示从事的工作,后面的数字表示从事这项工作所创造的价值。假设

•甲:a, 90; b, 50;【从事a而不是b的比较优势是40】•乙:a, 70; b, 60;【从事a而不是b的比较优势是10

在这样的设定下,说明甲做事a,更具备比较优势。

于是,假设甲乙各工作两小时,以前的配置是

•甲:90(a) + 50(b) = 140•乙:70(a) + 60(b) = 130•总共是27

优化配置后,即两小时让甲做比较优势更高的a,乙都做b

•甲:90(a) + 90(a) = 180•乙:60(b) + 60(b) = 120•总共......



阅读全文
一个vanity人的本分

一个vanity人的本分

使命:更高效地探索/组合/创造出人们喜欢的、还未出现的产品。

没有目标、没有偏好,专注于高效地满足自我的vanity,即:抓出人们喜欢的组合,而不是自己喜欢的组合。我没有喜好、没有志向,我以取悦他人、满足他人的欲望为己任。

如何判断这是不是人们喜欢的产品?

我不需要最精准的判断方式,只需要足够简单的直观就行:喜欢自然会用脚投票,喜欢得不得了就会用钱投票,喜欢得不可自拔就会用自我奉献/牺牲/信念来投票。

我不做变革者、不做引导者、不做指导者我的底色是vanity,vanity的精髓是迎合。

做人做事,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和所处的位置,做事本分了,心就踏实了。所谓本分,就是自己是什么,就做什么;在什么位置,就思考什么样的问题,坚决执行屁股决定脑袋的指导方针。你的出厂设置决定了你看世界的方式,更决定了你的high点在哪里。

如果我的底色就是vanity,那我就该本本分分地做一名vanitier(我生造的单词),挖掘/迎合人们喜欢的东西,为市场带来流动性,而不是指导/教育/引领市场。

引导市场、教育市场这样伟光正的事情,自有类似于Musk、Steve Jobs那样对世界带有强烈偏好、自身有着强烈struggle的问题、甚至不惜bend所有人的理念也要满足自......



阅读全文
感性/理性 | 主观/客观 | 分析/打造产品

感性/理性 | 主观/客观 | 分析/打造产品

概念说明

按照纯银在黄埔犬校中对于产品「模型」和「架构」的定义

产品模型

  • 产品创造的用户价值(同时来自设计、技术、运行)。
  • 分析「产品模型」就是分析它怎样在关键点上创造了哪些用户价值。

产品架构

  • 平衡所有功能的产品结构,也即是平衡“功能诉求”和“运营诉求”的产品结构。它代表着产品的“设计运营方向”和“价值观取向”。
  • 分析「产品架构」是指抓大放小地去看“功能布局”,尤其是这个布局下,哪些重要部分具备独特的竞争力。

纯银:「模型」更看重设计“技术运营”的合力,放在一起来看待。「架构」主要是“设计层面”的东西,也就是产品经理的本行。抛开模型与架构去一项项数feature,是入行两三年的小白产品经理的爱好。

产品经理修炼的运营

  • 指的是用户价值中,和“产品设计”无关的那部分。比如「蝉游记」的攻略与游记,「猫饼」的食品消费与互动激励,「一罐」的陌生人社交生态。
  • “产品设计”只能提供一部分的用户价值,还有很多“用户价值”是通过内容、服务来传达的。
  • PM需要本能地对“用户价值”进行完整的操盘,不要出现产品设计之外的短板拖累自己。
  • PM参与运营是从“价值层面”去管理运营,同时把细分工作交还给那些擅长的人去做。
  • 如果PM对某个产品......


阅读全文
商业中的验尸报告:产品模型与架构

商业中的验尸报告:产品模型与架构

理性的产品分析或许比想象中要无趣得多。没有浪漫的想法,没有天马行空的创造,有的只是围绕”利益“的严丝合缝的步步紧逼。这些分析,都是事后诸葛亮的产物,无法为其事前的准备出谋划策。但它们依旧有其价值,至少,在创始人无数个不眠之夜,可以运用这些枯燥乏味的规律与框架,来一遍遍地审视自己的决策,让自己从梦幻之国,逐渐迁移到务实的大地。

大江山时,或许其先锋、其意气风发的少年并未以如此乏味和功利的心思来思考自己的未来。但,无论你以什么样的态度和梦想走在这条路上,这些规则都如同死亡一般会自始至终地与你缠绕一起。

它们无法作为事前的指导准则,只能作为时候的验尸报告。如同历朝历代吹毛求疵、满身名利的评论家,有各种各样的理论与算计来欣赏艺术的佳品、来品味诗词的精妙、来把玩书画的意境,但都无法成为创作的指导指南。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真正的佳品,是青年的意气风发之作、是朝气蓬勃的野心之作,不枝蔓、不烦乱,逸笔草草,恰到好处。

请原谅我无法总结出那些灵动的妙笔、与蓬勃的朝气所能依托的生长准则,只能以无情且乏味的验尸报告来阐述那阐述那些站着不嫌腰疼的评论准则。无数的先驱与青春必将洒满那些无谓的未知探索、且不得名......



阅读全文
BBQ – 2020.06.18

BBQ – 2020.06.18

1/可能只有真正做过牵头人的人,也即是能够有权利全权控制一个组织时,才能体会到所谓的创始人的核心要素:找钱、找人、找方向。

印象中见过的一个最理想的创始人,就是根据在学校中做的兴趣项目,无意中被其它广告商所重视、愿意投资,进而他继续加码、毕业继续深耕这一块的业务。虽说没有做到多了不起,但比起其它那些骗子一般的项目,已经不知道强上多少倍了。

从与他的接触来看,他并没有多么高强的个人能力。优点也有,但还不至于让我产生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

当时为了虚心求教,并没有刻意思考的一件事情是,既然他的能力如此一般/平凡,为什么可以做到这里?无疑我心中肯定是不甘的,但为什么自己做不成?

能解释的就是纯银这里谈到的,对于「市场脉搏」的把握,并不一定是靠努力、辛勤换来的。你当然可以说也许这是天赋使然,但是,有的人的敏锐度,其实正是源自于上学期间的「不务正业」,这些非主流的「不务正业」成就了他在商业上、市场中的「正业」。

当然,还会有其他的问题,比如「运气」。你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深入钻研一个领域。学倒是学透了,但最终发现这个市场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潜在的巨大未来,此时,你该何去何从?

而有些人,就是单纯依靠自己的兴趣、依靠自......



阅读全文
BBQ – 2020.06.13

BBQ – 2020.06.13

1/当学生准备好了,老师就会出现。

世事靠因缘,并不是消极地等待或者不争取,而是在不断地反思和自省,当自己说想要去做一件事时、想要去学一门技艺时,到底是真的想要还是说说而已。所谓的”想“,从来不是以”欢喜程度“或者”念叨次数“来衡量,而是以自身的实际投入来评判。

没有学习的材料、没有名师的指点,其实在于内心的并不是真心想要,又或者说自己所处的环境、境遇,还不足以支撑自己去为这个目标而疯狂付出。反过来,即便是你的天资不够、学习的条件不充分、也无人可以指导,但如果就是想做的话,很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如武侠小说中的高明剑客所发现的境界:一草一木,皆是刀剑。那么,当你的心智准备好了、当你想要进军的渴求心准备好了、当你什么优势都不具备但就是忍不住拼命投入去钻研、去学习时,你甚至会因为生活中的琐事而得到启发、得到指点,此间事,万事万物皆可为师。

2/中间人经济:像“债券”这样大体量的金融产品,其实不会为普通投资人所青睐。那么,它们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呢?

显然,它们是各类投资机构的资产配置的必要选项。为了压低风险,就必然需要这样的低风险、保收益的金融产品。

下一个问题,这些投资机构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其实,它们还......



阅读全文
答过去自己的问:出题人弄错标准答案的考试是否不公平

答过去自己的问:出题人弄错标准答案的考试是否不公平

一个现象、一组关系,可以被不同的数学概念来描述,也可以被不同的物理模型来研究。哪一组概念、哪一组模型最合适?这其实并没有定论,取决于你当时的应用环境。

如此说来?岂不是没有标准的答案?岂不是在做数学考试或者物理考试时,没有统一的标准?那这类升学考试,岂不是不公平?不以真理作为考核的内容,而是以出题人的偏见或者一厢情愿来作为考核标准?

一个简单的回答:是的。

在某一应用场景下,使用哪一个模型才是最合适的、最杰出的,这事并无定论,只能以当前某个人的认识和阅历来决定。这样的模糊性并非仅仅出现在学校之中、出现在各类考试之中,事实上,它更加频繁地出现在真正的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模糊性,不仅让作为学生的你们头疼,更会让在现实生活中以真金白银作为赌注的成年人头疼。

试想,作为你们来讲,这样的标准不一致无非是让你答题时有所不适,但作为在商业环境中做决策的leader来讲,一个决断便能关乎公司的生死存亡,便能关乎公司员工的生活状况。哪一种模型更能描述一家公司的业务?哪一种模型或者概念,更能辅助一家公司看透当前的业务本质、探索出一条新的盈利之路?没有人会告知你这个答案,你只能自己探索、自己揣测、自己尝试。

一开始,你......



阅读全文
创造力、随机误差和系统治理

创造力、随机误差和系统治理

1/如果你构建的系统或者你自己的处事规则,能够产生“反脆弱”的属性,即损失有限而收益无限(或者说收益无法估量),那么,你可以依托这样的体系伴随大量的随机性实验来实现收益。它甚至不需要你有知识、洞见、技巧,只是单纯地在这套体系之下默默等待即可。因为你不必每次正确、又不会因此出局,那么,只需要静静地等待事情的发生即可。

2/从极端情况下来看,知识的累积或者革命性的创造,不是源自于对已有知识的梳理,而是源自于「由随机性引入的误差/错误」的引导。

我们不断地强调,创业就是试错、投资就是保证80%的稳定收益配比20%的疯狂投机没有idea这把米,怎么炊熟创业这碗饭)。问题是,如何试错?如何找寻20%的疯狂试错?你知道你的idea需要迭代,可是,没有idea怎么办?你知道你需要像一名理想中的投资人那样,同时操作100个实验,只需要找到那一个能带来1000倍回报的idea即可。

但问题是,如何去找到这样的idea?靠什么?靠你的想象吗?毕竟人类的想象蕴含了无限的世界和未来?

It’s bullshit

人类的想象是贫瘠的,甚至贫瘠地有些乏味,因为它们总是趋向于同质化。试想那些让你例举出随机数字的游戏,又或者是头脑风暴某个课题的解决方案,你会发现大部分人的“发散点”都惊人地相似而无趣。

又或者是看一看“轮子”的发明。在使用了“滚木”之后,又经历了多少岁月,才姗姗来迟地去想到把轮子放到箱子上,而不是把箱子放到带有轮子的架子上。

这些事实在阐释一件非常直观的事情......



阅读全文
Notes 20200601

Notes 20200601

1、预测事物的未来,永远是困难的,甚至可以直接等价为不可实现的。

2、我们需要理清我们的目标:想要做的是在一些列的致命的随机事件中保护好自己,而不是预测随机性事件。

3、所以,比起做不可能实现的“预测”,不如让自己保持一种不会被随机性伤害的结构,甚至这种结构还会因为随机性而受益,即“反脆弱性”的结构。

4、于是问题变成了,什么样的结构,是反脆弱的,我们应该如何为自己构建一个反脆弱的结构。

5、大自然是一位出色的反脆弱玩家,“自然选择”所秉持的规则非常简单,通过基因结合的随机性与外在环境的随机性,创造出足够丰富的异质基因库。通过生老病死快速淘汰掉不合适的部分。

6、也即是,源源不断地提供“随机组合”,并根据“当前实践反馈”延续随机组合中的某一个分支。

7、所以,你并不需要押注正确,你只需要保障自己可以一直押注,并且每次能够以不同的方式押注。8、从这个角度讲,评价自己今天为自己的“进化”做出多少贡献的量化标准是:我今天尝试了多少种不同的错误。以此为标准的话,我们可能长期处在停滞不前的状态。



阅读全文
Vanity | 我的底色是虚荣

Vanity | 我的底色是虚荣

回顾从小到大的历程,我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中意的东西,我都是在跟随着“赞誉、潮流和虚荣”在走。即便是“游戏”,也完全无法激发我体内的hight点,比起游戏,阅读和数学更让我兴奋。我一直以为,我所中意的是阅读和数学。但其实,我钟爱的只是“虚荣”,是他人的认同?不,是他人的崇拜和嫉妒。

想要发现这个本质特别困难,特别是,我对于虚荣的追求极端执着。我能让自己忍辱负重十几年,就为了一个特别的title。数学之于我,要不是在研究生碰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非学术上的困难),我终究是没办法发现这内部的矛盾的。研究生对数学戛然而止的追求,并没有让我意识到我的底色是什么。我以为,我只是对研究领域的前景灰心丧气。可是,如果一个人真的对某个领域或者某个事情感兴趣,研究现状、他人的状态,又怎么可能拦得住他呢?

真实的原因是,“数学”在校园中(直到高校生活)都是硬通货。什么意思?就是在学术圈、在校园里,只要听说你是学数学的,都会投来赞赏的目光和崇拜的眼神。而为什么研究生会戛然而止呢?因为有我的朋友带我领略了更宽广的世界,在高校之外、其它的一些圈子中,数学并不是硬通货,钞票才是、商业才是。

你以为我是对钞票感兴趣、对商业感......



阅读全文
只能被学习而无法被传授的东西

只能被学习而无法被传授的东西

Focus on things that can only be learned but unable to be trained.

晴备雨伞饱带干粮,未雨绸缪的极端化就是过分关注一切细节、想要掌控一切细节,于是会在潜移默化中逐步开始对任何细微的不确定性产生莫名的恐惧,而且这个恐惧会越变越大。

但business的玩法不是这样的,你不仅要容许不确定性,甚至还要积极地拥抱不确定性,因为确定的东西就意味着没有超额的利润、意味着充分竞争、意味着肉搏战。而巨额的利润、有杠杆的利润,一定来自于不确定性。如果无法学会同不确定性相处,无法在manage fear之后做出理性而清晰的思考,你注定在商业上寸步难行。甚至,即便是你在做买卖,而其实做着和打工没什么差别的事情。

想象一下,你是否会对不带充电宝去远方感到极端的焦虑,会对不带鱼竿、没有船只就踏上去捕鱼的旅程感到极端惶恐。这也就意味着,当一个非常新的、看不清的机会出现时,你是不敢去涉足、去开辟的,因为万事都不具备,你会恐惧。

准备到什么程度是好的?这是商业中的艺术。过分激进,过分保守,都注定只能被打趴下,就像冲浪,选择什么天气去是个好时候?没人知道。你只能......



阅读全文
Developer眼中朴实无华且枯燥的MacBook

Developer眼中朴实无华且枯燥的MacBook

大部分使用过MacBook的developer,无论前后端,基本上都很难再回到之前使用搭载Windows系统PC的状态。而不同意这一点的大部分developer,又是那些没有使用过MacBook的人。

使用MacBook有什么好处呢?

首先是性能稳定,在更小的内存之下(比如8G)能够运行更多的程序,且1-2个月内几乎不用重启机器。

稳定性,可能是对于高频使用计算机的developer来讲相当重要的一个特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使用MacBook之前,你可能意识不到曾经多少次你会因为拼命使用如DB client、IDE、Chrome而造成计算机假死状态,于是等待、工作,再等待、再工作,再再等待,艹,它回不来了,然后就重启吧。这样的终端,会让本来陷入写代码心流状态的你焦躁不已,直接想把电脑给摔了。

而使用MacBook的感受就是,我艹,太tm丝滑柔顺了,几乎不会意识到还有“中断”这件事情。我知道,有很多没有使用过MacBook的人会从“理论的”高度来喷我,都是计算机,哪有这么多的不同?Windows也有很多Mac没有的优势。是是是,这些我都承认,but,作为用户来讲,我的整体感受就是更加丝滑柔顺啊......



阅读全文
学习一门新语言时我会关注哪些东西

学习一门新语言时我会关注哪些东西

因为6.824的关系大概看了一点关于Golang的whirlwind tutorial。一个粗浅的感觉是,Go的很多syntax还是很有个性的,精简而优雅。特别是关于interface、concurrency的特性设计,初次接触就会激发起你的一些兴趣。大概看了几个简单应用的实例,感觉上手还是挺快,还需继续做深入的研究。

学习新的编程语言会随着你自身level的提高而变得不同。若是在以前,大概掌握了这门语言的syntax可能就会产生学会了的错觉。但事实上,对于新语言的考察,应该在syntax之外。

1、学习一门新语言,最粗浅的作用可能就是把它当做学习一门外语一样,只起到一个翻译性的作用。比如你的工作涉及到了某个中间件,你需要深入了解这个中间件的某个特性。于是,你必须掌握编写这款软件的语言。你需要的可能仅仅是读懂想要知道的内容。

2、再来是你进入一个team,这个team的某个小项目使用的是这门语言。于是,你可能需要更精准地掌握这门语言的语法规则,至少能够轻松地独立写出小项目。

3、如果你工作的主项目或者自己的业余项目的需求,决定了需要使用这门语言,你就需要更深入地去理解这门语言,而不仅仅是停留在......



阅读全文